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3 mins

大嶼守護者 高舉「堅守大嶼」旗幟

讓信念迎風飄揚

作者: 綠色和平

本地的疫情反反覆覆,導致香港經濟嚴重下滑,防疫措施已花費了幾千億公帑,但政府仍強推本港史上最昂貴的基建、造價至少6,240億元的「明日大嶼」,這不但無法有效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更會提早耗盡所有財政儲備,以及對珍貴的海洋生態帶來不可逆轉的破壞。要成功推倒「明日大嶼」,是一場硬仗,我們必須壯大守護大嶼的力量。因此,綠色和平印製了一面「堅守大嶼」旗幟,由裁製有機亞麻布料、設計旗幟樣式到「堅守大嶼」四字的書法字體皆由香港人一手包辦,並邀請五位大自然愛好者一同高舉旗幟,讓反對的聲音喚起更多人關注。    

Eric Wong——登山家、極地嚮導及攝影師

Eric反對「明日大嶼」,不希望環境被大興土木嚴重破壞。© Greenpeace

從前,我跟每一位香港人一樣整天坐在office,沒有時間主動接觸大自然。直到有一天在機緣巧合下,大自然改變了我對世界和人生的看法。對我來說,登山是一種藝術,是苦行,也是修為。踏着自己的步伐,與人率真的交流,生活回歸簡樸純淨,你發現思緒是前所未有的清晰,仿佛我能跟自己對話一般,是一個「尋己」的旅程。經過不斷努力,我有幸可以與世界頂尖的登山家交流,並在南北極教育大眾、協助科學家研究。並且擴闊自己的眼界,從新認識地球。

因工作關係,我自己一直都與世界各地的海洋生物學家交流。香港的海域其實孕育著多樣的海洋生物,而這些生物也影響著香港的環境。舉個例,我們平時在沙灘上看見的蜆,其實每一隻每天可以過濾200公升海水,而蜆也是各種海洋生物的食物來源。若然發展「明日大嶼」,大興土木會嚴重破壞當地的生態,也令整個環境變得一遍狼藉。

香港其實有大量棕地可以發展,而且造價比「明日大嶼」低很多。大自然是無價的,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在地球上所有生物(包括人類)都必需依靠大自然生活。大自然的生態需要經歷很長時間才能孕育而成,當我們失去時才後悔,就已經太遲了。

山脈旅孩——本地行山團體

山脈旅孩成立於2012年,以攝影記錄山野的風光。© Greenpeace

透過走進郊野令心靈得以淨化,慢慢培養出懂得享受山林間的樂趣。山脈旅孩由最初的登山菜鳥,慢慢從大自然中領悟到和諧之心,並開始以攝影記錄山野的風光。一開始是好奇心讓我獨自走進山林,不一定所有人都願意走進山裡頭,但總有人願意獨自走進山谷中回來告訴你山裡發生的一切趣事,讓你也漸漸對山林感到興趣。

攀登高山是一門忍受磨難的藝術,對我來說是用艱辛的方式來消磨時光,凡是登山者都能體會得到這個真諦。登山就是想在自我挑戰中成長,就得要不斷的「打破」自己,讓自己能夠勇敢面對所碰見的一切,人一直所攀登的,其實不只是實質上的山,更是每個人內心的山。

香港其實很多土地可以使用,真的不用大費周章去做一個人工島,這樣做不但大大破壞香港的海洋生態及大嶼山鄰近的環境,也會令香港庫房提早用完,因為這個極度愚蠢的政策而令市民們生活百上加斤。

地球能滿足人類的需要,但滿足不了人類的貪婪,想擁有天地間一切的東西,正是人類的天性。在大自然面前,人類始終只是渺小的存在,我們從未對地球有過敬畏與感恩。反而人類的野心令世界變得灰暗,持續在傷害環境與動物,大自然的災禍,反映著人類的私慾及自作自受。人類卻還沒有學會這一點,還不斷在摧毀自己生處的家園,犧牲大自然美好的一切來換取。

「填海會用盡庫房猶如掏盡金礦,香港儲備萬億隨時風光殮葬,明明大嶼是香港最可保育的曙光,為了錢填平海港,如今已沒退路,應該一起對抗。」

Kata——OL、越野跑者

Kata很喜歡於大自然無拘無束行走,放空感覺很放鬆。© Greenpeace

我第一次行山是在大嶼山的大東山,對於大嶼山的郊野有情意結,車輛不多,人也不多,佛教氣氛濃厚,山水風光份外清幽,遠離密集的城市是香港的世外桃源。我不想這個恬靜的環境繼續被破壞。

在全球經濟低迷,疫情未見曙光,政府庫房赤字之下,政府卻仍硬推「明日大嶼」。政府應優先發展棕地而不是進一步破壞香港的價值,以香港吉祥物中華白海豚為例,是明顯因填海工程而數目減少。我相信所有愛香港的人來說,所謂的價值不只有金錢。希望愛香港的人能一起保護這彈丸之地的自然面貌,堅守大嶼!

Christopher Wong——媒體傳訊工作者、攀山愛好者

Christopher反對「明日大嶼」,希望保留大嶼山這片淨土。© Greenpeace

由香港的山峰走到國外的山脈,發現香港的山景是世界獨有的美麗。用雙腿走在山林,到透過四肢及身軀攀爬在岩石上,發覺自然的不可思議。山帶給我寧靜,亦給予我教導。向山林間的自然力量學習,然後帶回日常生活,成就的不是一個英雄,而是怎樣做一個謙卑的攀山者。

一路走來,香港山徑逐漸被修成石屎路。在經濟繁榮背後,所犠牲的是一片片綠草林木,在山頂看到的風景慢慢變成人為建築。當樹木變成石屎大廈,動植物的棲息之地受到波及。大嶼山是現今暫時能保持較多原貌的土地,若今天人類繼續破壞,容許此地繼續受到干擾,明天我們就會失去這最後的淨土。難道我們失去的還不夠嗎?

堅守大嶼,堅守我們所剩無幾的土地,作為熱愛大自然的人,這是一份義務。

隨著香港登山熱潮的興起,人們從大自然中支取了很多,一堆堆垃圾散落在山道,被伐的樹木,被火燒焦的土地,這些破壞已經逐漸令大自然不勝負荷。若果仍然沒有覺悟,這份快樂就會失去。當我們獲得的同時,我們可以學習保護。保育這個課題異常的大,而且需要更多人的參與,無論喜愛山岳的,喜愛海洋的,都一同參與,用各自的行動去保護自然,實現無痕山野。一起堅守大嶼!堅守我們仍能作為人的尊嚴。

Chappie——幼兒復康服務項目主任、行山、跑山、攀石愛好者

喜歡行山等戶外運動的Chappie,最近更跟隨男朋友露營,成為露營新鮮人。© Greenpeace

十年前去完澳洲工作假期回港,因對澳洲念念不忘,每星期放假便行山,希望在香港找回澳洲那種大自然自由自在的感覺。後來,再跟行山團行山,越行越長,既考驗毅力又鍛煉體能,更有助面對生活上的困難。

香港可算是石屎森林,充斥著高樓大廈。反觀綠油油的草地,一望無際的山脈已經愈見愈少。除了西貢,大嶼山是香港郊野地區重要的一部份,不但只是香港人「抖氣」休憩的後花園,更是稀有動植物棲身之所,如果不能夠堅守大嶼,失去之後,恐怕香港人只會失去更多。破壞生態是一種不可逆轉的傷害。香港人這幾年已經失去選擇權,失去快樂,失去自由。失去大嶼之後,香港人聽日可以承擔多少個「失去」?

堅持發聲  行動帶來改變

面對家園受到威脅,我們必定發聲!綠色和平由去年發起「守護大嶼」行動,收集逾十萬人響應。需要你的參與,一同掛起「堅守大嶼」的旗幟,壯大保衛大嶼的力量,一齊促請政府立即撒回「明日大嶼」。加入成為綠色和平會員,並每月捐款250元或以上或單次捐款達800元或以上,便可獲得一面由綠色和平製作的「堅守大嶼」旗幟。立即行動:https://act.gp/3nwlynN。完成捐款手續後,請填妥以下表格 :https://act.gp/3nprT4F

守護香港青山綠水,有賴您的支持!綠色和平從不接受政商界的資助,只依靠像您一樣的熱心市民捐款支持,得以持續以積極行動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