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生活
4 mins

六歲童每日流鼻血 皆因空氣質素?

作者: 綠色和平
在灰曚曚的天空下,Lucas輕舔媽媽手中的糖果後笑逐顏開,然後乖乖的對著鏡頭微笑。六歲的他跟一般男孩無異,喜歡糖果、喜歡玩車、喜歡跑跑跳跳,更是網球高手。他嘴上雖掛著童稚的笑容,但開口說話其實配著沉厚的鼻音,因為他患有嚴重鼻敏感。

©Greenpeace

自三歲開始,Lucas媽媽Margret發現他睡覺時有很重的鼻鼾聲。鼻塞、流鼻水自此便一直與他結伴。更可怕的是嚴重鼻敏感亦導致他的鼻膜變薄,令他幾乎每日都會流鼻血。「他試過流鼻血超過一個小時也不能止血,結果要叫救護車,作為媽媽真的十分擔心。」Margret說。加上Lucas熱愛運動,萬一遇到撞擊,他便更容易流鼻血。

Margret現在每晚都會為兒子噴藥,但其實只是治標不治本。因為醫生指出,Lucas的病因很可能和空氣污染有關。他們的住所對著交通極為繁忙的行車天橋所以空氣質素極差。Margret指每日至少要抹窗三次「七點抹完一次,九點又會封滿黑色的麈,我們完全不敢開房間的窗。」奇怪的是,Lucas鼻塞和流鼻血情況亦在外遊期間就會消失。

參加空氣質素公民計劃

兒子患有嚴重鼻敏感,Margret都特別關注空氣污染問題。她帶同Lucas參加綠色和平的空氣質素公民科學計劃,希望藉此讓兒子了解每日所呼吸的空氣。「我們現在幫社會測試空氣,用數據告訴政府,現在的空氣真的好差,你要快點行動。」Margret拖著兒子到銅鑼灣及灣仔區安裝空氣樣本採樣器,對Lucas而言更是一場環保教育。

©Fung Pik Yee / Greenpeace

不只受害者,更是監察者

©Fung Pik Yee / Greenpeace

他們所參與的空氣質素公民科學計劃是綠色和平空氣污染項目本年度的重點部份,我們邀請市民到銅鑼灣/灣仔、油尖旺、深水埗、觀塘和馬鞍山的學校、路邊和公園等日常生活會經過的地方安裝採樣器,收集空氣樣本,讓他們由空氣污染的受害者成為監察者,了解當中的二氧化氮含量。

©Fung Pik Yee / Greenpeace

二氧化氮,本地問題

至於為甚麼我們會特別探討二氧化氮呢?中文大學有研究指出,本港空氣中的二氧化氮,有七成都是來自本地排放,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本地問題,政府有能力可以自行解決。然而,二氧化氮超標嚴重,去年16個空氣質素監測站之中,有9個錄得濃度年均值超標,其中位於銅鑼灣、中環及旺角3個路邊監測站錄得的水平更超標一倍。

© Greenpeace

路邊的汽車排放是二氧化氮的主要排放源之一,短期可能會減低呼吸系統的抵抗力、刺激眼睛、鼻、咽喉及呼吸道的黏膜;長遠甚至可能妨礙兒童肺部發育。而且二氧化氮會向下沉降,對於個子不高的小朋友影響更大。

為了加強保障市民的健康,政府必須處理空氣污染問題,特別是本地排放嚴重的二氧化氮,如制定針對車輛的排放措施包括減慢私家車增長速度和實行公共交通電動化等。

要推動政府改善空氣質素,需要你的支持👉https://act.greenpeace.org/page/4663/donate/1?campaign=airpol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