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如何邁向沒有石油的世界?氣候行動遍地開花

作者: 綠色和平加拿大辦公室媒體主任Jesse Firempong
編按:沒有石油的世界,超乎你想像?超過30個國家的風能及太陽能價格已低於扣除能源補貼的化石燃料;各地逾600宗由民間或非政府組織發起的訴訟,就氣候危機向政府、企業問責,種種跡象均在告訴我們,淘汰化石燃料是可以且必須實現的理想。「全球暖化‧全球解決」,多條戰線同步進行中,由綠色和平加拿大辦公室媒體主任Jesse Firempong與你分享行動點滴。

斯洛伐克民眾9月底於首都布拉迪斯拉發響應全球氣候遊行,獲多間科研機構、大學、高中、非政府組織以至藝廊及劇院強烈支持。 © Richard Lutzbauer / Greenpeace

石油企業來到了日落時份。

各地民眾紛紛站起來抗衡化石燃料企業,並號召重大變革以解決氣候危機。我們急切渴求更公平、更可持續的方式驅動社會發展,維持經濟繁榮。

綠色和平致力於多個國家及地區,與當地民眾共同實現沒有石油的世界(除了石油,我們在波蘭及南非等地同樣積極推動淘汰骯髒燃煤),即使撼動這道化石燃料「高牆」並非易事:僅100間企業就釀成了1988年起全球7成溫室氣體排放。眼前局面對它們而言可謂孤注一擲,但聯合國早已警告若全球暖化趨勢持續,升溫3-5°C的禍害將不堪設想,因此綠色和平與全球數以百萬計民眾矢志迎難而上。

以下帶你走訪主要行動陣地,了解綠色和平與支持者如何推動從石油邁向可再生能源的能源轉型。

菲律賓

8位綠色和平東南亞辦公室行動者登上蜆殼石油位於八打雁(馬尼拉以南城鎮)一間煉油廠的貯油庫,懸掛「SHELL,停止燒光我們的未來」橫額。 © Geric Cruz / Greenpeace

菲律賓民眾正動員起來,要求化石燃料企業為助長氣候危機承擔責任。今年9月,綠色和平行動者聯同天災倖存者一度封鎖SHELL位於八打雁(Batangas)的煉油廠,而民間聯署亦促使該國人權委員會破天荒就2013年造成超過6,300人死亡、數百萬人受災的超強颱風「海燕」,傳召並調查47間主要化石燃料生產商是否涉及侵害人權,結果預計於年底公佈。

美國

適逢民主黨第三次初選辯論9月於德州休斯敦舉行,22位綠色和平行動者在Fred Hartman大橋以垂吊方式,阻止這條全美最繁忙化石燃料運輸幹道。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美國辦公室正積極倡議「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包括實踐公平的可再生能源轉型,創造數以百萬計「綠色」就業機會,以及叫停所有石油、天然氣及燃煤的重點擴展工程。我們與社區組織並肩阻止興建油砂管道、封鎖全美最大化石燃料運輸幹道,並堅決反對石油企業推波助瀾、打壓和平示威的不義惡法:此舉不單意圖使民眾噤聲,亦針對少數族裔、原住民及不同性取向人士。

澳洲

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去年底舉行「讓石油成為歷史」(Making Oil History)之旅,其間在大澳洲灣袋鼠島(Kangaroo Island)難得捕捉到葉海龍(Leafy Seadragon, aka Phycodurus eques)的蹤影。 © Richard Robinson / Greenpeace

面對挪威石油企業Equinor虎視眈眈南岸大澳洲灣(the Great Australian Bight)的石油資源,綠色和平澳洲及泛太平洋辦公室竭力守護。大澳洲灣既是瀕危南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的繁衍地,南方珊瑚礁(the Great Southern Reef)更有85%動物品種屬當地「限定」。即使勘探爆破(seismic blasting)工作於8月宣告暫緩,一批社會賢達及諾貝爾獎得主齊聲呼籲澳洲政府就大澳洲灣發出永久石油鑽探禁令;數以十萬計民眾亦去信澳洲政府及Equinor,表明反對鑽油巨手入侵這片珍貴海洋地貌。

巴西/法屬圭亞那

2017年1月28日,亞馬遜珊瑚礁的影像首次公諸於世;一年後,巴西多個城市均有民眾以大型拼圖方式,抗議石油企業意圖染指珊瑚礁鄰近地區。 © Kamila Oliveira / Greenpeace

在巴西與法屬圭亞那之間的亞馬遜河口,一片珊瑚礁奧妙近年才卸下神秘面紗,顯然需要我們加以疼惜。200萬海洋守護者挺身而出,促使巴西當局否決法國道達爾石油(Total)的鑽油申請,成就一場重大保育勝利,卻還有英國石油公司(BP)「黃雀在後」,而新任巴西政府曾表示BP取得牌照「並非不可能」,因此綠色和平項目團隊再次啟航,保護珊瑚礁免受鑽油威脅

德國

「汽車業U-Turn,勿走內燃機錯路!」超過兩萬人於法蘭克福國際車展會場外,促請各國改革交通運輸政策,捍衛《巴黎協定》的升溫1.5°C氣候防線。 © Kevin McElvaney / Greenpeace

9月法蘭克福國際車展期間,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聯同當地環保及交通倡議團體舉行了一場反對內燃機污染(Internal Combustion Engine)的大型遊行,25,000人參與其中(包括18,000人以單車代步),指出汽車業加劇氣候危機責無旁貸,包括聘請說客阻止減排相關規例通過。我們在歐洲提出2028年淘汰柴油及汽油車的可行倡議,並促請政府加強投放資源,發展低碳公共交通、步行及單車便利的可再生能源城市規劃。

俄羅斯

Fyodor Moldanov是積極反對鑽油的西伯利亞原住民之一,矢志守護Numto濕地家園與馴鹿樂園。 © Daria Karetnikova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與原住民社群並肩同行,反對石油業衝擊他們的文化與生計。當地石油企業Surgutneftgas有意在西伯利亞Numto村落的濕地開採石油,卻從未徵詢大部份紮根當地的涅涅茨(Nenets)與漢特(Khanty)族人,當中很多馴鹿牧民表明反對計劃。對漢特族人而言,開採石油意味失去樂土:重型車輛夷平土地,潛在漏油風險毒害水源,馴鹿覓食及放牧地逐步減少。

加拿大

綠色和平職員、義工、藝術家、行動者及居民在油砂出口樞紐西嶺海運碼頭(West Ridge Marine Terminal)外,一同繪製由原住民Ocean Hyland及Brandon Gabriel設計的巨型壁畫。 © Amy Romer / Greenpeace

加拿大出口油砂(tar sands)的暖化效應可謂舉足輕重: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究參考了50個國家的數據,發現加拿大石油的溫室氣體強度(GHG intensive)屬全球第4高,而「楓葉國」本身亦是全球第9大溫室氣體排放國,但當地政府仍執意推動油砂管道擴展工程以增加出口量。一旦成事,有毒石油或於運油輪停泊載貨期間流入太平洋海岸,更頻繁海路交通亦會禍延海洋生態,受害者包括瀕危南方定居殺人鯨(southern resident orca)。因此綠色和平加拿大辦公室與當地行動者及原住民齊上齊落,以形形式式的街頭藝術與大橋懸吊行動,一起向油砂說不。

紐西蘭

綠色和平紐西蘭行動者於奧地利石油企業OMV位於威靈頓的辦公室外高舉標語,促請撤回鑽油計劃。 © Greenpeace / Marty Melville

儘管紐西蘭政府去年作出重大承諾,宣佈停止批出海上石油及天然氣勘探許可,卻未有收回已經批出的牌照,其中奧地利石油企業OMV至今仍坐擁17張牌照,若一意孤行開展工程,不只加劇氣候危機,亦在清澈海域埋下漏油「計時炸彈」,以海為生的沿岸社區、承襲傳統的原住民、脆弱海洋生態及珍貴野生物種無一倖免。今年夏天,綠色和平紐西蘭行動者先後在OMV位於威靈頓的辦公室進行10小時攀爬直接行動,並在3周後號召過百位民眾親身遞交聯署信,要求對方撤回鑽油計劃。

挪威

挪威斯瓦巴特島Sjettebreen冰川映襯下,海獅徜徉冰面享受「日光浴」。© Denis Sinyakov / Greenpeace

海冰融化本是開採及燃燒石油引致的悲劇,挪威政府卻不惜把握「機遇」,長驅直進鑽探更多石油,除了背棄簽署《巴黎協定》的減排承諾,更違反挪威憲法明文指出「國家須保護人民及其後代享有安全與健康環境」的權利。因此綠色和平北歐辦公室聯同挪威環保組織Nature and Youth入稟法院,控告以石油為最主要出口貨品暨全球第7大溫室氣體「出口國」挪威政府違憲,案件目前正值上訴階段,將於今年11月續審。

英國

綠色和平攀爬行動者6月登上位於蘇格蘭Cromarty Firth的英國石油公司鑽油台,呼籲全球民眾關注氣候危機。© Greenpeace

英國石油公司採取「漂綠」(greenwashing)策略,重申遵從《巴黎協定》氣候目標,同時卻反其道而行,加速於北海開採石油。剛過去夏天,一個產量達27,000噸的鑽油平台於蘇格蘭近岸海域悄然「埋位」,綠色和平當然不會讓它得逞:短短5日內,3支英國辦公室攀爬小隊先後登上平台,阻止它離開Cromarty Firth海岸,並由船艦極地曙光號接力行動,阻撓平台抵達鑽油選址。另一邊廂,行動者亦向BP位於倫敦及鴨巴甸的總部發出「人民氣候禁制令」(People’s Climate Injunctions),促請BP與石油業界「立即停止開採新的化石燃料,並迅速開展公平能源轉型至100%可再生能源」。

要撼動全球勢力盤根錯節的石油業界絕非易事,但有數以百萬計手足與你我共同進退,為信念站在最前線,定能向決策者發出強烈訊息:我們就是讓石油成為歷史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