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5 mins

【50有你 並肩同行】綠色和平50周年影集之3:自然瑰寶

作者: 綠色和平

1971年,一群環保嬉皮士為反核試啟航,由看似挑戰不可能的瘋狂行徑,逐漸擴散成一場又一場覆蓋全球的環境保衛戰──回首綠色和平50年,當中不變的就是以行動保持希望,連結更多人加入守護地球行列,成為保育生態的強大後盾。一連三篇《綠色和平50周年影集》文章,以「歷史傳真」、「行動力量」與「自然瑰寶」為題精選50張照片,細嘗五味雜陳,拾取能量前行。

36:1990年,潛水員Linda Ingham隨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來到北太平洋,從日本流網(driftnet)漁船佈下的「天羅地網」中,解救誤困海豚。有賴15年項目工作,1992年終成功推動聯合國通過遠洋大型流網禁令。 © Greenpeace / Roger Grace

36:1990年,潛水員Linda Ingham隨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來到北太平洋,從日本流網(driftnet)漁船佈下的「天羅地網」中,解救誤困海豚。有賴15年項目工作,1992年終成功推動聯合國通過遠洋大型流網禁令。 © Greenpeace / Roger Grace


37:2012年,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展開亞洲海洋守護者之旅,直擊菲律賓圍網(purse seining)漁船的潛水漁工Joel Gonzaga,如何僅用一條簡陋壓縮空氣管完成任務。大型圍網、人工集魚器等破壞性漁法,把非目標魚種「一網打盡」,最壞估算到2048年將無魚可吃。 © Alex Hofford / Greenpeace

37:2012年,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展開亞洲海洋守護者之旅,直擊菲律賓圍網(purse seining)漁船的潛水漁工Joel Gonzaga,如何僅用一條簡陋壓縮空氣管完成任務。大型圍網、人工集魚器等破壞性漁法,把非目標魚種「一網打盡」,最壞估算到2048年將無魚可吃。 © Alex Hofford / Greenpeace


38:印尼婆羅洲葉猴(Borneo Langur)與人類互牽友誼之手;諷刺卻是只因野生動物棲息地受破壞,才令我們彼此相遇?綠色和平2009年追蹤婆羅洲(Borneo)毀林情況,矛頭直指全球最大紙張生產商之一金光集團(Sinar Mas Group)。 © Greenpeace / Ardiles Rante

38:印尼婆羅洲葉猴(Borneo Langur)與人類互牽友誼之手;諷刺卻是只因野生動物棲息地受破壞,才令我們彼此相遇?綠色和平2009年追蹤婆羅洲(Borneo)毀林情況,矛頭直指全球最大紙張生產商之一金光集團(Sinar Mas Group)。 © Greenpeace / Ardiles Rante


39:企鵝將我包圍?2020年,極地曙光號船員聯同美國石溪大學團隊前往南極象島(Elephant Island)展開「企鵝普查」,點算當地頰帶企鵝(chinstrap penguin)數量。乍看多不勝數,調查結果卻顯示企鵝族群50年來銳減達6成。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39:企鵝將我包圍?2020年,極地曙光號船員聯同美國石溪大學團隊前往南極象島(Elephant Island)展開「企鵝普查」,點算當地頰帶企鵝(chinstrap penguin)數量。乍看多不勝數,調查結果卻顯示企鵝族群50年來銳減達6成。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18.3°C熱過香港 南極企鵝失了蹤


40:2013年在北極斯瓦爾巴島(Svalbard),攝影師捕捉到北極熊的頑皮姿勢。綠色和平船艦定期前往北極進行各種科研任務,發現海冰消融趨勢不容樂觀,更有研究指出北極最快2035年就會度過無冰夏日。 © Roberto Isotti / A.Cambone / Homo ambiens / Greenpeace

40:2013年在北極斯瓦爾巴島(Svalbard),攝影師捕捉到北極熊的頑皮姿勢。綠色和平船艦定期前往北極進行各種科研任務,發現海冰消融趨勢不容樂觀,更有研究指出北極最快2035年就會度過無冰夏日。 © Roberto Isotti / A.Cambone / Homo ambiens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見證海冰第二新低點 北極無冰之夏倒數15年?


41: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擁有全球第二大雨林,表面波平如鏡,內裡暗藏亂流。2017年,綠色和平、英國列斯大學團隊及剛果森林科學家在該國中部盆地發現面積超過14萬平方公里的泥炭地(peatland),儲碳量高達300億噸,近日卻傳來消息憂喜參半:當地環境部長日前撤銷19年工業伐林暫止期,另邊廂Salonga國家公園保育有成,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剔出世界瀕危遺產名錄。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41: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擁有全球第二大雨林,表面波平如鏡,內裡暗藏亂流。2017年,綠色和平、英國列斯大學團隊及剛果森林科學家在該國中部盆地發現面積超過14萬平方公里的泥炭地(peatland),儲碳量高達300億噸,近日卻傳來消息憂喜參半:當地環境部長日前撤銷19年工業伐林暫止期,另邊廂Salonga國家公園保育有成,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剔出世界瀕危遺產名錄。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42:印尼科莫多國家公園(Komodo National Park)旭日初升,映照這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的水下珊瑚風光。美麗與脆弱,不幸如「孖公仔」出現──有研究指出受氣候危機影響,暖水珊瑚隨時早於2040年消失殆盡。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42:印尼科莫多國家公園(Komodo National Park)旭日初升,映照這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的水下珊瑚風光。美麗與脆弱,不幸如「孖公仔」出現──有研究指出受氣候危機影響,暖水珊瑚隨時早於2040年消失殆盡。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43:巍峨冰山,叫人讚嘆大自然鬼斧神工。攝於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2018年駛過南極半島Charlotte Bay時,守護海洋力量延續至今擴展至全球350萬人,爭取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43:巍峨冰山,叫人讚嘆大自然鬼斧神工。攝於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2018年駛過南極半島Charlotte Bay時,守護海洋力量延續至今擴展至全球350萬人,爭取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44:水淹巴西低地猶如畫布鋪張,美洲紅䴉(Scarlet Ibis Birds)翱翔在上,份外鮮艷奪目。一片濁水看似了無生氣,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2017年卻確認從前僅有學術文章「紙上談兵」的亞馬遜珊瑚礁,真實存在。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44:水淹巴西低地猶如畫布鋪張,美洲紅䴉(Scarlet Ibis Birds)翱翔在上,份外鮮艷奪目。一片濁水看似了無生氣,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2017年卻確認從前僅有學術文章「紙上談兵」的亞馬遜珊瑚礁,真實存在。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45:這張珊瑚礁照片,看似毫不起眼,它卻是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2017年首次揭開亞馬遜珊瑚礁神秘面紗的第一手影像見證。綠色和平持續守護這片生態寶庫,成功促使多間石油企業宣佈撤出珊瑚礁,解除漏油威脅。 © Greenpeace

45:這張珊瑚礁照片,看似毫不起眼,它卻是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2017年首次揭開亞馬遜珊瑚礁神秘面紗的第一手影像見證。綠色和平持續守護這片生態寶庫,成功促使多間石油企業宣佈撤出珊瑚礁,解除漏油威脅。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為亞馬遜沖喜!石油企業逐出珊瑚礁


46:黑水攝影(Blackwater Photography)近年冒起,帶觀眾一睹平日潛藏深淵的海洋生物風采,亦在綠色和平守護海洋之旅大派用場──飛魚(Flying Fish)出沒於大西洋馬尾藻海(Sargasso Sea)一帶,連見慣海洋生態的攝影師也驚嘆「瘋狂、型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46:黑水攝影(Blackwater Photography)近年冒起,帶觀眾一睹平日潛藏深淵的海洋生物風采,亦在綠色和平守護海洋之旅大派用場──飛魚(Flying Fish)出沒於大西洋馬尾藻海(Sargasso Sea)一帶,連見慣海洋生態的攝影師也驚嘆「瘋狂、型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微塑膠紛飛 海龜的黃金藻林歷險記


47:Free-rider當然惹人討厭,但在埃及埃爾芬斯礁(Elphinstone reef)這趟以頭頂吸盤乘搭的海龜「順風車」,兩條「清潔魚」其實一直以啃食寄生蟲作等價交換──「共生」關係,盡顯大自然奧妙之處。 © Greenpeace / Marco Care

47:Free-rider當然惹人討厭,但在埃及埃爾芬斯礁(Elphinstone reef)這趟以頭頂吸盤乘搭的海龜「順風車」,兩條「清潔魚」其實一直以啃食寄生蟲作等價交換──「共生」關係,盡顯大自然奧妙之處。 © Greenpeace / Marco Care


48:常說即棄塑膠如何污染海洋,船艦彩虹勇士號2019年在生物多樣性豐富的菲律賓佛得角通道(Verde Island Passage)進行品牌審計期間,就實地見證小蟹被困膠杯之中──企業、政府,你們看到了嗎? © Noel Guevara / Greenpeace

48:常說即棄塑膠如何污染海洋,船艦彩虹勇士號2019年在生物多樣性豐富的菲律賓佛得角通道(Verde Island Passage)進行品牌審計期間,就實地見證小蟹被困膠杯之中──企業、政府,你們看到了嗎? © Noel Guevara / Greenpeace


49:為一張照片,你願意付出多少心血?綠色和平北京辦公室與自然圖片社「野性中國」經兩年尋覓、10個月籌備,2019年為一棵已知世上最古老的千年雲南鐵杉(Himalayan Hemlocks)拍攝10億像素的1:1寫真照,藉此推動各國領袖於雲南昆明舉行的生物多樣性公約會議(CBD 15,因疫情延至今年10月),落實具體措施守護大自然。 © Yan Tu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49:為一張照片,你願意付出多少心血?綠色和平北京辦公室與自然圖片社「野性中國」經兩年尋覓、10個月籌備,2019年為一棵已知世上最古老的千年雲南鐵杉(Himalayan Hemlocks)拍攝10億像素的1:1寫真照,藉此推動各國領袖於雲南昆明舉行的生物多樣性公約會議(CBD 15,因疫情延至今年10月),落實具體措施守護大自然。 © Yan Tu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古樹倩影:尋找千年雲南鐵杉的故事


50:「香港真係好靚」,相信是香港人疫下出走郊野、呼吸新鮮空氣的共同感悟。不過,綠色和平最近完成全港首個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卻在大埔梧桐寨瀑布等4個郊遊地點下游採樣點發現微塑膠──你我推動走塑社區的每道微小,可以聚合扭轉大環境。 © Chilam Wong / Ivan Cheung / Greenpeace

50:「香港真係好靚」,相信是香港人疫下出走郊野、呼吸新鮮空氣的共同感悟。不過,綠色和平最近完成全港首個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卻在大埔梧桐寨瀑布等4個郊遊地點下游採樣點發現微塑膠──你我推動走塑社區的每道微小,可以聚合扭轉大環境。 © Greenpeace / Chilam Wong / Ivan Cheung

延伸閱讀:全港首個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膠野」水系統現警號


下一個50年,世界會變好還是更壞?你的決定就是關鍵。從改變個人消費習慣、與親友分享更多環保訊息,到向企業和掌權者積極發聲,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只要每個人都肯為地球多走一步,我們就能為未來帶來多一分希望。

延伸閱讀:
綠色和平50周年影集之1:歷史傳真
綠色和平50周年影集之2:行動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