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清潔、健康環境屬基本人權」聯合國決議的作用?全球氣候訴訟添勝算?

作者: 綠色和平

2022 年 7 月 28 日,聯合國大會以 161 票贊成、8 票棄權通過決議案,歷史性承認「享有清潔、健康和可持續環境是一項普遍人權」1。雖然有關決議不具法律約束力,卻為全球氣候訴訟(climate litigation,指入稟各地及國際法院,要求保護環境不力甚至直接破壞自然生態的政府、企業,就氣候變化承擔責任)增添舉證理據,伸張氣候正義(climate justice)。

就逼切氣候問題「打官司」,近年成為民間另闢蹊徑尋求氣候公義的新浪潮,綠色和平亦在世界各地聯同環境行動者訴諸法庭,向破壞地球與人民福祉的污染者追究應有責任。

聯合國談「環境問題」50 年簡史

1972 年,首屆聯合國環境會議假瑞典斯德哥爾摩召開,會後發表的《斯德哥爾摩宣言》,首次確立「環境問題」為國際關切的重要議題之一;時至 40 年後,聯合國 2012 年首次委聘獨立專家出任「聯合國人權和環境問題特別報告員」一職。

而經過綠色和平等環保與公民團體、各地原住民及氣候脆弱社群多年倡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去年 10 月承認「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聯合國大會繼而於不足一年內通過相關決議。

菲律賓人權委員會今年 5 月發表終極報告,裁定全球 47 間「碳排大戶」隱瞞旗下產品對環境與氣候的重大危害。 © Jilson Tiu / Greenpeace
菲律賓人權委員會今年 5 月發表終極報告,裁定全球 47 間「碳排大戶」隱瞞旗下產品對環境與氣候的重大危害。 © Jilson Tiu / Greenpeace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及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均歡迎通過決議,並期望各國履行承諾及採取緊急行動,應對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喪失和污染的「三重全球危機」2

5 宗綠色和平氣候訴訟案例 伸張環境正義

雖然「無約束力決議」意味各國沒有遵守的法律義務,但據國際綠色和平法律專家團隊分析,聯合國這次決議有望成為民間訴諸氣候訴訟尋求環境公義的強心針,並賦權法院更穩固的立足點捍衛環境人權。而每宗已完成或即將審議的案例,皆能進一步鞏固守護環境一方的核心論證:人們與未來後代享有健康與安全環境的權利,對於生命權(以及日後成立家庭)屬不可或缺,因此必須得到政府保障、不容企業侵犯3

去年 2 月,巴黎法院裁定綠色和平法國辦公室等民間團體一方勝訴,法國政府須加強行動應對氣候危機。 © Emeric Fohlen / L'Affaire du Siècle
去年 2 月,巴黎法院裁定綠色和平法國辦公室等民間團體一方勝訴,法國政府須加強行動應對氣候危機。 © Emeric Fohlen / L'Affaire du Siècle

事實上,根據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研究, 2015 年以來全球已發起超過 2,000 宗氣候訴訟;而有關法律途徑,亦獲得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認同有效影響「氣候治理的效果與野心」4

過去兩年,綠色和平與全球環境守護者先後喜迎荷蘭石油企業 SHELL 遭頒令必須減排德國強化《氣候保護法》法國環保「世紀訴訟」勝訴菲律賓就奪命颱風「海燕」向碳排大戶問責等裁決伸張氣候公義。以下 5 宗綠色和平各地辦公室參與推動的氣候訴訟剛完成或尚在審理中,期望能辯明真相,促使破壞環境的政府、企業承擔責任:

綠色和平與挪威年輕氣候行動者堅持 6 載,力爭煞停北極鑽油,捍衛民眾享有健康與安全環境的權利。 © Johanna Hanno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與挪威年輕氣候行動者堅持 6 載,力爭煞停北極鑽油,捍衛民眾享有健康與安全環境的權利。 © Johanna Hanno / Greenpeace

1 聲援年輕人 控挪威政府放任北極鑽油

北極暖化速度遠超全球平均值,以斯瓦爾巴島(Svalbard)北部為例,過去 20 年升溫幅度竟高達 5.4°C,挪威政府卻漠視氣候危機, 2016 年更向多間石油企業批出巴倫支海(Barents Sea)的開採油田牌照。

經 3 次本地訴訟無果,綠色和平北歐辦公室聯同挪威地球之友及 6 位年輕氣候行動者,去年 6 月入稟歐洲人權法院,控告挪威政府侵犯民眾享有健康與安全環境的權利;案件年初獲介定為具「影響意義」(impact case),今年 6 月提交最新陳詞,促請法庭撤銷挪威當局新批出的鑽油許可。

截至去年秋天,瑞士年長婦女氣候保護協會已累積超過 1,900 位 65歲或以上婦女會員,共同為氣候發聲。 © Greenpeace / Piero Good
截至去年秋天,瑞士年長婦女氣候保護協會已累積超過 1,900 位 65歲或以上婦女會員,共同為氣候發聲。 © Greenpeace / Piero Good

2 瑞士銀髮族 訴當局保護氣候不力

另一宗正於歐洲人權法院審理的氣候訴訟,是由綠色和平支援一群瑞士「銀髮族」組成的年長婦女氣候保護協會(KlimaSeniorinnen),控告瑞士政府的氣候政策和緩解措施不足。今年 4 月,歐洲人權法院宣佈大法庭(Grand Chamber)受理案件,意味多位法官同意訴訟關乎詮釋《歐洲人權公約》的重大爭議,並會召開公聽會,更可能成為首宗歐洲人權法院頒佈裁決的氣候訴訟。

守護氣候行動急需你支持!

氣候告急已成現實,綠色和平致力倡議節能減排,推動全球領袖制定、實踐減碳目標,將升溫控制至1.5°C內!

捐款支持
有當地大學研究指出,阿根廷海的離岸石油勘探工程,無可避免會釀成漏油災難。 © Gabriel Bulacio / Greenpeace
有當地大學研究指出,阿根廷海的離岸石油勘探工程,無可避免會釀成漏油災難。 © Gabriel Bulacio / Greenpeace

3 阿根廷緊急入稟 煞停離岸爆破工程

阿根廷環境部門去年漠視漏油風險,向 Equinor 等石油企業於阿根廷海的離岸爆破衝擊(seismic blasting)計劃「開綠燈」,嚴重衝擊海洋生態以至沿岸居民生計。綠色和平阿根廷辦公室緊急入稟法庭阻擋工程進行,經歷多番上訴等法律程序,當地法院今年 7 月裁定石油企業必須遵守嚴謹環境評估等一系列要求才能動工,為南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s)等珍貴物種的家園力挽狂瀾。

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與當地漁民及沿岸居民合作,力拒石油企業來犯,守護鯨魚、海豚的重要棲息地。© Greenpeace
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與當地漁民及沿岸居民合作,力拒石油企業來犯,守護鯨魚、海豚的重要棲息地。© Greenpeace

4 南非法庭拉鋸戰 力拒 Shell 破壞鯨豚樂園

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團隊與南非民眾去年底入稟當地法院,成功暫緩蜆殼石油(Shell)於鯨魚、海豚的重要棲息地「狂野海岸」(Wild Coast),展開石油與天然氣勘探程序。面對 Shell 一方的上訴聆訊剛於今年 6 月結束,綠色和平靜候裁決的同時,繼續與超過 85,000 位聯署民眾連成一線,守護海洋。

德國農民 Ulf Allhoff-Cramer(左)與氣候行動者 Clara Mayer (右)入稟法院,要求福士汽車承擔氣候責任,加速減排。 © Insa Hagemann / Greenpeace
德國農民 Ulf Allhoff-Cramer(左)與氣候行動者 Clara Mayer (右)入稟法院,要求福士汽車承擔氣候責任,加速減排。 © Insa Hagemann / Greenpeace

5 極端天氣致失收 德國農民狀告福士汽車

氣候變化與糧食危機息息相關──德國有機農夫 Ulf Allhoff-Cramer 的農地與鄰近森林,近年輪流受極端暴雨及乾旱衝擊,導致農作物失收;而作為全球第二大車廠,福士汽車(Volkswagen)淘汰燃油車的進展持續「嘆慢板」,碳排放持續高企。

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支援 Ulf 與年輕氣候行動者 Clara Mayer 入稟地方法院,要求福士汽車提早於 2030 年淘汰燃油車,並將碳足印大幅減少 65%(比較 2018 年水平)。案件今年 5 月完成首次聆訊,已排期 9 月再審。


除了氣候訴訟,綠色和平繼續無間斷推展各項拯救氣候的工作,包括揭露企業粉飾高碳排放營商模式的漂綠(Greenwashing)行為,以科學實證監測世界各地極端天氣,同時於東亞地區推動汽車企業加快淘汰燃油車以達成減排目標,以及在本地促請政府加快發展可再生能源,落實《香港氣候行動藍圖 2050 》,凝聚全球力量應對氣候危機,守護你我共享的地球家園。

1,2聯合國大會宣佈獲得清潔健康的環境是一項普遍人權;聯合國新聞
3The UN officially recognised the right to a healthy environment. Here's what that means. ; Greenpeace International
4Global trends in climate change litigation: 2022 snapshot;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