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8 mins

氣候危機近在嘴邊,5種受影響的港人常見食物

作者: 綠色和平

提到全球暖化,香港人腦海浮現的畫面,自然飄到遠方的海冰融化、極地高溫或澳洲野火,其實,天文台近年多次錄得各種破紀錄高溫,已經告訴我們,氣候變化對香港的影響已經是不爭事實,最近綠色和平請來藝人梁祖堯主演影片《食物博物館》,進一步告訴你糧食危機氣候危機不可分割的關係,原來蜂蜜、咖啡、三文魚等我們常見的食物,並非必然繼續存在!

小女孩吃著塗了在地養蜂人手作蜜糖的麵包,津津有味。然而,氣候危機,近在嘴邊。© Kengo Yoda / Greenpeace
小女孩吃著塗了在地養蜂人手作蜜糖的麵包,津津有味。然而,氣候危機,近在嘴邊。© Kengo Yoda / Greenpeace

香港人食勻全世界,即使瘟疫蔓延時,足不出戶,各界饕客、食神都有辦法享用全球的美食,海鮮、肥牛、咖啡、米食主糧……各人都有心頭好的原產地。所以,特別希望你停一停,諗一諗,認真思考我們的味蕾與全球的環境與氣候密不可分的連繫。

地球村內,氣候、環境、糧食系統環環相扣

還記得去年沙漠蝗蟲危機嗎?當時的蝗災從非洲擴散到南亞及中國。氣候變化帶來溫度和降雨變化、極端氣候事件的發生頻率加劇,引發乾旱、洪澇、水質變化、病蟲害等,連帶直接影響到全球糧食生產、質量、收成和分配等,糧食系統各個環節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今年1月25日,氣候適應峰會(Climate Adaptation Summit, CAS)在荷蘭以視像方式舉行的前夕,全球超過3千名科學家發表聯署聲明,促請各國採取更多措施應對氣候暖化,保護人們免受氣候危機的影響。他們指出全球暖化已導致嚴重乾旱和熱浪等極端天氣,如不立即採取行動,只會加劇食水短缺、農作物失收,威脅全球人類

主辦峰會的全球氣候適應中心[1]表示,氣候改變速度比想像中快,或令全球糧食生產減少30%,海平面上升及強烈風暴,會令數以百萬計的沿岸居民失去家園,強調氣候問題不會像有疫苗打針可以解決,全球必須採取氣候措施應對及適應,否則貧窮加劇、水源短缺等問題,造成龐大的生命損失及人口被迫遷移。

内華達州拉斯维加斯市郊米德湖 (Lake Mead〉今年7月初水位達歷史新低。該區正經歷極端乾旱。米德湖屬於胡佛水壩上游的蓄水庫 ,是全美國最大的人工水庫。© David McNew / Greenpeace
内華達州拉斯维加斯市郊米德湖 (Lake Mead〉今年7月初水位達歷史新低。該區正經歷極端乾旱。米德湖屬於胡佛水壩上游的蓄水庫 ,是全美國最大的人工水庫。© David McNew / Greenpeace

根據華盛頓郵報月初報導[2],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月初的食物價格指數,5月的數值比去年同期高出四成,也是2011年以來最高,並警告面對人口增加、全球化及氣候危機,食物價格上升可能不是曇花一現。而有學者指出,隨著北美初夏已經飽受高溫和乾旱的煎熬,當地的農產必定大受影響,全球的消費者應該要對今年的糧食秋收作出壞的心理準備。再次說明,氣候危機與糧食危機關係緊扣

受氣候危機威脅的5類食品

港人日常的米糧到喜愛的食物,在可見的將來有機會會變成「食物博物館」内的藏品?聽起來感覺虛幻?不過,細心一想,曾幾何時,人們對地球暖化、氣候變化何嘗不是以為遙不可及。其實,氣候危機對我們周遭一切都帶來威脅,無意要大家驚慌失措,重點是透過以下其中5種受到氣候危機威脅的食品相關的事實和科學實證,讓我們加深認識到氣候在告急,一起加入拯救氣候的行列,大家的生活和生存環境必須一起努力去守護。

1. 主糧包括稻米

有研究推算[3],在本世紀末,氣候變化或會在不同季節中令主糧減產,包括小麥減少高達21.0%、 冬天大麥17.3% 及春天大麥33.6%,氣候危機可能會導致主糧產量下跌33%。

印尼中爪哇的水稻田,農夫正忙著插秧。©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印尼中爪哇的水稻田,農夫正忙著插秧。©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主糧當中,說到香港人主要食用的,超過80%是由東南亞進口。惟有國際事務與政策的智庫指出,東南亞可能本世紀末,因為水位上升而失去1百萬公頃農地[4]。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2018年發佈的《氣候變化與亞洲的米經濟》報告[5]更指出,泰國、越南和印尼會是亞洲最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 假設到2100年沒有相關的氣候適應和技術改進,預計三國的水稻產量可能下降約50%

2. 海產包括三文魚

紐約時報上星期一篇(中文翻譯)題為《如後末日電影情節:熱浪向海洋野生世界大開殺戒》的文章提到[6],根據科學家初步估計,過去兩週美國西部和加拿大的極端高溫和乾旱結合的影響,導致以億計西北太平洋一帶的海洋生物死亡,包括青口、蜆、寄居蟹、海參等。

科學家表示,隨著人類燃燒化石燃料導致氣候變化,這樣的極端天氣情況將變得更加頻繁和劇烈,對動物和人類造成嚴重破壞。 7月初熱浪席捲太平洋西北部,數百人死亡。一個國際氣候研究小組的研究發現,如果不是全球暖化,這種極端情況幾乎不可能發生[7]

氣候變化對海鮮的影響,還包括港人鍾情的三文魚,退休的漁業生物學Don Chapman,專門研究三文魚和鱒魚,講到美國華盛頓Snake River沿岸的情況,指出極端熱浪發生前當地已經持續高溫3星期,加上當地有水壩大工程,他形容當地的魚類處境正走向災難。

三文魚對水當中的含氧量較敏感,全球暖化牽連海洋等水體的溫度上升,導致水中的含氧量降低,直接影響到三文魚的存活。

氣候變化會影響三文魚生命週期 (sourc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2003-021-01734-w)
氣候變化會影響三文魚生命週期 (sourc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2003-021-01734-w)

有研究顯示,氣候變化會影響三文魚生命週期的各個階段[8],包括因為河水溫度上升,導致提早孵化,從河流游出大海,未發育成熟的三文魚,或未有能力捕食,或有更大機會被其他魚捕食,都有機會導致三文魚數量減少,最終成功繁殖的三文魚數量亦減少,或影響三文魚對港的供應。

3. 咖啡

巴西生態農夫Zé da Floresta帶我們看他種植的咖啡。© Peter Caton / Greenpeace
巴西生態農夫Zé da Floresta帶我們看他種植的咖啡。© Peter Caton / Greenpeace

咖啡豆是全球重要商品,此農作物對氣候和天氣非常敏感,降雨量、濕度、光照等等都會影響到咖啡成品的風味,而且會影響到某些咖啡豆品種的根本存亡。在全球已知的124種野生咖啡樹中,有60%的野生咖啡品種有可能因氣候危機等原因絕種[9],包括廣受歡迎的阿拉比卡(Arabica)。越來越熱的天氣亦會增加咖啡樹來自害蟲和疾病的威脅;咖啡樹的果實亦很脆弱,極端降雨很容易使得咖啡樹在結果前就遭到毀壞。

再者,根據另一研究,估計到2050年,受氣候變化的影響,全球適合栽植咖啡豆的土地面積或將縮減一半[1]。因為氣候危機可能會導致適合種植咖啡豆的咖啡帶不再乾濕分明,影響果實成熟、減緩生豆乾燥等。

4. 葡萄酒

2009年法國勃艮第南部的一個葡萄莊園,700個自願行動者參與,由藝術家Spencer Tunick設計、綠色和平的人體藝術氣候行動,以警示全球暖化的危險。© Greenpeace / Pierre Gleizes
2009年法國勃艮第南部的一個葡萄莊園,700個自願行動者參與,由藝術家Spencer Tunick設計、綠色和平的人體藝術氣候行動,以警示全球暖化的危險。© Greenpeace / Pierre Gleizes

國際綠色和平的研究指出,隨著全球暖化,適合種植果樹的緯度會漸漸向移向兩極(北半球愈來愈北,南半球愈來愈南),移離原生產地,例如研究估計在2100年,法國波爾多地區的葡萄酒未來將會移至英國生產,法國的香檳酒以及阿爾薩斯地區的白酒將來的理想產地將是北歐的挪威,而法國本土將大量地生產今天地中海沿岸地區的葡萄酒。

而產地的氣候,包括溫度、雨水量等等對葡萄都有影響,氣候變化帶來的極端天氣或會影響到葡萄和葡萄酒的成熟程度、產量和風味

雖然將來可能可以買到來自新產地的酒,但來自新地方的葡萄產量,和製作出來的酒的味道、口感、氣味,依然存在很大的未知數,現在的味道,可能不復存在,甚至最終消失。

5. 蜂蜜

氣候變化影響植物生長及花期,極端氣候導致花期遇上豪雨,以及暖冬植物不能抽芽等情況,影響植物開花期,導致蜜蜂繁殖期錯過花期,數量減少,蜂蜜自然減量

但你或會質疑,蜂蜜非必需品。先告訴你,2020年全球蜂蜜產業價值估計為92億美元。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嗡嗡嗡的主人翁,蜜蜂。

美國佛羅里達一個柑橘園,蜜蜂正採蜜,同時為橙花授粉。© Greenpeace / Robert Meyers
美國佛羅里達一個柑橘園,蜜蜂正採蜜,同時為橙花授粉。© Greenpeace / Robert Meyers

為什麼蜜蜂如此重要[10] 簡單解釋:蜜蜂是自然界中最重要的授粉昆蟲。更多數據:全球14億個農業工作崗位,世界四分之三的糧食供應(每年約5,770億美元),依靠蜜蜂為農作物授粉。而地球100種養活九成人口的農作物當中,70種依靠馴養和野生蜜蜂授粉

拯救氣候,修補世界糧食缺口,建造綠色未來

2018年超強颱風山竹吹襲過後,菲律賓北部的水稻田一片狼藉,農民收割已經受損、不能賣出的稻米。© Richard Atrero de Guzman / Greenpeace
2018年超強颱風山竹吹襲過後,菲律賓北部的水稻田一片狼藉,農民收割已經受損、不能賣出的稻米。© Richard Atrero de Guzman / Greenpeace

人類的活動和影響導致嚴峻的氣候危機,急劇將我們的自然世界推向枯萎的邊緣,我們的星球正以驚人的速度失去其物種,可與6,500萬年前的第五次大滅絕相提並論。生物多樣性氣候危機的哀與榮相互交織。我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如果大自然受到威脅,我們的未來也會受到威脅。我們必須將大自然的生態和環境視為我們所依賴的共生系統,而非僅僅是食糧和商品。

只有我們予以保護,積極淘汰化石能源,修補氣候,大自然方可繼續提供我們需要的一切:清潔的空氣、清潔的水、足夠的食物,甚至身心健康。讓你我一起,投入氣候行動,為我們人類、所有自然生物生存和生活的地球,得以永續地享有綠色與和平

備註:

[1] 極端氣候更重創窮國及糧食生產 (資料來源:rfi.fr/tw 2021年2月28日)
[2] “Surging global food prices put staple meals out of reach, from Nigerian jollof rice to Russian pasta and Argentine steak” (source: Washington Post, Jul 4 2021)
[3] “Under warming scenario RCP8.5 and holding growing areas and technology constant, our model ensemble predicts a 21.0% decline in winter wheat yield, a 17.3% decline in winter barley yield, and a 33.6% decline in spring barley yield by the end of the century.”
Gammans1, M., Mérel1, P., & Ortiz-Bobea3, A. (2017, May 5). IOPscience.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source: https://iopscience.iop.org/article/10.1088/1748-9326/aa6b0c)
[4] https://rmportal.net/library/content/advancing-global-food-security-changing-climate-technical-appendix/at_download/file - page 12
[5] http://www.fao.org/3/ca2207en/CA2207EN.pdf
[6] 《如後末日電影情節:熱浪向海洋野生世界大開殺戒(Like in ‘Postapocalyptic Movies’: Heat Wave Killed Marine Wildlife en Masse)》(Source: New York Times, Jul 9 2021)
[7] “A rapid analysis of last week’s record-breaking heat found that it would have been virtually impossible without the influence of human-caused climate change.” (Source: Climate Change Drove Western Heat Wave’s Extreme Records, Analysis Finds, New York Times, Jul 7 2021)
[8] Climate change threatens Chinook salmon throughout their life cycle (Sourc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2003-021-01734-w)
[9] At least 60% of coffee species are threatened with extinctio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IUCN Red List Categories and Criteria (33) resulted in 75 coffee species (60%) being assessed as threatened with extinction, including 13 Critically Endangered (CR), 40 Endangered (EN), and 22 Vulnerable (VU) species.
Davis, A. P., Chadburn, H., Moat, J., O’Sullivan, R., Hargreaves, S., & Lughadha, E. N. (2019, January 1). High extinction risk for wild coffee species and implications for coffee sector sustainability. Science Advances. (Source: https://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5/1/eaav3473)
[10] “Tech firms use remote monitoring to help honey bees” (Source: BBC News, Jun 14 2021)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