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年輕行動者登彩虹勇士號 抵埗COP26氣候峰會拒絕「被代表」

作者: 綠色和平

予欲無言,是真的無話可說,抑或從來不被聆聽?聯合國氣候會議(COP26)正在英國舉行,當輿論普遍聚焦於大國能否兌現氣候承諾,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周一乘載4位來自「最受影響民眾與地區」(MAPA)的#FridaysforFuture年輕氣候行動者抵達會議場地格拉斯哥,他們各自身負艱難、心懷盼望,促請與會領袖「聽聽少年心底夢」,以具體政策挽救氣候危機下的黯淡未來。

Farzana(左起)、Jakapita、Maria與Edwin乘坐彩虹勇士號前往格拉斯哥,向出席COP26的國際領袖親身表達訴求。 © Suzanne Plunkett / Greenpeace
Farzana(左起)、Jakapita、Maria與Edwin乘坐彩虹勇士號前往格拉斯哥,向出席COP26的國際領袖親身表達訴求。 © Suzanne Plunkett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小教室:MAPA是甚麼?

MAPA全名為Most Affected People and Area(最受影響民眾與地區),泛指來自非洲、拉丁美洲、太平洋島國的民眾,同時涵蓋「黑人、原住民、有色人種」(BIPOC)、婦女、LGBTQIA+性小眾及多元性別等邊緣社群。其餘常見形容詞包括Global South/全球南方Climate Vulnerable/氣候脆弱等。

當MAPA用於氣候議題,象徵意義在於這些受極端天氣重創的地區,往往並非碳排放「大戶」──例如15個最高碳排國家,佔全球碳排放量超過七成(72.21%),而14個太平洋島國,僅佔全球碳排放量0.23%,卻要首當其衝應對海平面上升滅頂之災。

Maria Reyes(19歲/墨西哥)

雖然同屬FridaysforFuture MAPA戰友,來自北美、東南亞與非洲的他們只是初次見面。Maria記得彼此最初僅透過Telegram交流,卻逐漸喚起某種心有靈犀,「那種感覺是『噢,我明白你所想,我也是這般活着』,繼而產生共鳴、連結,亦是我們從氣候危機前沿來到這裡的強大使命:因為我們置身其中。」

她形容6歲起就與水資源短缺共存,卻從沒意識到這是氣候危機惹的禍,尤其家園距離火山不遠,論地理位置應當水源充足,結果是大型企業到此巧取豪奪,更令含水層(aquifer)下陷而形成巨大坑洞,吞噬房屋、農田。最令她氣結的是,決策者近年在氣候會議庸碌無為,「不過互相認空洞無物的演說」,例如墨西哥總統竟在會上暢談石油鑽探……

「沒有氣候公義,就沒有氣候行動。我們需要在談判桌佔一席位。」

延伸閱讀:氣候變化通識:COP26是什麽?

彩虹勇士號在英國時間周一晚上抵達格拉斯哥,4人會合當地氣候行動者共同表達訴求。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彩虹勇士號在英國時間周一晚上抵達格拉斯哥,4人會合當地氣候行動者共同表達訴求。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Farzana Faruk Jhumu(22歲/孟加拉)

孟加拉的氣候危機,棘手難解:當地飽受極端天氣衝擊,每年均見大型颱風、水災,動輒釀成數千人死亡、數百萬人流離失所,海水湧入亦令土壤變質、水資源「僧多粥少」,部份人每日徒步三小時取水僅供飲用;大量人口遷徙至首都達卡(Dakar),形成全球最擠迫城市。

Farzana自2019年加入Fridays for Future行動,她不諱言在家鄉國度,「不太樂見女孩子走上街頭發聲」,其英語水平仍可大派用場,在氣候行動擔任後勤支援。儘管被外界冠以行動者之名,她在意的從來不是身份:「與其說信奉行動主義,更像是感受到總有事物需要我們發聲。這是我們人生中的一環。」

「STOP FAILING US」彩虹勇士號船桅懸掛橫額,促請國際領袖勿再「失信於人」,盡快兌現氣候承諾。 © Kristian Buus / Greenpeace
「STOP FAILING US」彩虹勇士號船桅懸掛橫額,促請國際領袖勿再「失信於人」,盡快兌現氣候承諾。 © Kristian Buus / Greenpeace

Edwin Namakanga(27歲/烏干達)

極端天氣下,單一國家可以面臨兩極天災:烏干達西南部城鎮Kasese去年爆發嚴重水浸,該國北部卻長期乾旱,殊途同歸的結局是農作物失收。來自這個東非國家的Edwin表示:「農業可謂烏干達的命脈,是糧食來源也是就業機會,如今民眾要穿州過省採購食物。」

天災以外,官員貪腐、打壓反對聲音等人禍,亦令未來格外無光,但Edwin仍在堅持,因為他知道這條追尋氣候公義的路並不孤單:「我就像全球眾多行動者一樣,深受Vanessa Nakate與Greta Thunberg啟發。我們需要挺身而出保育大地母親,而改變正在各地成真。」

Greta Thunberg等年輕氣候行動者聚首格拉斯哥,在COP26會議召開首日遊行表達訴求。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Greta Thunberg等年輕氣候行動者聚首格拉斯哥,在COP26會議召開首日遊行表達訴求。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Jakapita Faith Kandanga(24歲/納米比亞)

同處非洲大陸、屬半乾旱(semi-arid)氣候的納米比亞,降雨量本已偏低,如今更受旱災衝擊;貧富懸殊加劇,亦令Jakapita深深感受到,氣候問題也是社會問題。「很多家庭飼養的牲畜與農作物血本無歸,頓時失去收入與糧食來源。我有朋友被迫退學,只因他的父母受旱災打擊生計,無法負擔學費。」

就讀傳播學系的Jakapita質疑,外資石油及天然氣企業進駐當地給予甜頭,並以就業機會作招徠,受影響居民卻從未獲徵詢,或被誤導以為鑽油安全無虞;環保訴求慘遭抹黑,亦令行動舉步維艱:「我們不過提出當局未有妥善進行鑽油相關的環境評估,卻被總統稱呼『流氓』,窒礙國家經濟發展。這並非事實!」

200位瓦努阿圖婦孺以當地一座活火山Mt Yasur為背景,促請各地領袖別再辜負太平洋島民的期望,立即拯救氣候。© Greenpeace
200位瓦努阿圖婦孺以當地一座活火山Mt Yasur為背景,促請各地領袖別再辜負太平洋島民的期望,立即拯救氣候。© Greenpeace

排除萬難發聲:COP26勿失信於人

當發達國家可以派出幾百甚至過千人代表團參與COP26,4位行動者單是到達主辦城市,首先要克服各種旅遊、疫苗以至簽證限制,例如他們來自太平洋島國圖瓦魯(Tuvalu)的同伴Bernard Kato Ewekia,就因而未能趕及。而彩虹勇士號周日從利物浦啟航時,亦一度被當地警方及港口官員阻攔,經船長交涉後終獲「開綠燈」放行。

誠如Edwin所說,「我們只是4位行動者,卻為着千萬人發聲──我們的聲音必須得到聆聽。」”STOP FAILING US”是綠色和平對各國領袖的忠告:氣候危機不在未來,而在當下;不是教材案例,而是眼前現實,請勿「失信於人」。

為期兩周的COP26,綠色和平將會全程直擊,為你跟進第一手消息,政策遊說與行動團隊亦會穿梭會場內外,敦促與會領袖回應以下訴求:

  • 提高全球減碳目標,承諾2030年將全球碳排放量減半
  • 立即停止新增化石燃料計劃與投資,從而淘汰化石燃料
  • 拒絕啟動碳抵消(carbon offset)措施
  • 保護天然森林與生態環境
  • 富裕國家幫助脆弱國家落實能源轉型

延伸閱讀:全球淨零碳排關鍵:為何你我應關心COP26氣候大會?

你願意在氣候危機逼在眉睫的此刻,與綠色和平一起守護環境,為極端天氣下最脆弱的人發聲,也為香港邁向2050年碳中和願景、實現可持續未來增添力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