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10 mins

【創辦人Rex Weyler系列】看時代飛舞,回首綠色和平當初

作者: 綠色和平國際辦公室創辦人之一Rex Weyler

1971年9月,一艘掛著「Greenpeace」旗幟的漁船,從加拿大溫哥華出發,駛往阿拉斯加,試圖阻止海底核子試爆。2021年正值綠色和平創立50周年,綠色和平國際辦公室創辦人Rex Weyler撰文,回溯20世紀中後期的國際氣候、生態運動的誕生,與我們追溯綠色和平守護環境的根源,以及幾位始創人物的故事。

2021年9月,綠色和平守護地球的航程,就開駛到標誌的年份──50周年。回溯半個世紀前,綠色和平當年為阻止核彈測試,在阿拉斯加發起第一次環境運動。

來到充滿紀念意義的歷史時刻,也是我們反思過往的好時機,回首初衷,追憶早期的行動,想到一路以來經歷的教訓、風險、失敗和成功,綠色和平絕不是憑空降生的,就讓我們重拾當年的文化背景、社會狀況和環境運動,重溫綠色和平於1971年在加拿大溫哥華孕育的根源。

1971年9月15日Phyllis Cormack號由溫哥華出發,這是綠色和平的首次航行,船上的船員都是環境運動的先驅,也是綠色和平的始祖組織成員。©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1971年9月15日Phyllis Cormack號由溫哥華出發,這是綠色和平的首次航行,船上的船員都是環境運動的先驅,也是綠色和平的始祖組織成員。©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生態運動的孕育,綠色和平創立背景和成員

二次世界大戰後,全球的時代精神與和平的渴望產生共鳴。然而,蘇聯與歐美盟國之間的冷戰,造成韓戰、越戰、以巴衝突和古巴導彈危機等,多番國際間的衝突,以及令人不寒而慄的核軍備競賽。

1950年代,世界各地的民眾開始聽到「輻射」和「基因突變」等新詞,核災浩劫的恐懼席捲全球。日本發起了廢除核武運動,以回應廣島和長崎原爆的慘痛經歷,這場運動,把國際間的舊派和平主義者扣連在一起。

綠色和平始創代表人物Irving Stowe & Dorothy Stowe

在美國羅德島州(Rhode Island)的首府Providence,Irving Strasmich 和 Dorothy Strasmich (後改姓Stowe) 像全球百萬計人一樣,感到核爆的危機。Dorothy當時在羅德島組織了第一個社工工會,並成為該州份國家僱員工會主席,Irving 則是律師及爵士樂愛好者,並獲其黑人音樂界朋友邀請加入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NAACP)。

二人於1953年結婚,在NAACP總部舉行婚宴;其後曾參與倡導女權和廢除奴隸制度的貴格會 (Quaker) 會議,並跟隨貴格會倡導者Harriet Beecher Stowe 改姓Stowe。20年後,兩人是綠色和平組織的元祖成員。

Stowes夫婦絕對是環保戰士。我記得Dorothy引用廢奴主義者Frederick Douglass的名句:「找出人會因甚麼事而屈服,你就可確切衡量施加在他們身上的不公和錯誤。(Find out just what any people will quietly submit to and you have the exact measure of the injustice and wrong which will be imposed on them.)」

綠色和平始創代表人物Ben Metcalfe

二戰期間,加拿大人Ben Metcalfe以虛報年齡加入英國空軍。他隨英軍被派往印度之時,該國的國大黨領袖甘地(Mohandas Gandhi)拒絕與英軍同一陣綫。Ben認同甘地的和平主義運動,對他而言,英方相形有如偽君子。他接令要炸毀支持甘地的村莊,最終與Hawker Demon戰鬥機的機師戰友/同袍將炸彈投擲在休耕的農地,地面的村民看著他們,並揮手致意。根據英國法律,機師蔑視命令,可視為叛國行為,但Ben和機師卻選擇支持甘地一方。

戰後,Ben在加拿大溫尼伯(Winnipeg)當記者,並與同事Dorothy Harris結婚。他們於1956年搬到溫哥華,兩人及後對創立綠色和平發揮了重要作用。


©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綠色和平始創代表人物 Bob Hunter

Bob Hunter在溫尼伯讀小學時,已對炸彈和放射性沉降物有所認識。在他的青少年時期,美國陸軍上將James Gavin向美國參議院報告時說過,假若蘇聯發動核武攻擊,北美大片地區會成無人之境。這番說話激發了他寫下未來主義短篇小說《原子彈爆炸之後 (After the Bomb)》,故事講述後核時代猶如大屠殺的文明世界。1958 年,他讀到11 年級便退學,開始作家生涯。

他在倫敦一場核裁軍遊行遇到將來的妻子Zoe,Zoe並將他介紹予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認識。1962 年,21歲的Bob Hunter讀過Rachel Carson的《寂靜的春天 (Silent Spring)》後,開始思考一個新的命題:生態學(ecology)。書中提到「自然界中,沒有事物是單獨存在的」,令他對世界改觀並有所領悟:停止軍國主義還不夠,必須阻止人類向大自然世界發動的戰爭

核武對人類影響科研界人物 Dr Barry Commoner

與此同時,年輕的生物學家Dr Barry Commoner在聖路易斯(St. Louis)收集兒童的乳齒多時,以記錄他們對「鍶- 90」的吸收情況:「鍶-90」是核爆的致癌副產品,軍國主義在這個年代已是奪命污染的來源。

由是,和平運動和生態運動開始結合。

運動的誕生

1966 年,因為反對美國參與越戰,Irving和Dorothy Stowe帶著孩子Robert和Barbara搬到加拿大西岸的溫哥華。

他們參加貴格會會議,率領和平遊行往美國大使館抗議,跟著,兩人開始與溫哥華太陽報(Vancouver Sun)撰稿的Bob Hunter,還有在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做記者的Ben和Dorothy Metcalfe接觸和通訊。他們與原住民權利團體合作,還有加拿大婦女組織Voice of Women的 Deeno Birmingham 和 Lille d'Easum。

Bob在他的報紙專欄中,帶出生態、民權,以及和平運動等的議題,並撰寫了他的第一本非小說類作品《無政府狀態的敵人(The Enemies of Anarchy)》。書中討論到Rachel Carson所提及的「相互關係的意識(consciousness of interrelationships)」。 他認為那是一場文化革命,涉及社會多樣性、性別平等、電子媒體和生態。 他愈來愈相信,社會的下一個重大改變,將會是一場生態革命。他曾在酒吧跟朋友說:「生態是關鍵(Ecology is the thing)」。

1971年9月15日Bob Hunter在Phyllis Cormack(亦稱綠色和平)船上,正用打字機寫作。©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1971年9月15日Bob Hunter在Phyllis Cormack(亦稱綠色和平)船上,正用打字機寫作。©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另一邊廂,Ben和Dorothy Metcalfe揭發瑞典企業家Axel Wennergren涉嫌與納粹黨合作,為了興建水電大壩,以詐騙方式把原住民Sekani First Nation逼離家園。Ben刊於Vancouver Province的調查報告獲得多倫多媒體轉載,並觸發內閣部長Jack Pickersgill對當地原住民的不當言論:「對有病的印第安人,我不感興趣。」事件在加拿大引起轟動迴響,Metcalfe頓時成為傳媒之星。

1969 年,Ben Metcalfe在溫哥華不遠的濠灣(Howe Sound)釣魚,目睹Port Mellon海港一紙漿廠煙囪冒煙,並傳出惡臭。幾星期後,他出席森林委員會會議時,向與會的政界人士質詢,問他們打算如何處理濠灣污濁空氣的問題。「我們要接受現實。」一位業界的行政人員向Ben說。Ben斷言:「不可以。」接下來,夫婦倆自掏腰包,花4,000美元在市內放置12個廣告牌。他們設計了一個代表環境的標誌,標誌圖案由兩股波浪結成一個螺旋迷宮。Ben向朋友說道:「如果你可以為公司和產品落廣告,你也可以將意念以廣告推廣。」Metcalfe買的廣告牌上寫著:

生態?

你要關注!生態關你事。

當刻,一場生態運動就在溫哥華誕生。

綠色和平的開始

我是50,000名反對越南戰爭的美國徵兵之一,1965至1973年間北潛入加拿大,很快就遇到Bob和Stowe夫婦等和平抗爭者。溫哥華予人不拘一格的感覺,當地的華人和日本人社區很蓬勃,有佛教寺廟、西藏禪修中心、貴格會、「垮世代詩潮」咖啡室,也存在思想前衛的網絡,成員包括擁護回歸土地的農民、自然主義者和自然保育者。

其時,Bohlen夫婦Jim和Marie為免兩個兒子Lance和Paul被徵召入伍,搬到溫哥華。Jim來自紐約West Bronx,二戰時加入美國海軍,跟Ben一樣,親眼目睹核爆後的日本。他在賓夕凡尼亞州一個貴格會的聚會上,遇上Marie —— 一位自然插畫家,亦是美國環保組織山巒俱樂部(Sierra Club)的成員。在溫哥華,他們加入當地的山巒俱樂部,認識了Stowe並成為摯友。

在溫哥華東部一個工人階級社區,22歲的Bill Darnell策劃了「生態開蓬車」,並巡迴全省。當時政府提出興建一條高速公路,貫穿溫哥華的海灘灘岸,Bill與Stowe和Hunter夫婦等人協助組織示威行動,堵路阻擋推土機,成功叫停項目。這次行動,給予溫哥華的環保主義者最大的啟發是,他們也可以贏。

然後,一個事件,將以上所有人連結起來。1969年11月,美國宣佈計劃於1971年10月在偏遠的安奇卡島(Amchitka Island)作5兆噸熱核彈試驗,行動代號為「Cannikan」。安奇卡島,位於溫哥華西北面4,000公里,在阿拉斯加灣阿留申群島(Aleutian Islands)之間;原本是美國聯邦野生動物保護區,育有131種海鳥,但較早期一次較小規模(錄得黎克特制6.9級震動)的核測試,將全島野生生態清光,而「Cannikan」測試將會比上次強5倍。

於是Bob Hunter在他的專欄寫出相關風險,提出核試可能會引發海嘯,有機會席捲加拿大西部。他在參與一場美國與加拿大邊境舉行的抗議行動中,舉起自製標語:「別興波作浪 (DON'T MAKE A WAVE)。 」期間,他與Irving Stowe親身遇上,Irving提議成立一個公民團體阻止核試。於是,Stowe號召了女權組織的Deeno Birmingham、Bill Darnell、Ben和Dorothy Metcalfe夫婦,還有Jim和Marie Bohlen夫婦。Bob則聯繫了激進的行動者Rod Marining和Paul Watson。他們成立了臨時小組,基本上是(加拿大)山巒俱樂部的委員,臨時小組名為「別興波作浪委員會 (The Don't Make a Wave Committee)

當時小組是成立了,但並未有任何計劃。

"Don't Make A Wave Committee"三位成員Irving Stowe(右)、Paul Cote(中,一位法律學生)、Jim Bohlen(左),其中Irving和Jim是和平主義的長期支持者。©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Don't Make A Wave Committee"三位成員Irving Stowe(右)、Paul Cote(中,一位法律學生)、Jim Bohlen(左),其中Irving和Jim是和平主義的長期支持者。©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Jim Bohlen和Marie Bohlen對於1958年一次海上阻截核試行動很熟悉,那次貴格會的船隻Golden Rule,由加州準備航行去菲律賓海,抗議Enewetak Island島上進行核試。船遭美國海岸警衛隊攔截,而船長Albert Bigalow被捕,但新聞照片傳遍世界各地,對和平主義行動帶來激發。於是一天早上,當Marie喝著咖啡時,她就跟丈夫說:「我們應該開艘船到阿拉斯加去。」

同一天,《溫哥華太陽報》記者打電話來,查詢山巒俱樂部對叫停核試有否計劃。Jim慌忙間衝口而出:「我們希望開艘船往安奇卡島,抗議核彈測試。」第二天,報紙就將故事刊登出來,驟然間「別興波作浪委員會」有了行動計劃

委員會跟著在唯一神教派會的教會開會,商議如何物色願意參與行動的船和船長。會議結束時,Irving Stowe以「V」手勢,並吐出「Peace(和平)」字作結,Bill Darnell平靜地回應,然後Marie Bohlen也隨性地建議給船命名 ,「就叫綠色和平(make it a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表達出和平與生態主義結合而成的運動,這個詞深入民心。

1970年3月卑詩省Voice of Women要員、71歲的Lille d'Easum ,撰寫了一篇研究論文《阿留申群島的核試(Nuclear Testing in the Aleutians)》,委員會以「綠色和平」名義刊印,成為世界上第一本綠色和平的小冊子

Jim Bohlen身為前海軍軍官,走往海濱搜尋合適船隻,並在Fraser River docks碼頭遇到60歲的John Cormack船長。Cormack船長在加拿大西岸有40年捕魚經驗,擁有一艘80英尺長的比目魚船,以其妻子命名為Phyllis Cormack。聽到要在秋季風暴季節穿越險惡的阿拉斯加灣的航程,並沒有讓他感到不安,最後他同意接受包船的行動。

John Cormack船長(前)與他的工程師Dave Birmingham ©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John Cormack船長(前)與他的工程師Dave Birmingham © Greenpeace / Robert Keziere

當山巒俱樂部正式拒絕此抗議行動,「別興波作浪委員會」決定獨立地繼續計劃,自行組織成非牟利組織,準備以這艘80英尺長的漁船出海行動,並獲Cormack船長同意將漁船改名「綠色和平」。

Irving Stowe隨後找來音樂界朋友、和平主義者Joan Baez,籌辦一場慈善音樂會,籌款資助此場運動。可惜當時Joan Baez無法出席,不過她向Irving介紹了另一位音樂人Joni Mitchell,Joni Mitchell答應參與,並約來當時的樂壇新星James Taylor一同演出。和平主義音樂傳奇人物Phil Ochs和加拿大當時得令的流行樂隊 Chilliwack也加入演出行列。 1970年10月這場經典安奇卡音樂會(Amchitka Concert),籌得17,000美元,足夠應付租賃船隻和應付一些基本開支。

兩位綠色和平創辦人Dorothy Stowe和Rex Weyler,2009年在溫哥華出席安奇卡音樂會CD發行的活動。© Greenpeace / Alan Katowitz
兩位綠色和平創辦人Dorothy Stowe和Rex Weyler,2009年在溫哥華出席安奇卡音樂會CD發行的活動。© Greenpeace / Alan Katowitz

1960年代社會出現多方面衝擊,公民權利、女權、原住民權益、勞工權益、和平主義、人們對生態自然的覺醒……浩浩蕩蕩之中,綠色和平順流而生在首個行動項目後,「別興波作浪委員會」就採用了完美演繹出新興時代精神的名字:綠色和平基金會(Greenpeace Foundation)

關於作者

Rex Weyler是綠色和平基金會的元祖總監,機構第一期會員通訊的編輯,並且是1979年成立的綠色和平國際辦公室的創辦人之一。(閱讀更多:【創辦人Rex Weyler系列】的文章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