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3.11核災9年:東京奧運的理想,康復福島的現實

作者: 綠色和平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令東京奧運能否如期7月舉行增添未知數,也窒礙了日本當局「向前看」的主旋律。3.11核災9年,綠色和平最新調查報告發現,福島縣多處的核輻射水平,包括奧運聖火傳送路線起點J-village、路線之一的大熊町,以及福島市中央車站附近均超出日本政府長期除污目標值。

浪江町至今仍然屬於「歸還困難區域」,研究團隊得到當地居民邀請,才能進入限制區域進行輻射檢測。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浪江町至今仍然屬於「歸還困難區域」,研究團隊得到當地居民邀請,才能進入限制區域進行輻射檢測。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小店櫥窗商品東歪西倒,月曆再沒有人撕下新一頁,9年過去,時間靜止依然。不經不覺,綠色和平團隊去年10-11月再訪福島,已是核災以來第30次深入當地調查,其中多次拜訪福島居民菅野瑞枝(Mizue Kanno)位於浪江町(Namie)限制區的房屋進行輻射檢測。奧運盛事當前卻有家歸不得,使她百感交集:「我希望世人認清福島的真實情況。山區的輻射物質隨大雨流至完成『除污』的地區,就像我的房子周遭輻射水平猶創新高。核災一旦發生,後遺就此揮之不去,而我們很快就迎接奧運來臨,佯裝一切正常。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聖火路線輻射超正常水平

東京奧運火炬傳遞如無意外將於本月底展開,據報將因應疫情而縮小規模。按原定行程,組委會特意安排於鄰近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楢葉町足球訓練中心J-Village起始,並由2011年勇奪女子足球世界盃振奮民心的「大和撫子」日本女足隊員負責首棒。不過,綠色和平團隊去年於J-Village某處地面錄得每小時71微希(71µSv/h)核輻射[1]讀數是福島核事故前的1,775倍;報導曝光後,東京電力公司(TEPCO)隨即派員清理,相關除污工作卻未有遵照既定程序,擴展至距離公共道路20米的範圍,令人憂慮當地尚有輻射熱點「漏網之魚」。

而在綠色和平日前發表的《2020輻射遷移:福島的二次污染及天氣相關之影響》研究報告,則進一步指出聖火傳送路線途經的大熊町(Okuma),以及福島市中心均發現輻射熱點:

  • 在大熊町的新市政廳附近,以及東京奧運聖火傳送路線數百米範圍內的輻射熱點,距離地面1米的輻射水平是每小時1.5微希,距離地面10厘米的輻射水平是每小時2.5微希,比2011年福島核災前背景輻射水平高62倍
  • 調查團隊在福島市中央車站附近發現45個輻射熱點,其中11個的輻射水平相等於或超過日本政府所訂的標準,有些熱點的水平更是福島核災前背景環境輻射量的137倍
綠色和平團隊成員在Azuma棒球場一帶檢測期間,與一支棒球隊擦肩而過。 © Shaun Burnie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團隊成員在Azuma棒球場一帶檢測期間,與一支棒球隊擦肩而過。 © Shaun Burnie / Greenpeace

另外,東京奧運棒壘球比賽場地之一、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僅80公里的福島Azuma棒球場,亦錄得平均讀數每小時0.1微希,雖未超出日本政府標準,卻比2011年核災前高出2.5倍。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資深核能專家Shaun Burnie說:「日本政府利用東京奧運,營造福島核輻射問題已受控的假象。不過,調查發現福島市中心多處卻是輻射熱點,包括於距離前往東京的新幹線車站約10米範圍的核輻射,乃屬於高輻射水平,反映當局宣稱『福島一切已回復正常』的陳述,並非事實。」

颱風博羅依吹襲日本期間,福島部份地區下起暴雨,甚至引發水浸。 © Shaun Burnie / Greenpeace
颱風博羅依吹襲日本期間,福島部份地區下起暴雨,甚至引發水浸。 © Shaun Burnie / Greenpeace

百年一遇風暴 釀成「二次污染」

的確,「愛‧回家」不僅是為奧運度身訂造的口號,亦體現於日本政府近年的「歸還政策」(return policy),陸續容許甚或中止補助以「逼使」福島民眾回鄉重建家園,某程度上可歸因當局對除污工作的自信,包括挖走民居後花園受輻射污染的表面泥土。不過,上述假設既忽略了主要輻射物質銫-137(Caesium-137)的半衰期長達30年,意味約須300年才能完全宣告無害,而佔福島縣面積近7成的山林地區,亦因並未除污而成為近在咫尺的輻射「儲存庫」。

浪江町以「大堀燒」陶藝聞名於世,如今人去樓空,只剩下一包包核廢料。日本政府有意於2023年開放大堀部份地區,檢測結果卻難讓人安心。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浪江町以「大堀燒」陶藝聞名於世,如今人去樓空,只剩下一包包核廢料。日本政府有意於2023年開放大堀部份地區,檢測結果卻難讓人安心。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團隊檢測期間,正值颱風「海貝思」(Hagibis) 及「博羅依」(Bualoi)先後於10月3個星期內吹襲日本之時,釀成連場暴雨,其中海貝思上月被日本氣象廳命名為「令和元年東日本颱風」,足見其驚人破壞力,而博羅依亦曾在12小時內為浪江町帶來245毫米雨量。這次檢測部份數據,指出大雨令森林放射性物質流向下游甚至排出太平洋的可能,團隊將於今年稍後的檢測工作進一步驗證:

  • 在解除疏散令的福島飯館村 (Litate)範圍,發現該處輻射水平比起過去5年有重大變化,這是由於泥土中的放射性物質移動以及大雨所造成
  • 團隊在浪江町高瀨川河段(Takase River)的調查位置,政府聲稱可安全居住,但逾99%的測量點均超過日本政府標準,是2011年福島核災前的20倍
  • 浪江町靠近以前學校及幼兒園地區的年均輻射劑量水平,超出國際建議的公眾輻射曝露劑量限值10-33倍
綠色和平研究團隊自2018年引入無人機技術,幫助檢測不同高度地區的輻射水平。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研究團隊自2018年引入無人機技術,幫助檢測不同高度地區的輻射水平。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天一定會晴」踢好除核逆境波

奧運聖火是否走出核災陰霾的特效藥,還看我們是否願意正視傷口隱隱作痛。國際奧委會近年積極推動主辦國減緩環境衝擊,使奧運超越用完即棄的競技饗宴,實現可持續效益,而東京奧運同樣可以是日本政府展示環境新政的舞台,以全面確保運動員、遊客及民眾健康為前提,向世界樹立無核未來的榜樣。

綠色和平促請日本政府立即評估輻射熱點,包括其對公眾健康的長期影響;立即釐清長期除污目標值,制定收緊標準的計劃;並暫停所有忽略福島市民福祉及科學分析的「歸還政策」。縱觀全球,有你一起積極推動各國政府、企業淘汰化石燃料,加速發展可再生能源,與綠色和平踢好氣候告急這場逆境波,我們終有一日能「康復地球」,奪金凱旋。

延伸閱讀:
2011福島核災到2020奧運
未敢遺忘:告訴你為何核能不可一不可再

[1] 國際建議的輻射量標準上限為每年1毫希(mSv),相當於每小時0.23微希,即日本政府所定的長期除污目標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