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5 mins

【Hill民Story】「香港的山,其實很美。」── 黃浩聰

作者: 綠色和平

「我覺得跑山是很公平的運動,山是不會因為你的身份,你的背景而遷就你。你要攀過山,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每個人都是一樣。這種公平,是跑山最特別的元素。」

從小「通山跑」、長大後「通世界跑」,先後於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取得總冠軍及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 (UTMB) 位列全場第6名的「聰sir」黃浩聰,對於山,他總懷着敬畏。今年疫情讓他無法出國比賽,卻讓他重新認識了香港的山 : 「一開始我也不太懂欣賞自己地方的山,但有很多外國人跟我說,香港的山很美很有趣。特別的是山和城市的結合。」

「香港的山,其實很美。」敬畏之餘,昔日的「野孩子」找回的是一份親切與不捨。

假期除了遊山玩水外,不妨抽點時間了解大自然與保育議題,攜手守護香港生態環境吧!

黃浩聰從小就通山跑,但自言長大後才學會欣賞香港的山。© Kim Leung / Greenpeace
黃浩聰從小就通山跑,但自言長大後才學會欣賞香港的山。© Kim Leung / Greenpeace
黃浩聰說,山是公平的,無論是誰都要付出努力,方可攀越高山,這是跑山最特別的地方。© Kim Leung / Greenpeace
黃浩聰說,山是公平的,無論是誰都要付出努力,方可攀越高山,這是跑山最特別的地方。© Kim Leung / Greenpeace

最初其實不喜歡跑步

「大概19歲時,當時最初只因(消防)體能訓練而跑,所以並不是太喜歡跑步。」雖然自小已經在順天邨的後山跑來跑去,但聰sir的越野跑生涯,卻是從被迫練跑開始,直至24歲,機緣巧合下代受傷的朋友參加人生首次越野跑比賽,「當時不知道比賽是那麼緊湊、刺激......賽前在家裡烚了兩條蕃薯,比賽時補充體力,但結果衝線時仍留在背囊。」比賽結果,是他在3,500人中脫穎而出排名第6,喜出望外之餘,聰sir也找到了一條新的賽道 : 「發覺自己是有潛質的,便決定繼續比下去。」

決定繼續向越野跑發展的聰sir,自言起初恃着一些小聰明小技巧,贏了不少小型比賽,亦漸漸成了香港的山路王,於是他開始出國比賽尋求更大的挑戰,卻發覺是另一回事 :「能在國際比賽跑的,基本上全部都是天才,只能鬥努力。」決定鬥,便要鬥到底,於是聰sir開始漫長且沉悶的努力,「追求成績的過程中,覺得自己喜歡上了 ( 越野跑 ),就再努力些。」

雖然聰sir自小通山跑,但成年開始工作後才認真鑽研越野跑。© Kim Leung / Greenpeace
雖然聰sir自小通山跑,但成年開始工作後才認真鑽研越野跑。© Kim Leung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

越野跑教會黃浩聰平衡

在外國比賽,天地似乎更加遼闊,見識過世界的聰sir,卻更學會謙卑 : 「這些年跑過世界各地之後,對大自然認識更深。發覺人在沙漠、極地、冰天雪地上跑的時候,真的好渺小。天氣突如其來的變化、浩瀚的沙漠和山,人要跨越過去真的很不容易。」

他說,年輕時候覺得世界圍着自己,後來有了家庭,跑過四大極地,自己會覺得身邊很多事更重要,於是學會珍惜、也學會平衡身邊的很多。聰sir說路跑像在學校讀書、可規範地學習,只要兼顧好心肺功能、技術、體能這三點,基本就能跑得不錯。但越野跑更像是出來社會做事,路跑的經驗只是基礎,還要要練上山、落山、營養補給,甚至心理質素都會影響發揮,更要平衝各方面的練習。整個訪問,聰sir不止一次提過越野跑像是踏入社會做事,似乎山教給他的,要比學校更多。

訪問期間聰sir多次將路跑和跑山比喻成「學校」和「工作」,指公路跑像是在學校學習,學習的是基礎知識,框架比較規範。但跑山涉及更多臨場判斷與應變,更像是出來社會工作。© Kim Leung / Greenpeace
聰sir多次將路跑和跑山比喻成「學校」和「工作」,指公路跑似學校,有框架,學習的是基礎知識,;跑山須多臨場判斷與應變,更像出來社會工作。© Kim Leung / Greenpeace

攜手守護香港青山綠水

回頭看香港的山 其實很美

「我覺得香港的山⋯⋯一開始我也不太懂欣賞自己地方的山。但有很多外國人跟我說,香港的山很美很有趣。特別的是山和城市的結合。」因疫情無法出國比賽,只能於香港跑步練習的聰sir,見過外國的大山大海後,回頭再看香港的山,心裡有些新的衝撃 : 「跑上山,然後旁邊已是高樓大廈林立。這景象我們可能習慣了,就不覺得美。但在外國人眼中,這是香港很可愛、很特別的一面。外國人可能要經長途跋涉,駕車數10公里才有山。既然我們有這樣的環境,理應善用和珍惜。」

聰sir引述外國朋友,指香港的山景有趣在城市與山互相結合,很難在其他國家看到。© Kim Leung / Greenpeace
聰sir引述外國朋友,指香港的山景有趣在城市與山互相結合,很難在其他國家看到。© Kim Leung / Greenpeace

雖然聰sir口說不太懂欣賞香港的山,但他對一座小山卻有特別深刻的感情,他憶述小時候在觀塘區的公共屋邨長大,當時順天邨後山有個破舊村落叫秀安村,是他兒時對「山」的全部記憶──在溪澗捉蝌蚪、捉蜻蜓、捉蟬,又與同學一起拋石頭上空中,再閃避鍛煉身手⋯⋯聰sir習慣的山,曾經是這樣的。那現在呢?

「當我長大,回去的時候秀安村被拆掉了,改建成新的公共屋邨。當時我也走入了社會,深深感到社會現實。現在有時候仍會花一兩小時到那裡停留,想尋回自己零碎的兒時回憶,同時覺得可悲。」聰sir曾在網誌寫道,自己與兒時玩伴長大後要面對現實,四處找工作,後來同時入職了消防處後,發覺秀安村也拆卸了,「人的夢想,似乎很早就擱淺了。」好像心裡的某樣東西,與秀安村一起消失了。

聰sir曾在網誌寫過,小時候常去的秀安村遭拆卸後,少年時的種種夢想和抱負像是隨之而去,「人的夢想,似乎很早就擱淺了。」© Kim Leung / Greenpeace
聰sir曾在網誌寫過,小時候常去的秀安村遭拆卸後,少年時的種種夢想和抱負像是隨之而去,「人的夢想,似乎很早就擱淺了。」© Kim Leung / Greenpeace

聰sir心中的山,原來還有一份可惜。

聽聞聰sir的經歷,我們問聰sir,將郊野公園土地開發作其他用途的風聲最近又再傳出,有沒有甚麼想對香港人說?山對於聰sir來說,屬於過去,也屬於現在,然後他希望,山也能夠屬於未來的孩子 : 「希望香港的急速發展步伐中,仍能維持城鄉共生的平衡。近年多了很多人越野跑,亦多了人郊遊行山,但遺憾的是有人會留下垃圾,亦有人令到山火發生,很希望每人多走一步,保護愛惜大自然。令這美麗的環境能夠延續至下一代。」

「總之就是那一句,和我一起保護這個大自然吧!」

小時候常去的山村已遭拆卸,聰sir現在更想做的,是從急速發展的香港,保護屬於每一個香港人的自然環境。© Kim Leung / Greenpeace
小時候常去的山村已遭拆卸,聰sir現在更想做的,是從急速發展的香港,保護屬於每一個香港人的自然環境。© Kim Leung / Greenpeace

聰sir越野跑小貼士

一、充足規劃路線;

二、帶足夠糧食和食水;

三、出門前跟家人交代去向;

四、跑步期間不要抄小徑;

五、遇到危險時切記保持鎮定;

六、做足準備,就能享受到越野跑的樂趣

延伸閱讀:

瀏覽更多:【Hill民Story】戶外專欄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