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5 mins

決不認輸、發聲到底——10個堅守大嶼的香港人

作者: 綠色和平

特首林鄭月娥去年發表施政報告時,強調「明日大嶼」不可「曠日持久」,結果立法會財委會在上月(2020年12月4日)通過5.5億元的「明日大嶼」前期硏究撥款。雖然喪鐘已被敲響,但仍有很多守護大嶼的支持者表示絕不放棄。綠色和平早前發起高舉「堅守大嶼」旗幟行動,已經逾四百個地方響應;我們專門走訪了當中10間小店,店主的背景各異,但對大嶼山有同一份堅持,為了促政府撤回「明日大嶼」,決不認輸,堅持繼續高舉「堅守大嶼」的旗幟。

生態災難   一觸即發

「明日大嶼」首階段填海面積達1,000公頃、歷時大約10年,當中對環境的影響實在難以估計。嫁進大嶼山水口村約20年的池太,假日在當地經營士多茶座。作為大嶼山人,她和原居民的丈夫一直質疑項目帶來的環境禍害,「要面臨的污染無從估計,將來用多少錢都不能復原。這個舉動是就像一滴墨水滴入杯中,這杯水已變得不能飲了。」

詳細訪問:水口士多老闆娘拒絕沉默:想為下一代保護大自然!

居住水口逾20年的池太,認為「明日大嶼」將帶來無法估計且不能復原的環境污染。© Waiho Ng / Greenpeace

對於環境的憂患,來自英國、在梅窩經營書店Vibe的「文青大叔」Gary Brightman亦感同身受。對他而言,居住了11年的大嶼山是終老的理想家園,全因其蘊含得天獨厚的生態價值,「大嶼山如香港的肺部,有大量未被開發的天然環境。」他擔心項目一旦落實,工程歷時漫長,其間產生的沙塵等污染物會嚴重影響環境及生活質素。

Gary認為大嶼山是香港的「肺部」,擔心發展「明日大嶼」會破壞天然環境。© Waiho Ng / Greenpeace

除了當地居民,海洋生物更是首當其充的受害者。人或能發聲反對,但大自然又能如何反抗?「海洋等天然資源買少見少,動物可以如何生存?」這是阿寶的最大疑問。年過半百、熱愛動物的她,近年從荷蘭回流香港經營多多車仔麵店。她認為發展填海將會剝削更多生物的生存權益,「將心比己,當我們是動物,又可如何面對?」

身為動物迷的阿寶,最擔心發展「明日大嶼」會令棲身該處的生物會被趕上絕路。© Waiho Ng / Greenpeace

破壞自然環境,更是斷送了下一代的將來。西貢裸買小店點籽店主Nicole不禁詰問,若執意推行「明日大嶼」,我們還能為下一代保留多少生態資源?「先是打郊野公園主意,現在想在海上變出平地。我不想小朋友日後沒有海洋、郊野公園;難道在馬路旁起個公園就叫郊野公園?」在零食小店菓紫龍店主阿龍的眼中,發展大嶼山或會徹底改變香港的自然環境,「可能會令香港最後淨土、能享受寧靜的地方也沒了,海洋已所剩無幾,連自然風景都失去,還算是香港嗎?」

Nicole認為若政府執意過度發展,下一代或會無法繼續享用海洋、郊野公園等天然資源。© Waiho Ng / Greenpeace
阿龍認為發展會令自然環境續步收窄,擔心大嶼山這片最後淨土也會因而消失。© Waiho Ng / Greenpeace

基於對環境的影響多不勝數,身為城市設計工作者的KK,擔心當中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的可信程度。KK是 「舊物孤兒院」拾莊的創辦人,主力推廣舊物回收及再造。關注環境發展的他質疑此填海項目會嚴重破壞環境,「荷蘭出盡力排洪,香港反而花大錢興建有機會陸沉的人工島,到底有沒有仔細研究可行性?生態當真可以承受到?還是當香港人無腦?」

詳細訪問:西貢「收賣佬」:沉默便成破壞環境的共犯

KK憂慮海洋生態未必能承受「明日大嶼」所帶來的影響,質疑其環評報告的可信性。© Waiho Ng / Greenpeace

被填平的風景 變質的社區

當海洋變成平地,鄉郊化為城鎮,發展帶來的變質往往是不能逆轉。家中數代為大嶼山原居民,經營藍染工作坊的Max認為「明日大嶼」是「大愚」,只是一個經包裝的房地產項目 ,「政府一步步破壞,會令到這個地方不再是大嶼山。它的本質就是不繁忙、有放鬆的功能,讓人享受假期,而不是只用作起樓。」

Max來自有400年歷史的大浪灣村,他觀察到項目已令大嶼山人分裂為支持與反對兩大派別,同時新搬入區內的居民亦變相面臨逼遷,「項目或會逼走一些想以低價居住鄉村的藝術家,或喜愛大自然、注重生活質素的人。他們已經由市區搬入大西北,再搬入離島,之後還可以搬去哪裏?」

詳細訪問:大嶼山藍染師:不想香港人連喘息空間都失去!

大嶼山原居民Max指「明日大嶼」令居民分裂,同時趕走因喜愛大自然而搬入來的人。© Waiho Ng / Greenpeace

水口村的池太,一家三口在鄉郊度過無數快樂時光,她亦擔心大嶼山的原始風味會因而消失,「我起初由城市嫁入水口,卻愈來愈享受這裡的人情味和鄰里關係,亦都非常放心這裡的治安。擔心大型的發展計劃會令這裡變得商業化和市鎮化,改變整個社區的文化。」

「明日大嶼」除了會填海興建人工島,還會興建一條跨海大橋從大嶼山連接西環,意味著中西區亦被納入發展的藍圖。中西區居民Mandy和媽媽,1年前在西營盤創業,開了糖水鋪甜家,她們憂慮項目將催生大量跨區人口,他們很大機會會到西環工作,或以此區作交通樞紐,社區隨時超出負荷,「若發展沿岸地區,擔心當局會如何規劃連接發展,不希望西環最有特色、人人打卡『Instagram Pier』等景點會消失,令社區變得欠缺特色。」 Mandy說。

Mandy擔心一旦落實發展,中西區將面臨沈重跨區人口負擔,沿海景點亦會隨時消失。© Waiho Ng / Greenpeace

財政負擔   誰人埋單?

「明日大嶼」造價至少逾6,240億元,仍未包括很大機會出現的超支費用,計劃隨時掏空庫房,「埋單」的卻是每一個香港人。一聽到這天文數字,燉湯小店拾祝老闆娘Maggie直斥項目是「倒錢落海」,而且非常「離譜」。她認為解決土地問題的方法有很多,並非鐵定要發展造價高昂的填海項目,「發展棕地都是方法之一。」

Maggie直斥項目是「倒錢落海」,覺得仍有很多可行的方法舒緩房屋問題。© Waiho Ng / Greenpeace

「根本是大白象工程,預計是花一大筆巨款,但對市民毫無得着!」西貢裸買小店店主Nicole說。當前期撥款通過,她的心情「除了生氣,都是生氣」。

造價不菲,亦預示了該區的樓價將會高企。咖啡店不見不散店主、90後的Yoshi就相信,以「明日大嶼」造地興建的房屋,不能有效解決住屋問題,「相信填海而得的土地除了造價貴,加上面向海景,售價定必高昂;公營房屋的數目亦相當有限,而且屬於偏遠地區,並不會吸引我這類年輕人居住。」

Yoshi認為「明日大嶼」所建造的房屋將會樓價高企,不能吸引一般年輕人在置業。© Waiho Ng / Greenpeace

繼續守護   決不認輸

儘管前期撥款通過後,發展如箭在弦。但這10位老闆繼續高舉「堅守大嶼」的旗幟,皆因他們認為「輸」不是最可怕,可怕的是「認輸」的心態,故各自發揮自身的力量,在發展的主旋律下力挽狂瀾,阻止填海工程。

其中,水口驛站士多的池太和大嶼山幾間小店合辦「環大嶼跑」的跑山活動,在茶座提供免費水果支援跑手,喚起大眾的關注,「就算強硬通過,都要盡力付出過、努力過才能對得住自己。」另一方面,西頁拾莊的KK則表示會繼續參與民間發起的活動,希望配合不同組織一同規劃活動「走向人群」,例如和團體辦Roadshow,或披露更多如真正成本和當中公私營房屋分配比例等數字和內容,「小市民很多時『無say』,但仍要和政府鬥長命,在社區及不同地方建立窗口。」

有見坊間大部分市民對「明日大嶼」對海洋生態及公共財政所造成的嚴重破壞認知不足,西環糖水鋪店主Mandy和零食小店店主阿龍計劃自費印刷傳單和文宣派發給市民。阿龍認為就算身處逆境亦要「盡做」,「堅持不是做給別人看,而是要在內心堅守直至最後一刻。」希望更加多人關注事件,令政府聽從市民心聲,將大嶼的明日還給香港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