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3 mins

澳洲山火 過百物種臨滅絕邊緣

作者: 綠色和平特約記者Elba Wan

從新聞接收到澳洲山火中受傷樹熊的照片,令人心有戚戚焉,然而除了這種國寶級動物,還有更多澳洲特有物種處於更危險的處境。有分析指出,山火波及過百個物種的生長地,科學家稱大火可能把當中近半物種推向滅絕邊緣。氣候危機對環境的影響,脆弱的物種首當其衝。

澳洲聯邦環境部門將去年8月至今年1月13日的大火分佈地圖,跟環境法下受保護物種的分佈地圖相比較,結果發現,六州共有331個受威脅物種的生長地受到大火波及,包括272種植物、16種哺乳動物、14種青蛙、9種雀鳥、7 種爬蟲類、4種魚及1種蜘蛛。其中49個物種的生長地,有至少八成面積受大火衝擊,當中包括相信受大火影響最嚴重的哺乳類動物「袋鼠島袋鼩」(Kangaroo Island dunnart),其長相像老鼠,為南澳洲袋鼠島上特有的有袋動物品種。其餘物種還包括47種植物及1種蜘蛛,當中有7種植物為極度瀕危物種。此外,還有65個物種的生長地,有一半或以上的面積位於大火區域。

澳洲六州共有331個受威脅物種的生長地受到波及,在氣候危機下,脆弱的物種首當其衝。 © Michal Pesata/Shutterstock.com

科學家相信某些受影響物種可能被推向滅絕,例如瀕危的「長腳長鼻袋鼠」(long-footed potoroo)、「亮澤黑鸚鵡」(glossy black-cockatoo)、「藍山石龍子」(Blue Mountains water skink)、「棕藪鳥」(rufous scrub-bird),以及3種極度瀕危的龜。分析更警告,有些目前不在瀕危之列的物種,經過大火的洗禮,可能已經成為瀕危物種,建議有關部門考慮在不久將來再作評估。

分析特別提到當地及國際的焦點——樹熊。在新南威爾士州、昆士蘭及澳洲首都領地,樹熊被列為易危物種,其中相信有約12%的棲息地受大火影響。 © Yatra/Shutterstock.com

查爾斯達爾文大學(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的生物保育教授John Woinarski表示:「分析引起我們對保護澳洲多個瀕危物種的深切關注。」而瀕危物種保護專員Sally Box更稱,這次分析結果是了解山火所造成破壞的第一步,又指出名單上的某些物種可能比其他物種受到更嚴重的影響,她舉例,目前已知道最後一棵野外生長的「瓦勒邁松樹」(Wollemi pine)正正位於火場之中,幸而及時被消防員拯救。

受極端乾旱天氣影響,澳洲如同火柴盒,山火一發不可收拾。 © VanderWolf Images/Shutterstock.com

澳洲自幾年前已現極端乾燥的天氣:新南威爾士州自2017年持續乾旱;2018年火災季節提早於8月展開;南澳部份地區去年更經歷有紀錄以來最乾旱的1至8月。乾旱天氣猶如火上加油,促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山火。只有從根源解決氣候危機,才能避免悲劇重演。想了解更多關於澳洲山火及氣候危機的關係,請參閱《從氣候危機看澳洲山火:#TakeActionForAustralia》。

綠色和平促請澳洲政府正視氣候危機,而燃煤正是氣候變化元兇之一,澳洲必須擺脫煤炭,發展可再生能源。請支持再生能源發展,支持綠色和平的工作。

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