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s

哀墨西哥蝴蝶專家遇害,願氣候公義與和平

作者: 綠色和平

在氣候變化的前綫,環保主義行動者竟然因守護生態、守護森林的使命而喪命。我們為近日墨西哥兩位帝王斑蝶守護者Homero Gómez 和 Raúl Hernández遇害而哀悼,對環保前綫人士在自己的國土遭暴力迫害予以譴責。讓我們一起為氣候公義呐喊!

BBC 新聞截圖:第二位帝王斑蝶前綫守護者發現身亡(圖出自AFP)
BBC 新聞截圖:第二位帝王斑蝶前綫守護者發現身亡(圖出自AFP)

在氣候變化的前綫,環境主義人士、環保行動者竟然因堅守守護地球的使命而喪命。我們為帝王斑蝶守護者Homero Gómez 和 Raúl Hernández遇害而哀悼,對環保前綫人士在自己的國土遭暴力迫害予以譴責。

不足一星期,墨西哥的蝴蝶保育區傳來兩位前綫人士身亡的噩耗。 Raúl Hernández的屍體,2月初在他失蹤後數天被發現 [1],令人悲憤交集的是,知名蝴蝶保育專家 Homero Gómez 的葬禮才剛舉行,他在1月中離奇失蹤,到1月底遺體被發現。他們的逝世,令人非常困擾,環保運動的前綫者「被消失」似成趨勢。

兩位保育義士皆在墨西哥的冬候帝王斑蝶區擔綱角色:Gómez 在去年11月開發及管理一個蝴蝶保護區,是他為制止該地區非法伐木的策略舉動;Hernández 則是當地的蝴蝶生態導賞員。兩位環保義士同是墨西哥米卻肯州(Michoacan)的鄉里, 該地乃墨西哥最大的帝王斑蝶保育區。

數以百萬計斑斕的帝王斑蝶,每年都會從加拿大捲起浩瀚的「橙黑風暴」,飛越2000英里前赴墨西哥渡冬。這種大自然史詩式季候遷徙行動,因為氣候變化帶來的天氣變數和棲息地的改變,面臨新挑戰。

但是,無論對自然保護區,還有世界上最大的蝴蝶遷徙,最大的威脅卻來自非法伐木業。

帝王斑蝶面臨的威脅包括氣候變化、人為干擾等,還有非法伐木。 ©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帝王斑蝶面臨的威脅包括氣候變化、人為干擾等,還有非法伐木。 ©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環境保育前綫行動者反對非法伐木業,經過長期抗爭,終於去年見證成果,米卻肯州蝴蝶保育區周圍的伐木活動減少[2],可惜伐木許可證制度貪腐,依然困擾當地。捍衛保育區領土、自然資源和生物多樣性,令到環保前綫人士遭受「環保懦夫」施展迫害和恐嚇,最終犧牲。

對全球環保主義者、環保前綫人士而言,針對性殺戮是嚴峻而黑色的現實。 拉丁美洲近期甚至每周發生,就在尼加拉瓜,2月3日發生6名原住民在生物圈保育區遭暗殺[3]。

應對氣候變化,包括要維護氣候公義!2019年9月墨西哥的氣候遊行。© Ilse Huesca Vargas / Greenpeace
應對氣候變化,包括要維護氣候公義!2019年9月墨西哥的氣候遊行。© Ilse Huesca Vargas / Greenpeace

我們不能容許此情況繼續下去,此刻,大家不得不承認,全球環保行動者遭遇的風險與風險之間的不公:走在環保主義最前線的人,正在應對大家未來的威脅,同時更要面對當前切身的人身安全威脅。

兩位帝王斑蝶守護者的家人、朋友和戰鬥夥伴,我們會與你們一路同行,並為所有環保的同路人爭取公義與和平。

備註:

[1] BBC 新聞2月7日報導Raúl Hernández的死訊(英文)。

[2]墨西哥當地媒體2019年10月報導《帝王斑蝶保育區的非法伐木減少》(英文)。

[3]媒體報導《尼加拉瓜生物圈6名原住民領袖遭突襲遇害》(英文)。

[4]綠色和平墨西哥辦公室聲明 (西班牙文)

 

【生物多樣性小知識】:帝王斑蝶

科學家一直對帝王斑蝶着迷,牠們越冬飛越之路程,是昆蟲遷徙中最長的。研究人員發現,每年蝴蝶從北美飛往米卻肯州附近的同一區域時,依靠體内一個近似日光羅盤的機能導航。

帝王斑蝶©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帝王斑蝶© Dave Taylor / Greenpeace

帝王斑蝶是橙色並有明顯黑色翼脈,跟本地常見的虎斑蝶十分相似。

同樣是遷徙的斑蝶,本地主要的品種,是深啡色、翼面有金屬閃藍斑的藍點紫斑蝶,其餘數量較少的還有幻紫斑蝶、青斑蝶和虎斑蝶等11個品種。(資料來自專欄作者馬屎《最美的蝴蝶谷》)

香港的虎斑蝶與美洲的帝王斑蝶相似。© helen yip / Greenpeace
香港的虎斑蝶與美洲的帝王斑蝶相似。© helen yip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