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高溫下抗疫,關心面臨氣候風險的身邊人

作者: 綠色和平

這星期香港的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早突破2千,「口罩令」擴大至所有室內公衆地方 [1] ;與此同時農曆「大暑」剛過,疫情與天氣愈趨升溫,高度考驗大家的抗疫堅韌力。抗疫之路漫長,加上疫情嚴峻,願我們互相扶持,自己做好防疫措施,同時關心身邊人,特別是處於病毒及氣候高風險環境的人。

(截圖:香港政府2019冠狀病毒病專題網站,截至7月23日下午6時)
(截圖:香港政府2019冠狀病毒病專題網站,截至7月23日下午6時)

新冠疫情+高溫熱浪:難上加難

大家從2020年頭迎戰新冠病毒,作戰多個月,難免怠倦;再者,天氣炎熱,對大家日常長期佩戴口罩又是考驗。

香港天文台指出,2020年6月本港天氣遠較正常炎熱。本月平均最低氣溫27.8度,較正常值高1.6度,是有記錄以來6月的最高。本月平均氣溫29.6度及平均最高氣溫32.3度,皆是6月份的第二高紀錄 [2] 。而直至7月24日為止,7月內已經有21天香港天文台曾經發出酷熱天氣警告。

根據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研究顯示,2020年的前4個月的平均溫度為有記錄以來第2高,比強厄爾尼諾年2016年僅低攝氏0.07度 [3] 。 2020年有約69%的可能性成為有歷史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即使不是最熱,也有99.9%的可能性成為最熱的5年之一 [4]

病毒擴散初期,曾有有言論指高溫可殺死病毒,亦有推論說進入夏季病情可舒緩,然而高溫似乎未有遏制疫情的發展,全球確診數字超越1,500萬,即使今年很可能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年。

這個夏天,我們受到高溫與疫症的夾擊。© Tommaso Galli / Greenpeace
這個夏天,我們受到高溫與疫症的夾擊。© Tommaso Galli / Greenpeace

溫度升高非但殺不死病毒,相反可能會增加抗擊疫情的難度。首先,極端高溫對人體健康構成威脅,加劇醫療系統的負擔。

世界衞生組織指出,極端高溫不僅會導致中暑,也會使得心血管、呼吸道、腦血管及糖尿病等慢性疾病惡化 [5] ,由此導致高溫熱浪期間相關的死亡病例增多,已成為非意外死亡的重要誘發因素。在全球氣候危機背景下,這一健康威脅還在不斷加劇,暴露於極端高溫風險的人口數量正在快速增長。

香港也有科學研究指出炎熱天氣對健康的影響。2019年一項研究,收集了香港2000年至2016年呼吸系統疾病入院與每日環境溫度的數據,評估並分析氣溫對呼吸道病症的關聯和風險,發現過去17年,在冬天因為呼吸道病症入院的機率有所下降,而在熱天因呼吸道病症入院的機率,反過來有上升 [6] 。2017年一項研究並兼顧香港的天氣加上人口密度因素作分析,指出連續更多的熱夜會導致更高的死亡風險 [7]

其次,對於老年人與慢性病患者來說,他們是新冠肺炎的高危一族,也是高溫熱浪的高風險人群,兩者疊加可能會再提高健康風險。同時,自我隔離亦有機會增加高溫相關疾病和死亡的風險,尤其對於老年人、獨居殘疾人、以及無法準確採取防護措施的精神疾病患者(其中原因包括這類人士的生活環境,可參考下文提到一項調查香港人家中的冷氣和風扇設備)。

另外,世界氣象組織在5月26日呼籲各國預先採取措施[8] ,在入夏前加強協調和改進高溫預警機制、完善應變方案,醫護人員注意防範高溫條件下穿戴防護用具面臨的中暑風險,以更好地應對疫情加上高溫天氣的影響。

在新加坡:因為擔心新冠病毒在密閉空間傳播,醫院內停止供應空調,緊急醫護人員被迫在熱帶高溫環境下治療照顧病患。報導[9]訪問一位緊急醫護人員,就指出抗疫下工作本已經非常緊張,防護衣全身從頭到腳緊緊包裹8個小時簡直讓人虛脫。

在巴西,全套保護服的工作人員將清潔用品、個人防護裝備送到亞馬遜的原住民社區,以支援受到新冠肺炎嚴重威脅的當地民眾。©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在巴西,全套保護服的工作人員將清潔用品、個人防護裝備送到亞馬遜的原住民社區,以支援受到新冠肺炎嚴重威脅的當地民眾。©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戶外工作者、劏房戶等所承受的病毒+氣候風險

疫情下,外賣員、速遞員及清潔工,為了社會日常生活的正常運轉,需要加倍勞碌。進入炎夏,戶外環境工作,他們要正面迎擊病毒和高溫、暴雨等極端天氣的雙重風險和挑戰。

2018年綠色和平發表的研究[10] 就發現,超過一半受訪清潔工人在酷熱天氣下工作曾出現中暑症狀,氣候危機帶來極端天氣,威脅人類健康,戶外工作者就在這威脅的前綫。

在香港,清潔工在戶外工作,炎夏加上疫情不能不說是煎熬。© Helen Yip / Greenpeace
在香港,清潔工在戶外工作,炎夏加上疫情不能不說是煎熬。© Helen Yip / Greenpeace

因應新冠肺炎的在家工作指引還有堂食限制下,大家無論用餐和日常生活都進入新常態,速遞和外賣的需求彈升,訂單增多的同時;吊詭的是,極端天氣也助推訂單增多,還記得6月的幾場紅、黃、黑雨嗎?你我也會選擇足不出戶,但路面水浸讓送貨、送餐時間倍增,退單與投訴也可能增多,外賣員、速遞員甚至會遇到威脅安全的極端情況。

香港有超過20萬人居住劏房[11] ,乃至其他居住環境欠佳的草根市民,進入盛夏,已經考驗他們的基本生活質素及健康。一個調查研究指出,有一成的受訪人士家裏沒有冷氣,亦有近一成人是沒有風扇的[12] 。居住空間狹小,加上經濟條件讓他們生活有多方限制,平常夏天,抗暑保健康已經是一個課題,何況今時今日,全民需要配備防疫裝備,如果自己或家人需要家居隔離,情況就更難以掌控。

氣候危機為大背景,加上新冠疫情加劇的新常態,對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造成嚴重影響。在這個非常時期,香港人要守望相助,關心身邊人,並嘗試付諸行動,支援受到病毒和氣候風險夾擊的人們。

在酷熱天氣底下,容讓抗疫前綫人員、戶外工作人士不單有足夠的防疫裝備,並需提供舒適一些的工作環境,同時要注意按時輪班休息;防疫人員,以至經常接觸大眾的戶外工作人士,需要更加關注自己的身體狀況,尤其是穿著防護服的情況下。

在美國華盛頓,行動者向國會提交210萬的聯署,要求當局守護抗疫前綫人士,為他們爭取基本裝備和保護。© Tim Aubry / Greenpeace
在美國華盛頓,行動者向國會提交210萬的聯署,要求當局守護抗疫前綫人士,為他們爭取基本裝備和保護。© Tim Aubry / Greenpeace

對於一般人來說,聽從專家的指示,減少外出多人聚會、戴好口罩、只在有必要情況下去做核酸檢測,減低醫療壓力,就是為抗疫做出很基本而最有用的貢獻。另外,香港人很習慣寒冷天氣警告的時候,關注周圍的獨居老人和長期病患者,現在提醒你,極端炎熱天氣對這些人士來說,也構成健康威脅,必須關注。對於戶外工作的基層及年長人員,我們也可以多一份同理心和關顧,譬如減少你我製造的垃圾不要口罩周圍丟棄,對我們的清潔工是絕大的幫忙。能力所及的朋友,可以行動和資源資助幫多把,例如投入上門維修義工服務、或捐贈口罩、防疫物資、甚至風扇等電器,去實際幫助改善基層朋友與劏房戶的居住條件和抗疫裝備。

氣候危機在疫情嚴峻的此刻,可能顯得沒有那麼迫切,但氣候危機有機會讓我們解決病毒危機及未來新的危機時更棘手。邀請你與我們一起了解氣候危機,關注氣候風險,關注面臨氣候風險的身邊人。

年初綠色和平帶著防疫用品探訪基層社群。© Greenpeace
年初綠色和平帶著防疫用品探訪基層社群。© Greenpeace

備註:
[1] 香港政府2019冠狀病毒病專題網站

[2] 香港天文台:二零二零年六月天氣回顧 

[3] NOAA: Assessing the Global Climate in April 2020

[4] NOAA: Global Climate Report - April 2020 Global Annual Temperature Rankings Outlook

[5] 世界衛生組織:氣候變化與人類健康

[6] Increased susceptibility to heat for respiratory hospitalizations inHong Kong

[7] Characterizing prolonged heat effects on mortality in a sub-tropical high-density city, Hong Kong 2017 

[8] WMO: Global partnership urges stronger preparation for hot weather during COVID-19

[9] BBC中文《氣候變化:夏天可能會「熱到讓人類難以生存」》

[10] 綠色和平《超過五成受訪清潔工人工作時曾出現中暑症狀》

[11] 《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居於分間樓宇單位人士

[12] Perception of Potential Health Risk of Climate Change and Utilization of Fans and Air Conditioners in a Representative Population of Hong Kong 20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