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5 mins

西貢「收賣佬」發聲堅守大嶼 : 沉默便成破壞環境的共犯

作者: 綠色和平

鋪塵的打字機、實木製掛牆大鐘、懷舊的卡式帶⋯⋯在旁人眼中,這些時代的遺物是不合時宜的「垃圾」,但郭家麒(KK)卻覺得是無價的瑰寶,「被人遺棄不等於是無用,只要花心思就可以重生。」他出力為拾來的物品尋找好歸宿,近期更為了守護危在旦夕的海洋,於工作室內掛上「堅守大嶼」旗幟,並在社區積極感染更多人一同堅守,「我們真的很喜歡大嶼山,對這個地方一定要堅守到底!」

「我是莊主,客人就是莊民」

KK總喜歡以「莊主」自稱,因為他是「拾莊」工作室的主人,而進入莊內的客人就是「莊民」,「取這個名是因為東西都是『拾』回來,而這個工作室就像一條村莊,大家會互相交流。」這位莊主平時的愛好就是到垃圾房尋寶,「我覺得它們不是垃圾,堅持要用自己的方法和創意,如升級改造,延續其生命!」就連工作室「拾莊」的招牌,也是由拾回來的碎木拼湊而成。不知不覺,別人轉讓和拾回來的舊物便堆砌出這獨特的村莊。

工作室取名為「拾莊」,寄意希望替拾來的舊物覓得好歸宿,連招牌都是拾回來,貫徹KK的環保理念。© Waiho Ng / Greenpeace
「莊主」KK曾為城市設計和園藝工作者,但為了不做破壞環境的共犯,三年前毅然辭職成立拾莊。© Waiho Ng / Greenpeace

不少人覺得他是一位很有性格的收賣佬,因為在他眼中,錢不是交易的唯一意義,「我並不視這裡作店鋪,而是『物件的孤兒所』,希望為各物件也覓得一個好主人。來拾莊的人不是有錢便能買東西,因為我會質疑他購買的目的,是否真正需要,一定要適合自己,不希望又製造下一件垃圾。」他希望藉此製造出一個新的消費模式,讓人反思消費的意義。

成立了工作室兩年,KK早已建立了一套獨有的「營莊模式」。但在此之前,他曾任職室內設計師,之後進修城市設計及擔任講師,後來因對環境的喜愛而修讀樹藝課程,成為園丁,由於當時因斬樹而拾獲不少木頭,令他開始改造成生活用品,亦啟發他成立拾莊。

KK建立了一套獨特的「營莊模式」,不只是以金錢作交易的考量,希望大家能反思消費的意義。© Waiho Ng / Greenpeace
其中一個升級再造的得意之作,是以塑膠樽改造成獨設計獨特的花盆。© Waiho Ng / Greenpeace

但真正令他跳出體制、自立門戶的契機,卻是因不想成為破壞環境的共犯,「當時是一心想做樹醫生,但事實並不是這樣。那棵樹是否要斬,不是以專業角度判斷樹木的健康狀況來決定,而是有其他因素,一早便被決定要斬,聘請我只是想我將風險評估寫成那棵樹需要斬而已。」

正正如此,當KK聽到政府打算為「明日大嶼」進行環境評估,便質疑其可信性:「當權者要做一件事,便一定會做到。政府很有可能會找方法,做一個環評報告說填海是可行的。」KK自言自己是一個比較敢言的人,面對不合理的事,便會發聲讓更多人知道,因此他於工作室掛起了「堅守大嶼」旗幟,「這支旗代表着我們非常愛護大嶼山這個地方,有些客人見到後會感到好奇,問很多問題欲了解更多,透過交流,大家便會進一步明白守護環境的重要性。」

「『明日大嶼』令下一代有還不完的債!」

關注環境發展的他,直言「明日大嶼」是「大白象工程」,「為何要耗盡大量資源、冒極大的風險,做一些未必適合香港人的大白象?」他又相信工程費用將嚴重超支,令港人的財政負擔百上加斤,「費用分分鐘超支10倍以上。如海砂的價錢升幅將是難以想像​!屆時是要下一代,去償還沒可能負擔到的債項!」

KK質疑「明日大嶼」隨時嚴重超支,擔心下一代背負無法償還的巨債。© Waiho Ng / Greenpeace

另一方面,他擔心基建會嚴重破壞環境,前人的保育成果將毁於一旦,「凡是專注保育的人,都會預示到項目大興土木的後果可以很嚴重。到底政府在環保上,有沒有尊重我們這些專業人士的意見?政府對坊間質疑其可行性等的聲音充耳不聞!」

「填海才有地?政府當港人是白痴!」

除了擔心環境災害,對於因「香港沒有土地」而成為項目勢在必行的原因,KK更是嗤之以鼻,「要填海才有足夠土地,這簡直是謊話!」他認為香港仍有大量可發展的土地,只是政府並未善用資源,「其實還有很多棕地和空置土地,何不先考慮盡用現存資源?反而提出做一些大肆破壞環境的建設,覺得當權者當香港人是白痴!」他憤慨地說道。

擔任園丁的經歷,令KK開始用被人棄置的木頭改造成生活物品,亦啟發他後來成立拾莊。© Waiho Ng / Greenpeace

過往從事城市規劃的經驗,亦令他擔憂「明日大嶼」發展的成果或會走向「鬼城」的極端,「過往試過在一些城市破壞優美的鄉村,而建設大型住宅區。但最終因位置不便、需求少,成為無人問津的鬼城。」而另一方面,他又憂慮此填海項目不單解決不了基層住屋需要的燃眉之急,大財團更或成為最大贏家,「在公私營房屋分配下,到底有多少房屋是預留給最需要的基層市民?最後私營的土地,便可能成為一個炒賣樂園!」

「感到絕望,不等於要認輸」

由一開始,他已強烈反對發展「明日大嶼」,故通過前期撥款為帶來他極大的絕望,「有很大的無力感,但不等於你要認輸!」他回憶起自己過往的職業生涯,令他學會就算處於逆境亦要繼續發聲,「做教育、園丁或城市設計,會覺得身處制度下,就算願意發聲,希望改變制度,但發現一個人發聲是無用,便會有強烈的無力感。可是沉默的話,便會成了共犯,那我到底該不該堅持?我的結論是:我要堅持發聲!」

雖然政府通過5.5億元前期撥款令他大感失望,但失落過後拒絕認輸,堅持為守護大嶼繼續發聲。© Waiho Ng / Greenpeace

他反思到前期撥款前,民間的討論太少​,認為需要以更多方法引起香港人關注議題,「以小市民來說,要盡我所能,在可行的範圍盡量告訴身邊人,甚至讓政府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的,要解決房屋問題都可以有選擇!」對大嶼山的堅持,就像對舊物一樣不輕易放棄。

他打算以自身出發,將「堅守大嶼」的信念推廣到社區,盡力扭轉大嶼山生態面臨破壞的危機。© Waiho Ng / Greenpeace

在具體行動上,他計劃和不同的組織合作,製作流動展覽,講解「明日大嶼」帶來的影響和財政數據等,「以我的角色,身為拾莊的主理人,可以和不同獨立單位,做Roadshow去推廣堅守大嶼的信念。」除此之外,健談的他亦打算以「口水功」在社區將理念推而廣之,「我會好像一個朋友般向莊民和朋友分享看法,好自然他就會受影響。我覺得這樣比較軟性,但能將議題帶入香港人的生活。想讓政府知道,大嶼山是屬於香港人和大自然。面對破壞,我們決不退縮!」只有繼續堅持,才有機會剎停「明日大嶼」填海工程,令明日的大嶼保留昔日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