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大氣科學家拆解:氣候危機點樣影響香港人?

作者: 綠色和平

「北極熊冇晒地方住……」、「熱咗啫,咁又點?」說起氣候變化,普遍第一印象都停留在較遙遠、非切身的想像,但全球極端天氣幾乎每日發生,早前出席綠色和平「氣候危機警告現正生效:點樣影響香港人?」網上分享會的140位參加者,大部份也意識到香港正受氣候危機威脅,更頻繁地出現酷熱、強颱風、暴雨引發水浸等極端天氣。到底氣候變化如何影響香港人生活?由中文大學地球系統科學課程副教授戴沛權(Amos)與項目主任伍漢林(Tom)和你拆解。

140位參加者出席綠色和平「氣候危機警告現正生效:點樣影響香港人?」網上分享會,認識氣候危機與香港的切身關係。 © Greenpeace
140位參加者出席綠色和平「氣候危機警告現正生效:點樣影響香港人?」網上分享會,認識氣候危機與香港的切身關係。 © Greenpeace

還原基本步:咩係氣候變化?

要追溯危機源頭,先由Amos簡單解釋什麼是氣候變化與極端天氣:「過去300幾年,全球經濟急速發展,不斷提高人類生活質素,但背後惡果係化石燃料排放過程中釋放大量溫室氣體,累積起嚟造成溫室效應,將太陽而嚟嘅能量困喺地球大氣層,令地表溫度愈來愈熱,亦積累愈嚟愈多能量,提供畀極端天氣事件發生。」

網上教室當日,聯合國尚未發佈最新IPCC氣候報告,但Amos當時引述的科學數據亦指向相當結論:氣候危機早已殺到埋身。「如果我哋乜都唔做,任由最壞溫室氣體排放情況(RCR8.5)發生,世紀末溫度可以比工業革命前升多過4°C;大氣科學家普遍認同,咁樣會有災難性結果。即使呢刻停止排放,最好情況(RCR2.6)都會升1.5°C,因為排放咗嘅溫室氣體仍會殘留大氣層幾百年,但仲會掹得住。」部份極端現象亦難以逆轉,例如融冰加上海洋熱漲冷縮,令世紀末海平面上升半米至一米不等;而乾旱地區將愈變乾旱、多雨地區下更多暴雨。

延伸閱讀:風高浪急,海平面上升衝擊亞洲的真相

參考香港天文台數據,香港每年平均「熱夜」及「酷熱日數」均呈上升趨勢。 © Greenpeace / Patrick Cho
參考香港天文台數據,香港每年平均「熱夜」及「酷熱日數」均呈上升趨勢。 © Greenpeace / Patrick Cho

香港熱辣辣 風暴潮更強

氣候警報響個不停,但香港人直覺上仍有餘地「隔岸觀火」?Amos提到,個人受氣候危機影響的程度高低,需要考慮3大因素:災害hazard危害暴露exposure脆弱度vulnerability。「同樣災害發生,冇人住嘅地方或者城市應對能力較強,影響可能冇咁大。『危害暴露』講緊幾多人有幾大頻率真係感受到自然災害,而『脆弱度』就指有啲人可能有更多資源走得快啲,或者買到更大保障。」他坦言香港畢竟是高度發展城市,很多基建設施令我們較少感受到氣候變化危害;相反對孟加拉、緬甸等地來說,一個強颱風就會造成建築物受損、病原體污染食水等威脅。

不過,從數據及經驗來看,「香港愈嚟愈熱」相信是大家感同身受的共識,原因之一是高樓大廈矗立的香港引發「熱島效應」。根據天文台數據,每年「熱夜」(全日最低溫度28°C或以上)數目比半世紀前多出一倍至接近30日;而到2051至60年,平均酷熱日數 (全日最高溫度33°C或以上)亦會逼近每年60日,「即係大半個暑假都係極端酷熱,或者秋天頭、春天尾都變夏天。」而酷熱亦不只酷熱咁簡單,引致後果包括貧窮人口或獨居長者高死亡率上升,減少人均壽命的災難性空氣污染,加劇花粉敏感症狀與登革熱、瘧疾等公共衛生危機。

2018年颱風「山竹」吹襲杏花邨的場景;大氣科學家預期,颱風將隨氣候危機變得愈來愈強。 © Greenpeace
2018年颱風「山竹」吹襲杏花邨的場景;大氣科學家預期,颱風將隨氣候危機變得愈來愈強。 © Greenpeace

另一種香港人歷歷在目的「異象」,就是如2018年「山竹」般的超強颱風。Amos指出往後颱風數目未必更多,卻會因海水變暖而更強;而海平面上升亦令同樣強度的颱風更容易將海浪撲向內陸,形成更嚴重水浸。

延伸閱讀:氣候危機殺到!到世紀中你家還安全嗎?

食貴菜 飲貴啡 又關氣候事

「你有冇發現,近年糧食價格升幅比通脹率更厲害?大米價格每年升5%、菜價升10%……」綠色和平早前與藝人梁祖堯合作拍攝的《食物博物館》短片,呈現了蜂蜜、三文魚、咖啡等日常飲食如何因氣候危機面臨減產。Amos則引入另外兩個角度,糧食價格與營養價值:二氧化碳濃度上升,減少農作物的蛋白質、鐵質同鋅含量,而海平面上升亦特別影響東南亞國家的大米供應。「甚至有學者歸納出敍利亞社會不穩導致長年內戰,一開始都係同氣候因素:長年旱災有關。」

巴西咖啡豆價格隨氣候危機波動,近日更因極端天氣而上升兩成。 © Sophia Evans / Greenpeace
巴西咖啡豆價格隨氣候危機波動,近日更因極端天氣而上升兩成。 © Sophia Evans / Greenpeace

Tom亦補充了更多糧食危機的數據,例如三文魚或會因河水溫度上升而提早孵化,容易被其他物種捕食,最終導致繁殖數量下降;而日夜溫差達12-24°C、鄰近赤道的「咖啡帶」,到2050年有超過一半地方因極端天氣不再適宜種植咖啡豆,情況現時已經出現:巴西早前遭遇暴雨、霜凍等,令咖啡豆價格上升兩成。

延伸閱讀:氣候危機近在嘴邊,5種受影響的港人常見食物

精選觀眾Q&A

Q:按照自然趨勢,地球本來正進入下一個冰河時期?
過去十幾萬年,地球的確存在一個週期性氣候現象,但燃燒化石燃料、林木砍伐、肉食生產等人類行為釋放大量溫室氣體,扭轉了本來緩慢的歷史趨勢。目前大氣二氧化碳濃度已突破400ppm,基本上「返唔番去冰河時期」。

Q:全球疫情是否真正減少了碳排放?
疫情令全球航運大部份停擺,過去兩年碳排放確實有所減少,但我們預期且擔憂疫情受控後將會出現Compensation Emission或Rebound Emission──「報復式」反彈。參考歷史,經濟蕭條後確實會發生報復式消費。

Q:未來十年香港會否遭受更強、更頻繁的颱風侵襲?
其實十年從整個氣候角度來看是相對短的時程,很難確切判斷趨勢,但可以說的是強颱風發生機率會愈來愈大。

Q:香港好似太細,在環保/減碳層面似乎難以仿傚外地做法?
我覺得這與地方大小無關,就像台北也能養成多菜少肉、廢物回收等環保文化,證明其實做得到。反而是香港的經濟模式,很多時倚賴消費者自覺、自願做一些事,改變速度相對較慢。

Q:推動本地農業,有助拯救氣候嗎?
減碳效應相對整個地球或許不甚顯著,但維持糧食供應自主性,就能減少受外圍因素影響,絕對有助保障糧食安全、應對氣候變化。

Amos專注氣候研究之餘,亦積極推動公眾教育,包括去年與綠色和平及3位「氣候少年」合作拍攝網上教室。 © Greenpeace
Amos專注氣候研究之餘,亦積極推動公眾教育,包括去年與綠色和平及3位「氣候少年」合作拍攝網上教室。 © Greenpeace

減碳生活 你我齊盡一分力

雖然氣候危機警告現正生效,Amos仍對拯救氣候有所信心,認為全球科學研究、政府政策、工業管理……不同角色「都做緊嘢」。而在他的研究範疇當中,最關心就是鼓勵大眾多菜少肉,因為全球兩至三成溫室氣體排放均與肉食生產有關。

「碳排放最終嘅源頭,就係我哋每一個人嘅消費。點樣調教、改善消費同飲食模式,你同我都可以盡一分力。」

延伸閱讀:
【和你講氣候變化】科學家戴沛權寄望年輕人keep the passion going!
問問氣候科學家!小伙子的4條氣候大學問
IPCC最新氣候報告:敲響紅色警報,升溫1.5°C臨界值仲守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