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3 min

【成果回顧系列】綠色和平2010年大事記

作者: 綠色和平

沒有人是孤島,即使在環保層面,不同國家及地區也是唇齒相依。綠色和平於2010年正式成立東亞分部,我們連同原有的北京戰友,以及新增設的台北和首爾辦公室同袍凝聚成更強大的環保力量,並肩作戰守護區內環境。

© Greenpeace
© Greenpeace / Paul Hilton

核電凶險 勿搞擴建

要應對氣候變化,必須從節能減排與發展可再生能源兩方面着手,惟政府執意提出2020年將核電供電比例由23%增加至50%,對大亞灣核電廠發生安全事故及延誤通報的風險視而不見。綠色和平11月趁C40論壇於會展揭幕,乘時任特首曾蔭權抵埗前懸掛寫有「核電凶險 勿搞擴建」的巨型橫額,同時收集3萬名市民支持,要求政府推動全港慳電,成功說服政府延長新核電政策的公眾諮詢期。

© Greenpeace
© Greenpeace

減排量化指標有古惑?

綠色和平續辦「9.22」無車日,其中單車行參加人數增至900名,路程亦延長至12公里,讓支持者實踐減少碳足跡的生活模式。環境局亦首次提出減排的量化指標:於2020年把香港的碳強度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50至60%,惟綠色和平質疑有關目標低於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對發達地區的減排要求,以「碳強度」而非「溫室氣體總碳排放量」作單位亦未能反映真實情況。

© Greenpeace
© Greenpeace

為清潔水源許願

又是誰令碧海也變,變作濁流滔天?中國水污染的元兇包括重工業及製衣業,綠色和平年內發佈《毒隱於江》及《時尚污染》報告,促使地方政府訂立相應機制,「十二五規劃」也引入了部份污染防治及化學品防控措施。我們3月亦在香港舉辦 「杯中願」行動,邀請3位行動大使張敬軒、林一峰及Prudence Mak創作巨型水杯,12月則舉行「傷痛‧希望」水污染攝影展,讓市民加深了解。

燃煤污染無所遁形

中國一直以燃煤作為主要供電來源,卻引致嚴重空氣污染,殘留的固體有毒廢物粉煤灰更大舉污染附近農田及水源。綠色和平9月發表《2010煤炭的真實成本──粉煤炭調查報告》,從14個發電廠灰場樣本中驗出超過20種有毒物質,推算出中國每年生產的粉煤灰包含4噸水銀、5,000噸鉛等有毒重金屬,呼籲當局加強發展風能發電。報告獲時任總理溫家寶高度關注,下令徹查事件。

消費者力量,今晚救老虎!

眼見大企業為求盈利破壞環境的惡行,消費者絕對有say!綠色和平動員群眾力量,向雀巢、屈臣氏等企業及零售商施壓,成功促使它們中止與大規模砍伐印尼原始森林開採紙漿及棕櫚油的金光集團(APP)合作,令現存僅約500隻的蘇門答臘虎得以棲息於泥炭地森林。

石油洩漏緊急救援

每當緊急環境災難爆發,綠色和平「緊急事故跟進小組」便會立即動員趕赴現場,以專業知識評估和記錄破壞程度,並提出解決方案。7月16日,中國遼寧大連灣輸油管爆炸引發石油洩漏,綠色和平成員趕赴現場,為公眾提供防護設備,同時4次出海勘察及取證,推算洩漏油量高達6萬至9萬噸,並呼籲大連市政府及相關部門全面調查,長遠而言減少依賴化石能源。

守護鯨魚,守護救鯨勇士

日本政府多年來以科學研究為名支援捕鯨行動,綠色和平兩名成員佐藤潤一及鈴木徹於2008年獲得船員出售鯨肉謀取私利的證據並提交檢察院,卻竟荒謬被控以偷竊及非法闖入罪。香港辦公室6月響應全球行動,於尖沙嘴海傍號召市民聲援合稱「Tokyo Two」的兩人。他們於9月被青森法庭判處一年緩刑,綠色和平已為此上訴。


編按:國際綠色和平即將迎接成立50周年的大日子,而香港辦公室亦步入紮根本土的第24個年頭,特此重推過往的每年重點環境工作,重溫我們一起建造的環保里程

瀏覽更多:【成果回顧系列】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