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世界地球日2021】拯救繪本主角大作戰!你我一起實現的成果

作者: 綠色和平

童話可以有「Open End」告一段落,現實情節還靠我們推進下去。綠色和平原創繪本《無家可歸的我》,以北極熊、樹熊、小丑魚等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動物為故事主角,而項目團隊應對真實環保議題同樣不遺餘力,與你攜手拯救極地、森林與海洋。趁着4月22日世界地球日(Earth Day)即將來臨,讓我們回顧行動成果,一起修復地球,奔往可持續未來。

綠色和平台北辦公室去年8月前往3個墾丁潛水熱點見證珊瑚白化現象,當時海洋溫度均高於28°C,最高更達31°C。 © Yves Chiu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台北辦公室去年8月前往3個墾丁潛水熱點見證珊瑚白化現象,當時海洋溫度均高於28°C,最高更達31°C。 © Yves Chiu / Greenpeace

小丑魚:急救珊瑚礁 長遠推動海洋保護區

「後來,天氣變得愈來愈熱、海水也愈來愈熱,我便無家可歸了……」

小丑魚和海葵形成共生關係,因此健康珊瑚礁可謂「Nemo」們的最佳避風港。不過,氣候危機與海水暖化及酸化互為因果,正打破特定生物界線,亦令珊瑚頻頻出現白化現象,來不及完全復原。綠色和平去年實地見證台灣20年來最大珊瑚白化危機,並引述聯合國政府間氣候專門委員會(IPCC)報告指,若全球升溫1.5°C,珊瑚礁將減少70%到90%;若升溫2°C,超過99%珊瑚礁將消失殆盡。

彩虹勇士號隨同來自太平洋島國斐濟的氣候行動者Victor Pickering,於深海採礦企業承租的船艦前請願,促請立即停止破壞程度難料的採礦作業。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彩虹勇士號隨同來自太平洋島國斐濟的氣候行動者Victor Pickering,於深海採礦企業承租的船艦前請願,促請立即停止破壞程度難料的採礦作業。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得到你和200萬人聯署聲援,促使法國道達爾石油(Total)撤出鑽油計劃,讓生態價值非常豐富的亞馬遜珊瑚礁終有休養生息的機會;而在船艦團隊揚帆出海完成科研調查(如極地曙光號剛於印度洋完成全球首次水底climate strike、彩虹勇士號則在太平洋阻截深海採礦作業)之時,我們更要爭取強而有力的全球海洋公約,才能有效責成各地政府為目前「中門大開」、僅得2%受保護的公海建構所需屏障。在政策遊說團隊努力下,日本及美國先後加入「2030年成立30%海洋保護區」陣營,但我們絕不鬆懈,期望預定於8月舉行的最後一次海洋公約會議能修成正果!

北極熊以習慣在海冰上休息的海豹為主要食糧,如今在冰川融化加劇下,難尋平坦而堅固的覓食環境。 © Larissa Beumer / Greenpeace
北極熊以習慣在海冰上休息的海豹為主要食糧,如今在冰川融化加劇下,難尋平坦而堅固的覓食環境。 © Larissa Beumer / Greenpeace

北極熊:解除鑽油威脅 緩減海冰融化

「後來,天氣變得愈來愈熱、冰塊也慢慢融化,我變得無家可歸……」

北極沒有冰,並非虛構寓言──早前有科學研究把北極出現「無冰夏日」的預測大幅推前至最快2035年,綠色和平極地曙光號去年亦記錄了歷來第二低「年度海冰最小值」(Sea Ice Minimum)。海冰消融不只奪去了北極熊覓食、棲息、休憩、哺育的一站式家居,連帶削弱反射太陽熱能、調節地球溫度的功能,加劇氣候危機。

連同香港市民在內的800萬北極守護者,與綠色和平一起成功促使SHELL放棄於阿拉斯加北極鑽油。 © CLEMENT TANG WAI KIN / Greenpeace
連同香港市民在內的800萬北極守護者,與綠色和平一起成功促使SHELL放棄於阿拉斯加北極鑽油。 © CLEMENT TANG WAI KIN / Greenpeace

除了定期派遣調查團隊採集樣本、研究冰川融化現象,你我與全球800萬位北極守護者形成強大群眾力量,為北極熊抵禦各方生存壓力,包括促成北冰洋16年商業捕魚禁令、連鎖快餐店及冷凍食品生產商自願禁止底拖網漁船闖進北極海域、石油企業SHELL放棄於阿拉斯加北極鑽油等,讓牠們再次感到「此心安處是吾家」。

部份大火中獲救的樹熊暫時寄居於澳洲昆士蘭省陽光海岸的庇護所,準備日後再次放歸野外。 © Paul Hilton / Earth Tree Images
部份大火中獲救的樹熊暫時寄居於澳洲昆士蘭省陽光海岸的庇護所,準備日後再次放歸野外。 © Paul Hilton / Earth Tree Images

樹熊:加速淘汰化石燃料 春風吹又生

「後來,天氣變得愈來愈熱、森林的大火燒不停,我不知道往哪裏去……」

極端天氣浪接浪,樹熊心諗「唔係啩」?澳洲3月暴雨成災,過萬名居民被迫疏散,使2020年經歷「Black Summer」大火重創後緩步復原的社區與自然生態再受打擊。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為當地救火隊籌募經費解決燃眉之急,同時查探氣候危機禍端,連續兩年與調查記者發表《Dirty Power》系列報導,揭露當地政商界企圖為化石燃料開脫大火責任,促請當局盡快加速能源轉型,避免乾燥森林環境被極端熱浪如「劃火柴」般再次點燃。

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去年10月於煤電廠投影大火倖存者的心聲,促請當局加快落實能源轉型。 © Kim Nguye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去年10月於煤電廠投影大火倖存者的心聲,促請當局加快落實能源轉型。 © Kim Nguyen / Greenpeace

守護森林無分疆界。無論與亞馬遜原住民同行爭取撤回破壞環境的水壩工程、促使滙豐承諾與破壞印尼雨林的棕櫚油企業劃清界線,或者為阿根廷查科森林入稟法院討回環境公義,綠色和平竭盡所能還給樹熊與森林朋友們一片自然綠蔭,也為人類力保應對氣候危機的珍貴「儲碳庫」。

印尼南加里曼丹(South Kalimantan)1月爆發嚴重水災,除了與連場豪雨有關,大片林地流失亦是肇因之一。 © Putra / Greenpeace
印尼南加里曼丹(South Kalimantan)1月爆發嚴重水災,除了與連場豪雨有關,大片林地流失亦是肇因之一。 © Putra / Greenpeace

豆豆和我們的抉擇……

「會不會有一天,你和我也要過着無家可歸的生活?」

繪本主人翁豆豆,最終能否逃過海平面上升一劫……?現實中香港亦深受氣候危機威脅──綠色和平評估到本世紀中,「山竹」級的風暴潮恐成十年一遇,屆時香港受海水入侵範圍達28平方公里,影響近10萬人(按此查看互動地圖)。氣候危機已是下一代成長必經之挑戰,除了當機立斷採取行動守護環境,早早在孩子心中播種,讓環保意識萌芽同為關鍵,亦是綠色和平花9個月時間製作原創繪本《無家可歸的我》的初衷

如果你願意支持環境教育,使更多孩童自幼培養環保意識,誠邀你在5月31日前加入「童愛環境 · 地球日贈書」活動──只要每月捐贈$200,綠色和平即代表你送出3本原創繪本《無家可歸的我》予一間香港幼稚園,你亦會獲贈一本,讓拯救氣候的訊息在社區、學校、家庭、鄰里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