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3 mins

什麼是碳抵消?碳補償無助應對,甚至加劇氣候變化?

作者: 綠色和平

當氣候危機敲響喪鐘,能源企業渴望業務一切如常,拒絕淘汰化石燃料,卻要滿足不容拖延的減排訴求,「又要威又要戴頭盔」,唯有另起爐灶推動碳抵消(carbon offset,相近詞彙包括碳補償、碳交易)──透過大規模植樹、購買二氧化碳排放權等,意圖抵消自身溫室氣體排放,同時以綠色企業自居,更衍生出2030年市值高達500億美元的交易市場。

聯合國氣候峰會(COP26)即將落幕,綠色和平聯同原住民及氣候行動者把握時機,直斥碳抵消純屬減排假方案,耽誤應對全球暖化步伐,並促請各地領袖在最終協議文本承諾淘汰化石能源。

國際綠色和平總幹事Jennifer Morgan(黑衣者)與環保團體代表手持標語,批評工作小組推銷「碳抵消」猶如一場詐騙。 © Greenpeace
國際綠色和平總幹事Jennifer Morgan(黑衣者)與環保團體代表手持標語,批評工作小組推銷「碳抵消」猶如一場詐騙。 © Greenpeace

碳抵消定義與例子

簡單而言,碳抵消是指透過支持或資助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項目,以彌補日常活動產生的碳排放對氣候變化的影響,經常與未經實證的碳捕捉與封存技術(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標榜為毋須減排就能實現「淨零碳排」(net zero)的靈丹妙藥。

普羅大眾最常接觸的,可能是旅客計算乘搭飛機的碳足跡後,支持植樹或保育森林等碳補償計劃;而在政府、企業層面,則會延伸至投資可再生能源項目,甚至把碳排放視為交易商品,在市場購買配額。

碳抵消4大問題

碳抵消4大問題:
1 排碳、儲碳非等價交換
2 拯救氣候時間不等人
3 碳抵消效能欠保證
4 外判責任至發展中國家

保育森林與推動可再生能源,本身絕對值得支持。問題在於本末倒置:能源企業為一己私利,拒絕以盡快淘汰化石燃料為前提,反以「金錢解決一切問題」的態度推卸減排責任,無視《巴黎協定》控制升溫於1.5°C的全球共識,犧牲民眾利益與生態環境:

1 排碳、儲碳非等價交換

化石燃料一經消耗,釋出的二氧化碳就會殘留大氣千百年之久;即使森林、海洋有助儲碳,最終仍會隨自然循環、甚至森林大火與深海採礦等人為破壞而加快釋出。唯有加速淘汰化石燃料,才能真正減少碳排放

拯救氣候時間倒數中,亦非遊戲一場:十萬人在COP26主辦城市格拉斯哥出席氣候遊行,促請各地領袖立即行動。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拯救氣候時間倒數中,亦非遊戲一場:十萬人在COP26主辦城市格拉斯哥出席氣候遊行,促請各地領袖立即行動。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2 拯救氣候時間不等人

聯合國IPCC權威科學報告早前發佈氣候危機「紅色警報」,明言全球需要立即行動。不過,碳抵消方案往往需時見效:以植樹為例,一棵樹最少須20年生長,才能兌現所承諾的儲碳量;而淘汰化石燃料,是我們現在可以且必須實現的目標

3 碳抵消效能欠保證

碳抵消機制缺乏標準與透明度,存在大量灰色地帶,變相減碳效果成疑:例如美國加州的碳抵消計劃最少有29%項目高估減碳效能[1];而綠色和平調查研究平台UNEARTHED上月調查亦指出,蜆殼石油在英國油站推銷的「碳中和駕駛」名不副實[2]

小心「漂綠」:綠色和平盧森堡辦公室行動者促請當地社會保障基金管理部門停止投資化石燃料,以免成為企業以公關手段渲染偽環保訊息的幫兇。 © Sara Poza Alvarez / Greenpeace
小心「漂綠」:綠色和平盧森堡辦公室行動者促請當地社會保障基金管理部門停止投資化石燃料,以免成為企業以公關手段渲染偽環保訊息的幫兇。 © Sara Poza Alvarez / Greenpeace

4 外判責任至發展中國家

擁有更多資本的跨國巨企與富裕國家,更容易透過交易機制維持現狀甚至增加碳排放,甚至利用「漂綠」(Greenwashing)手段搏取公關掌聲;而植林、發電場等項目則遷移至發展中國家,當地農民、原住民首當其衝失去土地與生計

延伸閱讀:什麼是漂綠?從石油、航班到牛扒 4個減碳排放失實案例

守護氣候行動急需你支持!

氣候告急已成現實,綠色和平致力倡議節能減排,推動全球領袖制定、實踐減碳目標,將升溫控制至1.5°C內!

捐款支持

「碳抵消是騙局!」綠色和平COP26行動

COP26期間,會場內外均有多個周邊活動同步進行,其中獲SHELL及BP等石油企業贊助、打着「大幅擴張碳抵消」旗號的工作小組11月3日舉辦活動,國際綠色和平總幹事Jennifer Morgan場內聯同環保團體代表,高舉「你的委員會是一場騙局(YOUR TASKFORCE IS A SCAM)」標語示威;氣候行動者Greta Thunberg(通貝里)亦離場抗議,並在twitter發帖指「不要漂綠行為」[3]。會場外則有來自世界各地的20位原住民領袖手持報章廣告,發出「碳抵消正在摧毀我們」呼救。

Jennifer Morgan以節食者繼續「自肥」、同時支付他人減磅的比喻,解釋碳抵消不公義之處:「我們能否控制全球升溫於1.5°C,或許仍是未知之數,但大幅擴張碳抵消市場規模,肯定會導向失敗。碳抵消阻礙減排野心,並為污染者『開路』,毋須真正、具體、及時減少碳排放。」

原住民領袖在COP26會場外講述自身故事,呼籲公眾關注碳抵消措施如何影響生態環境。 © Bianka Csenki
原住民領袖在COP26會場外講述自身故事,呼籲公眾關注碳抵消措施如何影響生態環境。 © Bianka Csenki

展望COP26完結在即,綠色和平重點訴求之一是拒絕啟動碳抵消措施,不應向富裕國家與企業開出「免費污染通行證」,同時把淘汰化石燃料納入最終協議文本。

而氣候行動亦不會止步於此,我們將繼續推動能源轉型可行方案(各地關閉燃煤電廠石油公司減產化石燃料),揭露能源企業的環境罪行,以直接行動、法律訴訟等途徑捍衛氣候公義,對症下藥應對氣候危機,守護你我與下一代的未來。

綠色和平泰國辦公室協助當地7間醫院安裝太陽能發電設施,身體力行推動能源改革。 © Greenpeace / Arnaud Vittet
綠色和平泰國辦公室協助當地7間醫院安裝太陽能發電設施,身體力行推動能源改革。 © Greenpeace / Arnaud Vittet

[1]California program overestimates climate benefits of forest offsets - study ; Reuters
[2]Doubts over Shell's 'drive carbon neutral' claim ; Unearthed
[3]@GretaThunberg ;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