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3 mins

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退役 回顧20年豐功戰績

作者: 綠色和平

過去20年,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Esperanza)照亮了無數黑夜,為多場環保之戰帶來勝利的曙光。希望號如今凱旋歸來,光榮退役。老兵不死,希望常在,讓我們一起回顧希望號打過那些美好的仗。

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進行為期一年的極地之旅,在南極調查氣候危機的影響。圖為希望號在象島巧遇南極企鵝。(2020)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進行為期一年的極地之旅,在南極調查氣候危機的影響。圖為希望號在象島巧遇南極企鵝。(2020)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阻截環境罪行 參與人道救援

過去20年,希望號的船員一直遊走極地至西非,與科學家及記者攜手,揭發多宗海盜捕魚及捕鯨活動,以及進行突破性研究。我們的團隊奮力對抗那些為了金錢、權勢而犧牲人類和地球的不法份子。

綠色和平成員均以「Espy」親切稱呼希望號。她把行動者帶到世界最偏遠的角落。正因這些地方人跡罕至,才會發生最嚴重的環境及人道罪行。在2010年海地大地震,以及2012年超級颱風「寶霞」蹂躪菲律賓,希望號均有參與人道救援。

希望號在東亞地區展開「齊護海洋」之旅,途經香港。(2012) © CLEMENT TANG WAI KIN / Greenpeace
希望號在東亞地區展開「齊護海洋」之旅,途經香港。(2012) © CLEMENT TANG WAI KIN / Greenpeace

希望號是綠色和平航行速度最高的船艦,經常用以追蹤高速船隻,與環境罪犯正面交鋒,非一般船隻能及。她更達至冰區航行的級數,能夠在南極的冰冷水域乘風破浪。

綠色和平在2019至2020年舉行極地之旅,成員乘坐希望號橫越挪威斯瓦巴群島(Svalbard)的北極海冰。 © Will Rose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在2019至2020年舉行極地之旅,成員乘坐希望號橫越挪威斯瓦巴群島(Svalbard)的北極海冰。 © Will Rose / Greenpeace

希望號船如其名,在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是希望的象徵。她在全球數百萬人支持下誕生,協助一群甘願冒着生命危險的行動者,把理念付諸實踐,竭盡所能保護環境。現在希望號已駛到西班牙希洪(Gijón)終站,將永久退役。

2021年11月20日,希望號在船員和支持者艦隊的簇擁下,返回阿姆斯特丹的基地港口。這是希望號退役前的最後之旅。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2021年11月20日,希望號在船員和支持者艦隊的簇擁下,返回阿姆斯特丹的基地港口。這是希望號退役前的最後之旅。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守護地球行動急需你支持!

綠色和平50多年來從不接受政府或企業資助,為了保持公正獨立、不偏不倚的身分,揭露環境真相。

捐款支持

力臻零碳願景

綠色和平的海上行動必須與時並進。希望號縱由電力驅動,但其碳排放始終高於組織內其他船隻。儘管船員、技術員、志願者及支持者都努力不懈從技術層面改造希望號,然而基於該船本身的限制,仍未能達至綠色和平的零碳願景。

希望號的甲板曾供太陽能飛機、直升機及潛艇起航。該船從啟航至今,船員不斷改造船隻以注入環保創新意念。然而,當全球正受氣候危機及環境罪行威脅,綠色和平需在碳排放方面做好榜樣,同時利用更靈活及在地的海洋運輸資源,勇闖一般人難以涉足的偏遠角落,繼續打這場環保之戰。

2016年希望號船員在印度洋準備空中搜索行動,並利用太陽能空中及水底監控,追蹤破壞性捕魚活動。 © Will Rose / Greenpeace
2016年希望號船員在印度洋準備空中搜索行動,並利用太陽能空中及水底監控,追蹤破壞性捕魚活動。 © Will Rose / Greenpeace

雖然希望號將按最高環境標準解體,但其精神和希望的象徵,將透過環保之戰延續下去。

希望常在

希望號2000年加入綠色和平艦隊,前身為俄羅斯消防船,名為「回音鬥士」(Echo Fighter)。首次登船的綠色和平船員把船上名字中的h塗去,變為「環保鬥士」(Eco Fighter)。當組織為該船展開環保改裝,曾舉行網上投票物色新名字。阿根廷及其他西班牙語地區數以千計行動者,抓緊為該船命名的機會,讓此船成為綠色和平第一艘使用西班牙名字的船艦。眾人懷着對海上行動及數碼時代冒起的熱情,大多投選西班牙名字「希望號」(Esperanza)。

20多年來,一班優秀且敬業的船員、視希望號為家的勇敢行動者和志願者、將希望付諸行動的團隊,以及把該船帶進綠色和平艦隊的支持者,共同編寫該船的亮麗戰績。他們不僅為該船取了「希望」這個名字,更身體力行,在每段旅程都為該船作最大後盾。

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及希望號的船員,完成為期兩個月的日本反捕鯨行動後,以身體在南極冰層砌成「伸出援手終結捕鯨」字樣。(2005) © Greenpeace / Jeremy Sutton-Hibbert
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及希望號的船員,完成為期兩個月的日本反捕鯨行動後,以身體在南極冰層砌成「伸出援手終結捕鯨」字樣。(2005) © Greenpeace / Jeremy Sutton-Hibbert

希望號能夠走到今天,要感謝數以百萬計的支持者。她以西班牙為終站最適合不過,因這裏正是其西班牙文名字的起源。

對於心懷希望之光的你,我們衷心說聲「謝謝」。雖然我們不能確定未來何處需要這束希望之光,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束光不會熄滅,我們會攜手把它帶到需要希望的每個角落。

船的生命遠遠超出其物理結構,還盛載着船上人員賦予的愛心和靈魂。正如《小王子》法國作者Antoine de Saint-Exupéry所說:「如果你想造一艘船,別叫人們收集木材或分配工作,而是教他們憧憬大海的浩瀚。」

希望號多名船員比着心形手勢,向支持者說再見和道謝。他們當時在印度洋以和平方式對抗非可持續捕魚活動。(2016) © Will Rose / Greenpeace
希望號多名船員比着心形手勢,向支持者說再見和道謝。他們當時在印度洋以和平方式對抗非可持續捕魚活動。(2016) © Will Rose / Greenpeace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