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8 mins

2022 糧食危機通識,拆解糧食短缺問題的迷思

作者: 綠色和平

糧食議題持續佔據世界新聞重點,俄烏衝突觸發糧食危機,糧食價格飆升,早前印度實施穀物出口禁令,爆發糧食短缺問題討論;國際衝突並非「糧食危機 2022」的唯一原因,但到底氣候危機、環境公義如何影響全球「糧食安全」?糧食危機的現況和影響下,我們會否要面對「糧食短缺」?有解決方法嗎?糧食危機通識,與你拆解糧食問題當中的迷思,再深思我們是否無計可施?

「糧食危機」、「糧食短缺」等是近半年國際新聞的關鍵字,大量資訊集中俄烏衝突的效應,糧食供應鏈緊張;同時,世界各地糧食價格攀升,不少國家限制糧食出口,5 月印度實施穀物出口禁令最為矚目;及至近日烏克蘭糧食出口出現轉機,國際媒體焦點重回非洲飢餓問題。凡此種種,關乎到「糧食安全」的議題,你有多少認識?

糧食產區遭遇極端天氣,構成糧食價格上漲;多少次東南亞風災影響大米收成,我們要挨米貴?你還記得,COVID-19 新冠疫情爆發初期,大家熱論疫情對國際供應鏈的影響,威脅環球糧食短缺?氣候危機、環境公義均牽連到糧食供應,與糧食安全原來息息相關。關於糧食的種種,請與我們一起「停一停,諗一諗」。

小麥與粟米、稻米是三大主要穀物,近期的「糧食危機」的討論比較集中小麥的生產與出口。© Ulrich Baatz / Greenpeace
小麥與粟米、稻米是三大主要穀物,近期的「糧食危機」的討論比較集中小麥的生產與出口。© Ulrich Baatz / Greenpeace

問:俄烏衝突導致糧食短缺?
答:局部地區受直接影響,令當地百上加斤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早前表示,3 月份的食品價格指數 [1] 上漲了 12.6%,是 1990 年成立以來的最高水平。俄烏衝突影響到當地農業生產及出口,對於倚重俄烏小麥和穀物出口的中東和北非地區帶來糧食風險,也帶動食品和化肥價格飆升,從而影響糧食安全(按:請繼續閱讀,下文會讓你知道更多關於糧食安全)。

俄羅斯和烏克蘭是世界上兩大糧食出口地,佔全球小麥貿易 30% 以上、大麥 32%、粟米 17%,還有葵花籽油、種子和動物飼料一半以上。其中烏克蘭 40% 小麥和粟米,出口到中東和北非地區。持續的衝突擾亂了穀物和油籽的供應鏈,提高了食品價格,預計將大幅提高農業國內生產成本。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 [2],2020 年中東和北非在世界嚴重糧食不安全人口中的比例為 20%,儘管該地區僅佔世界人口的 6%。中東和北非是遭遇全球最不公的地區之一,數百萬人生活在極度貧困之中,所以食品價格的分毫上漲都可帶來毀滅性影響。

問:我們有糧食短缺問題?
答:環球糧食產量上升,關鍵在糧食分配不均

饑餓問題,一直存在於人類歷史,而現實的醜惡在於,人類出產的食物比食用的多,地球卻同時有千百萬人陷於饑餓和營養不均的危難中。到底問題出在哪?我們該如何解決?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數據 [3],2000 年至 2020 年間,主要農作物(主要是甘蔗、玉米、小麥和水稻)的產量增長了 52%,2019 年達到創紀錄的 93 億噸。

然而,根據 FAO 另一份報告《2021 年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4] 估計,2020 年全球共有 7.2 億 至 8.11 億人口面臨飢餓。飢餓人數比 2019 年增加雨逾億。而全世界食物不足人口,半數以上生活在亞洲(4.18 億),三分之一以上生活在非洲(2.82 億)。

2020 年,幾乎所有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都受到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影響,食物不足人數的增幅是過去 20 年最高增幅的 5 倍以上。當這些國家同時受到氣候相關災害、衝突的影響時,糧食不足情況就變本加厲。非洲食物不足的升幅最大,其次是亞洲。

2019 年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攝得位於西班牙 Caparroso 附近的奶牛場情況。 小牛被分配到多排細小的空間,動物無法轉身,也無法與母牛接觸。 © Tania Garnica / Greenpeace
2019 年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攝得位於西班牙 Caparroso 附近的奶牛場情況。 小牛被分配到多排細小的空間,動物無法轉身,也無法與母牛接觸。 © Tania Garnica / Greenpeace

問:糧食安全是什麽?
答:俗語話:人人有飯開

1996 年,世界糧食安全首腦會議(World Food Summit)[5] 指出:「當所有人、任何時候,可以實際地和透過經濟渠道獲取充足、安全和富營養的食物,以滿足維持活躍和健康生活的飲食需要和選擇,糧食安全(food security)便存在。(Food security exists when all people, at all times, have physical and economic access to sufficient, safe and nutritious food that meets their dietary needs and food preferences for an active and healthy life.)」

問:國際衝突造成糧食安全問題?
答:是其中因素,而氣候變化令糧食不安全愈趨嚴重

氣候危機帶來更多更熱的白天和晚上,加上極端水災和旱災,導致農產下降糧食運輸受阻,也令主糧的營養受損。今年印度正正因為氣候變化加劇高溫,5 月嚴峻熱浪令印度部分地區的小麥作物枯萎,印度官員為保障國內供應,於是禁止小麥出口,然後還限制了甘蔗的出口。

聯合國 IPCC 報告顯示 [6],全球有約 33 至 36 億人生活在氣候危機高風險的環境。氣候脆弱的國家和地區遍佈西非、中非、東非、南亞、中南美洲、海島國家、北極地區等。上文提到中東和北非地區,撇除此刻國際局勢及糧食緊張之影響,當地居民日常一直面對氣候變化對糧食和水安全的脅逼;他們飽受環境壓力,包括水資源短缺、空氣污染和廢物管理不善,以及土壤肥力、生物多樣性和海洋生物的喪失,嚴重打擊他們依靠本地資源解決糧食問題的能力。

2020 年綠色和平實地考察非洲的糧食系統。Stella Muthama 是非洲肯亞一位生態農夫,她正運用太陽能水泵灌溉種植菠菜。當地農民以生態種植,提高他們建立抵禦和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 Greenpeace / Paul Basweti
2020 年綠色和平實地考察非洲的糧食系統。Stella Muthama 是非洲肯亞一位生態農夫,她正運用太陽能水泵灌溉種植菠菜。當地農民以生態種植,提高他們建立抵禦和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 Greenpeace / Paul Basweti

守護氣候行動急需你支持!

氣候告急已成現實,綠色和平致力倡議節能減排,推動全球領袖制定、實踐減碳目標,將升溫控制至1.5°C內!

捐款支持

問:我們的糧食系統問題在哪裏?
答:企業貪婪,造成環境和氣候不公義,根本破壞糧食安全

現代全球糧食系統由少數大企業主宰,他們的惡行包括破壞大片完整的森林(還有海洋和其他自然棲息地)來生產「糧食」,但當中許多的農作物,主要用於餵飼動物、製造生物燃料。森林一旦受破壞,就會造成生態系統中巨大的不平衡,危害植物、昆蟲(牠們是糧食生產的關鍵)的存活,並影響降雨模式。貪婪企業播下種種惡果: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破損、原住民和本土社區種種苦難,乃至飢餓、疾病等等。

2022 年 6 月,綠色和平行動者到柏林的聯邦政府交通部表達訴求,182 袋 25 公斤的小麥代表德國每分鐘用於燃料的穀物量。行動者手持標語寫著:「製造食物,不是燃料!」。 © Paul Lovis Wagner / Greenpeace
2022 年 6 月,綠色和平行動者到柏林的聯邦政府交通部表達訴求,182 袋 25 公斤的小麥代表德國每分鐘用於燃料的穀物量。行動者手持標語寫著:「製造食物,不是燃料!」。
© Paul Lovis Wagner / Greenpeace

全球糧食系統千瘡百孔,源於富裕地區不可持續的飲食和消費習慣糧食生產極度失衡(包括種類及產量),過度使用化學農藥導致土壤健康下降,並牽連生物多樣性喪失氣候危機。俄烏局勢,跟 COVID-19 疫情,凸顯了當前糧食系統的脆弱,我們過度依賴全球商品貿易工業化的農業生產。工業化農業和大宗商品貿易的經營方式,導致市場投機 [7]、需求供應的陳述錯亂,為的是幫助大型企業賺取更多利潤,所作所為均違背人類和地球的需要。

問:我們有足夠糧食嗎?
答:有。

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全球生產的食糧足夠養活全人類,只要糧食平均分配 [8]。此外,聯合國最近的報告指出 [9],我們的糧食系統造成了 80% 的森林砍伐、29% 的溫室氣體排放和主要份額的生物多樣性喪失。故此,我們沒有理由再破壞更多自然環境以供糧食生產,必須確保現有的森林、生物群落(biomes)、稀樹草原(savannahs)和其他珍貴的生態系統免受工業化農業的破壞。

2013 年綠色和平團隊於印尼偵測到當時新近遭棕櫚企業破壞的西巴布亞原始森林。 © Ardiles Rante / Greenpeace
2013 年綠色和平團隊於印尼偵測到當時新近遭棕櫚企業破壞的西巴布亞原始森林。 © Ardiles Rante / Greenpeace

問:如何拒絕糧食系統繼續敗壞?
答:重頭思考我們要吃什麽、如何耕種

當今糧食的不安全,說明我們的糧食系統必須改革,必須多元而非單一、須本土生產而非倚重入口,須顧全可持續發展,要向人類與地球的健康負責。糧食系統要可持續發展,必須以糧食主權(food sovereignty)生態農業(ecological farming) 為本。譬如在約旦,社區人士將城市中的閑置土地改為種植小麥的農地,收成用來做麵包,令社區自給自足 [10];而在黎巴嫩一些深受 Covid-19 打擊的社區組織起來,推廣城市耕種 [11] 和社區花園 [12]

我們需要強大有力的政策框架,確保糧食生產是以人為本,而不是為養活工業化農業養殖的動物和給汽車提供能源。 各國政府和國際金融機構需要規範商品期貨市場和投機交易,以消除人為的供應和需求的缺口。 政府需要向食品生產商和貿易公司所得暴利徵收重稅,用以投資生態農業,支助小農戶和提供技術支持。

我們要將權力交還給各國政府和人民,實現食品生產和消費本地化。我們要確保發展中地區可公平地取得種子、土地、農具等資源。各國政府制定公共政策時,須以建立長期復原力為目標,加強本地社區的糧食主權。獲取食物的權利,與其他基本人權,包括生存與健康息息相關。

綠色和平紐西蘭辦公室團隊曾到訪北島內皮爾一家有機咖啡室Hapī,其營運重點之一是尊重毛里人的糧食主權。© Greenpeace / Ben Sarten
綠色和平紐西蘭辦公室團隊曾到訪北島內皮爾一家有機咖啡室Hapī,其營運重點之一是尊重毛里人的糧食主權。© Greenpeace / Ben Sarten

問:關於糧食問題,綠色和平有何倡議?
答:綠色和平對抗破損的制度,保護環境和氣候,建立可持續發展的未來包括我們的糧食系統

綠色和平一直守護環境,以你我與地球的綠色未來為目標,以確保我們與下一代擁有乾淨的空氣和水源、穩定的氣候和無毒及富營養的食物。

我們以科學研究實地考察動員群眾揭露今天失衡的糧食系統,源於肆意破壞環境、剝奪原住民土地權益的政府或企業;多年來,綠色和平一直與亞馬遜原住民同行,無論在國內和國際間爭取他們生存和土地的權利;支持西非的漁民對抗工業漁業以及石油企業的逼害,最近,並支持肯亞的小農戶 [13],反對當地政府限制交換及出售原住民的種子,守護原住民的權利,同時對抗生物多樣性流失。與此同時,綠色和平一直推廣可持續發展的生活模式,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鼓勵多菜少肉、支持共享和簡單生活的模式。

巴西簡稱 MATOPIBA 的跨州份地區,佈滿農業綜合企業的足印,集中種植出口的大豆和粟米,大幅度砍伐珍貴生境塞拉多稀樹草原(Cerrado),嚴重威脅當地傳統社區和天然資源。綠色和平研究指出此種生產模式沒有為當地和全球創造出均衡的財富,反而倒行逆施。© Marizilda Cruppe / Greenpeace
巴西簡稱 MATOPIBA 的跨州份地區,佈滿農業綜合企業的足印,集中種植出口的大豆和粟米,大幅度砍伐珍貴生境塞拉多稀樹草原(Cerrado),嚴重威脅當地傳統社區和天然資源。綠色和平研究指出此種生產模式沒有為當地和全球創造出均衡的財富,反而倒行逆施。© Marizilda Cruppe / Greenpeace

問:關於糧食問題,我可以做什麽?
答:從自己做起

我們必須從個人生活層面改變,著重選取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食材,順從不時不食、盡量食用本地農產。你可以從簡單的事情開始,將有關糧食公義的資訊與親朋分享,跟著,可以從自己食物選擇做起,包括多菜少肉;向摧毀生態系統、有損環境公義企業的產品說不;選用本地漁農業產品,以行動支持本地有機和生態農業;甚至進一步積極支持本地農業和可持續發展的政策。

守護糧食公義,可從個人飲食習慣開始,選取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食材、不時不食、多菜少肉、盡量食用本地農產。© Caner Ozkan / Greenpeace
守護糧食公義,可從個人飲食習慣開始,選取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食材、不時不食、多菜少肉、盡量食用本地農產。© Caner Ozkan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
備註:

[1]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FAO)Food Price Index

[2] 世界銀行 (The World Bank) "MENA Has a Food Security Problem, But There Are Ways to Address It"

[3] FAO《Agricultural production statistics 2000 - 2020》報告

[4] FAO《2021年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報告

[5] FAO Food Policy Brief

[6] 綠色和平《5大重點看聯合國IPCC最新報告:氣候衝擊、適應與脆弱度

[7] The Wire "Betting on Hunger': Market Speculation Is Contributing to Global Food Insecurity"

[8] FAO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9] Carbon Brief "UN land report: Five key takeaways for climate change, food systems and nature loss"

[10] Aljazeera "Wheat blessing: Jordan’s grassroot movement for food sovereignty"

[11] The Urban Activists "Becoming an urban gardener to deal with the food crisis in Beirut"

[12] huairou.org “Grassroots-led Kitchen Gardens: Building Community Resilience to Covid-19 and Climate Change

[13] 綠色和平 “Farmers fight for the right to use Indigenous seeds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