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7 mins

10個女攝影師故事,分享環境拍攝初心

作者: 綠色和平

為慶祝每年3月8日的國際婦女日,我們將焦點集中在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攝影師,讓她們親身述說自己對於生態和環境作出的努力。從記錄氣候變化、河道狀況,以至沉思什麼是土地的可持續發展,這些女性全部都具有同樣的熱情,渴望把自身對環境的關切之情向大家娓娓道來。

來自日本的攝影師Maki Hayashida

非法垃圾棄置場,背後卻是如詩如畫的風景。© Maki Hayashida
非法垃圾棄置場,背後卻是如詩如畫的風景。© Maki Hayashida

Maki Hayashida深信,必須找到人類與大自然和睦共處的方法,才能達至快樂人生。在她的攝影項目《日本四圍去》(Japan-Go-Round)以及《接近透明之地》(Almost Transparent Island),她以日本的概念探討人類如何能永續地在陸地和海洋居住而不過份影響天然環境。在鏡頭下,這些地貌存在著人類的足跡,但人為因素對環境的干擾,又減至最低。Maki說:「這些環境並非未有人觸碰過,卻亦保持著天然的一面。」

《接近透明之地》記錄了在20世紀90年代,人們在豐島非法棄置垃圾的醜聞。在大眾的強烈抗議後,政府在當地進行除污工程,並在瀨戶內海重新建造了一個小島。對Maki而言,這是一個嘆為觀止的變革,吸引她收集小島以往的舊照片,並將自己新拍攝的照片加以對比。

Maki最新的作品,則以朝鮮戰爭為題,背景是在東京一處自1655年起便用來棄置廢物的遺址,以及遺留下來的「戰爭廢物」。為了完成這個項目,她向當地居民搜羅打算丟棄的衣服,除了拍下照片外,還打算將它們回收並循環再用。(點擊查看Maki的個人網站

來自新加坡的攝影師Ore Huiying

發展帶來的變化,直接影響生活當地的人民,以及當地生態。© Ore Huiying
發展帶來的變化,直接影響生活當地的人民,以及當地生態。© Ore Huiying

Ore Huiying是名獨立攝影師,她相信以影像說故事的力量,喜歡挑選能夠觸動她心靈的故事,以影像分享開去。她年少時隨家人離開出生地,因此對受現代發展影響的人或地方。最感興趣,她說:「他們的遭遇讓我產生共鳴。」

Ore也是名國家地理探險家,曾受聘《紐約時報》、《華盛頓日郵報》和美國圖片代理巨擘Getty Image,但最為人熟悉的,是她在湄公河進行的長期項目。自2014年起,Ore便開始記錄湄公河以及依賴這條河為生的當地群眾。

Ore表示:「水壩改變了村民的生活方式和社交模式。我知道受影響的居民很需要我去述說他們的故事。除了科學實證研究,影像可讓他們生活的故事更立體呈現於其他人眼前,因此同樣重要。他們的經歷需要讓更多人知道。

「當你閱讀有關各類環境問題的文章,通常會涉及到各種數據和統計數字,然而很多人都不明所以。但是如果你將一張照片給他們看,一隻大猩猩從正在燃燒的森林中獲救,又或是一隻雀鳥因漏油事件身體滿蓋油污奄奄一息的畫面,人們立刻就知道背後的故事,且能震撼人心。」(點擊查看Ore的個人網站

來自烏拉圭的攝影師Tali Kimelman

所謂的森林浴,是指在受過訓練的嚮導的引領下,你可以接受大自然的邀請,放慢你的腳步、喚醒你的感官、用五感感受森林,並與自然建立深刻、充滿療癒力量的關係。© Tali Kimelman
所謂的森林浴,是指在受過訓練的嚮導的引領下,你可以接受大自然的邀請,放慢你的腳步、喚醒你的感官、用五感感受森林,並與自然建立深刻、充滿療癒力量的關係。© Tali Kimelman

Tali Kimelman是無師自通的商業攝影師,私人作品則專注拍攝自然世界。她的《Baño de Bosque》攝影項目,拍攝的是「森林浴」,意思是將自己完全沉浸在森林之中,喚醒所有的感官。這輯照片取景自烏拉圭的埃斯特角城,是較少人認識的植物園,園內叢林茂密,栽種了來自全球超過400個品種的樹木。

Tali道出:「我希望藉著這個項目,讓大家知這個奇妙的方法,可以令人心情更暢快,而且人人都可以做到。我也想讓更多人知道我鏡頭下的這處神奇地方。」作為項目的一部分,她在埃斯特角城組織了一場集體森林浴活動,有多達400人參與。

如果我們給自己機會深入地觀察園林景色,便會停止留意外在的東西,開啟內在意識,明白我們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讓我們可以對孕育人類的大地更加尊重和愛護。」Tali說,她現時在烏拉圭進行一個新項目,拍攝簡樸的大自然風景。(點擊查看Tali的個人網站

來自南非的美籍攝影師Morgan Trimble

熱愛野生環境和各種動植物,Morgan轉居南非。© Morgan Trimble
熱愛野生環境和各種動植物,Morgan轉居南非。© Morgan Trimble

Morgan Trimble是美作家及攝影師,初時是研究保育生物學的科學家,在發現攝影的影響力後,她的環保工作便改為以影像為主,述說和分享她關心的課題。她說:「通過攝影,我可以向更多人分享野生動物和保育的故事,也能夠啟發更多人參與,愛護大自然,並且聚集群眾一同捍衛生態,免得任由各樣物種走向絕種之路。」

現居南非,她主要拍攝非洲大陸的影像,涉及的題目涵蓋開普敦的城市生物多樣化、在非洲大陸各個保護區的保育議題,以至如何利用旅遊業幫助保障野生動物的未來。作為保育攝影師國際聯盟的新晉之一,她的攝影作品得以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每日電訊報》、《BBC野生動物》、《國家地理新聞》等知名報章雜誌上刊登出來。

她說:「我熱愛野生環境和各種動植物,也喜愛幫助人們與自然世界有更多連繫。作為攝影師和作家,我比較有興趣述說較少人提及的故事。犀牛和大象這些擁有非凡魅力的珍稀動物固然能吸引人的關注,但是微小的事也有其重要性。」她又認為:「用視像述說環境的故事,既能幫助大自然,使人找到心靈的寄託,也能使人明白生物多樣性的重要。」(點擊查看Morgan的個人網站

來自印度的攝影師Arati Kumar-Rao

河流孕育無數的生物。© Arati Kumar-Rao
河流孕育無數的生物。© Arati Kumar-Rao

印度籍的Arati Kumar-Rao主要在孟加拉工作,是環境攝影師、作家和藝術家。她的工作專注在記錄南亞的氣候和環境變化,以及這些變化對人民生計和生物多樣性的影響。作為一名國際地理探險家,她的作品獲刊登在《國家地理》雜誌網站、《衛報》、《印度徒報》等等。

《河流日記》是她其中一個著名項目,深入地探索河流周圍的生態系統和人群,並主要圍繞布拉馬普特拉河。她說:「這條河流對我來說一直很有吸引力——野性難馴,同時美麗得驚人,穿越三個國家,孕育無數生物。」加上政府計劃在這條河興建幾個次要的水壩,因此要記錄這條河以及依賴河流為生的人和生態,其逼切性便增加了。

「許多生命的生命方式將要賠上,整個生態系統將要賠上。這些珍貴的事情一旦失去了,就不能再輕易地復原,而有些根本無法復原。我們必須有所警惕、勇於發聲,以及教育大眾我們應有的權利,這是我們作為居民應有的權利,現在我們的權利正面臨崩壞的危機。這的確是一項挑戰,但是我們絕不虛作無聲。如果我要為未來設想的話,我必須要說出實況。」(點擊查看Arati的個人網站

來自肯雅的攝影師Khadija M. Farah

Khadij指,影像能勝過千言萬語,因此熱衷以照片說故事。© Khadija M. Farah
Khadij指,影像能勝過千言萬語,因此熱衷以照片說故事。© Khadija M. Farah

Khadija Farah初時是在達達布難民營綜合中心工作的社工,她的攝影題材由拍攝難民的日常生活開始。不久之後,她便成為全職的攝影師,主要針對環境和社會問題。

她指出喜愛大自然是受到爸爸的薰陶,父親Wangari Maathai是肯雅的環保活躍分子,也是她的模範。作為非洲人,她覺得自己有責任向她的國家和人民述說各種問題背後的真實故事。

她指出:「很多時人們在述說有關非洲的故事,不是說『非洲正在迅速發展中』,便是在說『非洲正在倒退』。雖然雙方各持理據,論述卻十分淺窄。」她補充指自己尤其喜歡拍下有關人們的生活日常。她的其中一個項目,正正是拍下在桑給巴爾種植海草的婦女,記錄氣候變化對她們的影響。

「攝影師有能力提醒人們醒覺和觸發改變。影像是有力的媒介,能超越文化和語言障礙。對於環境問題,有影響力的攝影作品可以勝過複雜的數字和文字,使普羅大眾更容易接觸和明白。我百分之百相信攝影能作出改變。」(點擊查看Khadija的個人網站

來自比利時的攝影師Eva Verbeeck

在前線見證氣候變化的實際影響,很多愛惜環境的攝影師不約而同以影像記錄,警示世人。© Eva Verbeeck
在前線見證氣候變化的實際影響,很多愛惜環境的攝影師不約而同以影像記錄,警示世人。© Eva Verbeeck

在比利時出生的Eva Verbeeck,喜歡利用影像來傳遞她的信念,她說:「我一直認為身為攝影師,有責任告訴大眾,什麼事情才真正重要,急需我們關注。」

在布魯塞爾修讀完人類權利和國際法律後,她前往埃塞俄比亞和肯雅,記錄東非地區日趨嚴重的氣候危機。在過去的3年內,她以《尋找水源》(Looking for Water)為攝影題材,在不同的部落居住,拍攝因氣候變化對村民日常生活的影響。

Eva說:「全球氣候變化的速度正在急速增長,其速度是人類歷史中前所未見的。毫無疑問,這是有史以來影響全球穩定的最大危機。」她接觸到因極端炎熱和長期乾旱引起的貧窮、饑荒,甚至人民逼於無奈要離開自己祖先居住的土地。

Eva現已返回現時居住的美國,工作圍繞幫助國內年輕農夫因環境問題而遷徙,以及如何在乾旱的西部應付水源稀少的問題。她也同時以美國的年輕女性為題,進行長期的紀實項目。在不久的將來她會返回埃塞俄比亞,以繼續進行《尋找水源》項目。(點擊查看Eva的個人網站

來自紐西蘭的德籍電影製作人Sarah Grohnert

Sarah曾執導電影《原始之地》,電影講及紐西蘭原住民與土地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Sarah Grohnert
Sarah曾執導電影《原始之地》,電影講及紐西蘭原住民與土地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Sarah Grohnert

Sarah Grohnert是在德國出生的電影製作人,她在16歲時初次來到新西蘭作交換生,並攜帶著爸爸的手提式攝影機。當她在2011年移居新西蘭時,她發覺自己愛上攝影這種媒介。

在電影《原始之地》(Ever the Land)中她首次擔任導演,以不偏不倚的觀點,探討紐西蘭政府與原住民經過百多年的土地爭議後,紐西蘭北島原住民毛利族(Māori)的獨立部落圖霍伊族(Ngāi Tūhoe)的歷史性定居點,終於被官方認證為其所屬土地,並透過在當地以可持續方式和物料,興建新的「生活中心」,以標誌圖霍伊族在當地的土地權益。

Sarah說:「毛利族命運早與他們的土地扣連一起,彼此缺一不可。電影細緻地捕捉了這一面,也探索了社區中心如何表現出這種關係。」

最終,對我來說,說故事就是要孕育同情心。說故事的人會邀請你從當事人的角度,觀看和感受他們的故事,以及他們與身處的環境之關係。以電影《原始之地》為例,對當地人而言,這是屬於他們而且獨特的天然環境,這是他們的家園。」(點擊查看Sarah的個人網站

來自印度的電影製作人Priya Thuvassery

當Priya Thuvassery接到一名客人的來電時,她仍舊是當地電視台的節目製作人。該名客人向Priya提出,有意拍攝一輯影片,記錄印度海底鮮為人知的珊瑚礁。該名客人本身是一名畫家,直至52歲才學會游泳和潛水,目的是要親眼欣賞自己繪畫的珊瑚的真實模樣。

Priya對此感到相當好奇,但是直至她成為自由工作者,她才著手透過執導電影說故事。她與該位客人一同開拍《珊瑚女》(Coral Woman),以探討海底世界和馬納爾灣珊瑚礁面臨的威脅。

Priya說:「我一直對有關女性的故事感到著迷,而且我一直與女性同事共事,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成為環保活躍分子。我覺得這是部重要電影,應該要有更多人知道和觀賞。」電影除了在電影節播出外,自推出後,這部紀錄片每個月都在印度不同地方都被搬上大銀幕。

Priya現時在拍攝另一部關於氣候變化影響北印度水資源的電影。「這電影會從不同性別的角度觀察氣候變化的影響,並闡述女性如何特別受氣候變化的問題影響。」點擊觀看電影的英文影評

來自墨西哥的電影製作人Teresa Camou Guerrero

粟米對墨西哥人來說,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Teresa Camou Guerrero
粟米對墨西哥人來說,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Teresa Camou Guerrero

在Teresa Camou Guerrero投身於電影製作之前,她從事木偶表演員已有25年之久。《Sunu》是她初次亮相的紀錄片,內容關於墨西哥粟米農夫決意堅持傳統的種植方法,並同時要保存當地的粟米種子。

Teresa說:「我們所有人都應該關心食品、種子與現代農業議題,這不應只是農夫的事。我們已不再曉得我們的食物來自哪裡。我們與生產我們所吃的人士並不認識。我們需要醒悟過來,並且對決定自己吃些什麼食物要多加注意。

在墨西哥,粟米不僅是食物,更是一種生存的方式,是原居民以及墨西哥農民的身份象徵。她解釋:「我們種植粟米起國,粟米是我們飲食中最重要的食材。」

不論是木偶表演或是電影製作,雖然形式不同,但Teresa熱忱的都一樣:向人說故事。她說:「我喜歡告訴人一些他們鮮有所聞的故事,或為人發聲,讓世界願意聆聽那些經常被忽略的人。」(點擊查看Teresa的個人網站

延伸閱讀:
1年航行11張照片:自然攝影師的藍海剖白
凝視氣候危機深淵與希望 4個攝影師的長鏡頭

很多香港人,像你一樣…

捐出等同您1%月入的金額,支持我們維持100%財政獨立!為確保獨立與公正,我們從不接受來自政府或企業的捐款。所有推動環境工作的資源100%來自熱心民眾。 我們承諾謹慎使用每分資源,並力行資訊公開透明。 您願意加入我們,以幾分鐘的時間,每天6元的金額,共同守護我們唯一家園嗎?

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