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6 mins

氣候變化也有「貧富懸殊」?菲律賓環保行動者現身說法

作者: 綠色和平東南亞分部總幹事Yeb Saño

編按:文章由綠色和平東南亞分部總幹事Yeb Saño撰寫,講述氣候變化之下,為何弱勢社群容易成為首當其衝的氣候受害者氣候變化令全球整體氣溫上升,但貧窮地區或發展中地區,往往承受更多氣候惡果,造成氣候之下的「貧富懸殊」,不容忽視。

Yeb於工作推動減緩氣候危機,同時經歷氣候變化的切身之痛,老家為颱風「海燕」其中一個重災區東維薩亞斯(Eastern Visayas)。© Jilson Tiu / Greenpeace
Yeb於工作推動減緩氣候危機,同時經歷氣候變化的切身之痛,老家為颱風「海燕」其中一個重災區東維薩亞斯(Eastern Visayas)。© Jilson Tiu / Greenpeace

海燕之後,再有超強颱風天鵝登陸菲律賓

2020這一年,將會刻在我心中。這種長留在心的記憶,能夠與之相比的,相信只有2013年的回憶(編按:2013年11月颱風「海燕」創下最強登陸熱帶氣旋的紀錄,對菲律賓造成災難性破壞)。

當年大約在這個時候,我以菲律賓代表團的首席談判代表身份,出席於華沙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峰會。正當我與聯合國會員談論氣候變化與未來時,我收到家鄉傳來的噩耗:颱風「海燕」挾著史上最強的熱帶氣旋之勢,摧毀我家故鄉獨魯萬(Tacloban),造成嚴重山泥傾瀉,過千人喪生,過百萬人受影響。

超強颱風「海燕」於2013年11月8日吹襲後的獨魯萬市省政府大樓的外貌。菲律賓政府估計有超過6,000人因「海燕」的怒潮而喪生。© Matimtiman / Greenpeace
超強颱風「海燕」於2013年11月8日吹襲後的獨魯萬市省政府大樓的外貌。菲律賓政府估計有超過6,000人因「海燕」的怒潮而喪生。© Matimtiman / Greenpeace

在這場大災難的七周年紀念日的前一星期,超強颱風「天鵝」以同等的強度襲擊菲律賓,成為2020年的最強熱帶氣旋。「天鵝」登陸卡坦端內斯(Catanduanes)時,其風速等於甚至超過「海燕」的風速。而在「天鵝」之前,該地已遭颱風「莫拉菲」侵襲而仍未恢復。這對我們來說是莫大的悲痛,也預視氣候危機只會逐步迫近。

菲律賓再一次嚴重受創,受超強颱風侵襲的經歷,實在非筆墨所能形容:大自然無法抵擋的力量,以及人民本能的焦慮及揮之不去的悲傷。

當然我絕不希望有人會因為擁有相同經歷,而明白我們的處境;但氣候變化所帶來的事實是,即使身處熱帶氣旋活動範圍以外的人,都會深受其他極端天氣災害影響。

氣候變化的冰山一角,全球已進入緊急狀態

2020年11月2日,居民於馬尼拉市西北部湯都區(Tondo)小學內的帳幕避難。數以千計住在洪泛區及沿海地帶的家庭,因超強颱風「天鵝」而被迫撤離所住居所。©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2020年11月2日,居民於馬尼拉市西北部湯都區(Tondo)小學內的帳幕避難。數以千計住在洪泛區及沿海地帶的家庭,因超強颱風「天鵝」而被迫撤離所住居所。©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今年困擾全球的,除了新冠肺炎,還有澳洲、巴西及美國的熊熊山火。此外,不足兩個月前,於布隆迪、吉布提、埃塞俄比亞、肯雅、盧旺達、索馬里、南蘇丹、蘇丹、坦桑尼亞及烏干達就有600萬人遭受史無前例的洪水蹂躪。不幸地,這些只是氣候變化的冰山一角,氣候所帶來的危機,勢必影響著全球人類。

「海燕」三周年紀念晚會,參與者點起燭光要求氣候公義,政府與企業必須現在就作出改變;當日Yeb也參與其中。© Roy Lagarde / Greenpeace
「海燕」三周年紀念晚會,參與者點起燭光要求氣候公義,政府與企業必須現在就作出改變;當日Yeb也參與其中。© Roy Lagarde / Greenpeace

我們正處於氣候緊急狀態,如新冠肺炎大流行般全球無一倖免。可恨的是仍然有很多人拒絕為此行動;尤其是那些最應該為碳排放負責的:化石燃料企業及其金主。

早前蜆殼石油(Shell)於Twitter上受到猛烈抨擊,被追擊身為碳排大戶如何減低碳排放,因這間厚顏無恥的國際企業,透過高碳排的產業賺得豐厚利潤,卻在其中一個帖文,將解決氣候變化的責任,推到個人身上。這令我們更清晰看到,我們必須令化石燃料企業看清事實和承擔責任,他們的商業業務累積的碳排放,衍生成氣候危機,威脅全球民眾的人身安危,特別是社會的弱勢群體,往往在極端天氣災害發生的前、中、後期,尤其容易成為無辜的氣候受害者

人民不會忘記,爭取氣候公義百花齊放

Yeb於2018年出席菲律賓人權委員會聽證會。© Greenpeace
Yeb於2018年出席菲律賓人權委員會聽證會。© Greenpeace

話說回來,2013年我學到的一課,是一場新的運動經已展開。我們爭取氣候公義的平台,亦由實驗室、會議室及國際會議廳,擴展至街頭、校園及法庭。這是民間自我組織的成果:青年人為氣候議題罷課、投資者將資金調離高碳排的企業,以及平民為保護自己、為爭取面對氣候變化時的基本權利,而控告政府和企業侵犯人權。

過去全球掀起為氣候變化而罷課遊行,均由學生主導,在香港也見有本地學生響應行動。© Greenpeace / Pak Chai Tse
過去全球掀起為氣候變化而罷課遊行,均由學生主導,在香港也見有本地學生響應行動。© Greenpeace / Pak Chai Tse

至於菲律賓,由本地團體、工人、漁民,聯同婦女、性小眾抗爭者及一眾市民組成聯盟,要求菲律賓人權委員會進行調查,向造成氣候變化而侵害人權的企業問責,當中包括蜆殼石油 (Shell)、英國石油公司(BP)、奧地利石油天然氣集團(OMV)等47家碳排巨頭。經過5年的調查,我們現正等待委員會公佈最終調查結果(編按:委員會於2019年末已公佈初部調查結果,顯示化石燃料企業有責任向氣候變化受害者承擔責任),並期待結果會為菲律賓人民及全球氣候公義運動,帶來標誌性的勝利。我們期望委員會能要求國際碳排巨頭承擔應有之責,並提出具體建議,帶來制度改革,停止世界對化石燃料的倚賴。

全球同心,為減緩全球氣候危機集氣

其中一件我們可以做的事,就是記住受氣候影響的人民的故事,在生活中投保護地球一票。照片攝於2014年Yeb探訪颱風災民的時候。© Jimmy Domingo / Greenpeace
其中一件我們可以做的事,就是記住受氣候影響的人民的故事,在生活中投保護地球一票。照片攝於2014年Yeb探訪颱風災民的時候。© Jimmy Domingo / Greenpeace

落筆之時,正值颱風「艾莎尼」吹襲菲律賓北部,而另一個熱帶擾動亦正在太平洋醞釀中,於數日後吹襲菲律賓(吹向仍受超強颱風「天鵝」重創的比科爾地區,或是受超強颱風「海燕」痛擊的米沙鄢群島東部)。

當然我們仍需要向各大高碳排企業施加群眾壓力,繼續為公義發聲,願你我攜手讓2020年成為更具意義的一年,當那些受氣候變化影響的社群,站出來爭取氣候公義與人權、穩定氣候和可持續的未來時,讓我們記住他們的故事,與他們站在一起,投環保與人權一票。

2018年9月,菲律賓人權委員會(CHR)於紐約市律師公會舉行聽證會,就各大化石燃料企業導致氣候變化而違反人權展開調查。 © Tracie Williams / Greenpeace
2018年9月,菲律賓人權委員會(CHR)於紐約市律師公會舉行聽證會,就各大化石燃料企業導致氣候變化而違反人權展開調查。
© Tracie Williams / Greenpeace

對我、甚至很多氣候受害社群來說,全球氣候危機、氣候緊急狀態,帶來的難題或讓我們徹夜難眠;但也讓我們夢醒之後,有好的理由繼續堅持,把我們的聲音帶入會議室、法庭及更多國際或權威性的議會廳等,我們堅守一份信念:這場為氣候公義而戰的勝負,不只在於制定政策、商業或法律的會議室中,而是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