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3 mins

航空業環保起飛!荷蘭史基浦機場削航班上限創減排先例

作者: 綠色和平

要衡量一個機場是否國際航空樞紐,傳統指標離不開客運量與升降班次,增加跑道、發展基建似乎勢在必行,為什麼荷蘭史基浦機場(Schiphol)此時「反其道而行」,宣佈削減 2023 年航班上限?

經綠色和平聯同當地居民及公民團體多年爭取,荷蘭交通部長上月底公佈有關決定,形容此舉有助減少噪音、空氣污染與碳排放,是「航空業應有的貢獻」。今次環保成果開創可持續發展先河,絕對值得你我引以為傲。

2020 年 5 月,綠色和平行動者踩單車進入史基浦機場,於一架荷蘭皇家航空客機前展示標語,促請當局在規模達數十億歐元的紓困方案,針對高碳排企業納入環保條款,避免進一步深陷氣候危機。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2020 年 5 月,綠色和平行動者踩單車進入史基浦機場,於一架荷蘭皇家航空客機前展示標語,促請當局在規模達數十億歐元的紓困方案,針對高碳排企業納入環保條款,避免進一步深陷氣候危機。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歐洲第三大機場削 12% 班機 減噪音、空氣污染

史基浦機場位於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以客運量計算屬歐洲第三大機場,僅次於英國希斯路及法國戴高樂機場。今次削減航班上限決定,正值歐美各國夏季湧現「報復式旅遊」,導致史基浦機場因人手短缺而將每日客運量減少 16%,本來只是權宜之計,但當中不少直航倫敦、巴黎、布魯塞爾等地的短途航班,論效率其實不比鐵路優勝,偏偏航空公司以各種漂綠( Greenwashing )手段遊說旅客「但要走總要飛」,卻漠視排放大量溫室氣體的環境成本。

2019 年 12 月,綠色和平於史基浦機場發起 Protestival 靜坐行動,促請機場管理層盡快制訂氣候計劃,並減低影響當地居民的噪音及空氣污染。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2019 年 12 月,綠色和平於史基浦機場發起 Protestival 靜坐行動,促請機場管理層盡快制訂氣候計劃,並減低影響當地居民的噪音及空氣污染。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今年 6 月 24 日,荷蘭交通部長 Mark Harbers 宣佈史基浦機場將於 2023 年底削減航班上限,由疫情前的 50 萬架下降 12% 至 44 萬架(大約回復至 2014 年水平),以符合相關噪音管制,同時邁進全國減少二氧化碳、氮氧化物及微細懸浮粒子等污染物排放的目標。

綠色和平荷蘭辦公室的航空專家 Dewi Zloch 指出,史基浦機場過往一直無視各種環境規例「如常」營運,形容今次政策修訂為歷史創舉:「我們的自然環境、健康與氣候,均急須全球削減航班數目。如今史基浦機場有條件作進一步規劃,落實《巴黎協定》。」

守護氣候行動急需你支持!

氣候告急已成現實,綠色和平致力倡議節能減排,推動全球領袖制定、實踐減碳目標,將升溫控制至1.5°C內!

捐款支持

拒盲目追求發展 平衡環境與經濟

自 2018 年起,綠色和平聯同當地居民及公民團體,從微觀噪音污染到宏觀氣候危機議題,促請史基浦機場承擔更大環保責任,其中 2019 年於機場內發起一連兩日 Protestival 靜坐行動,數以百計行動者及市民響應參與,雖被當地市長及警方強行中止,惟省級法院今年裁定和平示威的權利理應受到保障。

「金錢買不到健康」的老生常談,同樣適用於地球環境── 2022 年 6 月 19 日,數以千計民眾參與荷蘭鹿特丹的氣候遊行,表達制訂更進取氣候政策的訴求。 © Bart Hoogveld / Greenpeace
「金錢買不到健康」的老生常談,同樣適用於地球環境── 2022 年 6 月 19 日,數以千計民眾參與荷蘭鹿特丹的氣候遊行,表達制訂更進取氣候政策的訴求。 © Bart Hoogveld / Greenpeace

2020 年,正值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初,綠色和平關注各地「綠色復甦」(Green Recovery)的刺激經濟政策,促請荷蘭政府撥款支援荷蘭皇家航空(KLM,其碳排放超出國內最大燃煤電廠)等企業時納入減排條款;隨着民眾愈加關注環境與經濟之間的平衡,而非盲目追求發展,改變終告成真。

根據國際綠能運輸理事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Clean Transportation, ICCT)研究,航空業要為控制全球升溫於攝氏兩度的目標「做好本份」,不能單靠轉用氫能或生物燃料,必須限制航班數目。而綠色和平未來亦會持續倡議航空業停止錯誤倚重「碳抵消」等漂綠方案,向可持續未來真正啟航。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