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6 mins

香港漁村的前世今生,當中自然歷史你又知幾多?

作者: 綠色和平

如果有人告訴你:香港以前的漁村風情漂亮得不敢想像,你會相信嗎?雖然香港已成為現代大都市,但漁村歷史是我們的一部分,本文就跟大家以文字追溯歷史、感受自然,尋找都市與漁村交匯之下的印記。

在香港成為大都市之前,其實是由一系列圍村及漁村組成。相傳當年開埠,「香港」一詞就是來自香港仔,可見漁民對我們的文化和身份認同有幾重要。

當年香港有「八大漁港」,包括香港仔、筲箕灣、大澳、長洲、青山灣、大埔、沙頭角及西貢市。時至今日,這些漁港仍然健在,雖然隨著時代轉變而有變遷,但仍保留著昔日樸素和迷人的風情,訴說著香港獨特而有趣的歷史故事。

香港島系列

香港島的漁村不僅離市區很近,而且更可算是香港作為漁港和開埠後成為轉口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歷史起源。到底有什麼那麼特別呢?

香港仔

位於南區的香港仔不但是昔日主要的轉口港,更可說是現代香港的起源。早在開埠前,香港仔已經是香港漁村之首,從前用作運銷香木的石排灣轉運港,原稱「香港」。後因1841年開埠時,就用了「香港」作為全島的名字,而「Hong Kong」更是根據水上人口音翻譯而成。現在香港仔仍然是漁民出海的起點,並保留了眾多歷史傳統和習俗,例如船頭必須向東、祭祀時不用魚等。

香港仔 © Shutterstock
香港仔 © Shutterstock

鴨脷洲

在香港仔毗鄰的鴨脷洲,形狀像鴨的舌頭,因而得名。雖然周邊的市區發展非常急促,但這小島依然充滿水上人的歷史痕跡和生活方式。鴨脷洲的各種舢舨、艇仔粉和大排檔等特色,讓我們能在鬧市中感受漁村的風情。區內避風塘曾經有各類型的小艇,包括販賣各類型物品的販仔艇、賣食水的水艇和賣粉麵的「粉仔艇」。現在仍然有幾隻僅存的「粉仔艇」,提供即叫即做的粉麵,讓我們體驗船家的日常生活。

筲箕灣

筲箕灣社區的吸引之處,是在於它內裏有許多人的互動,展現社區的活力,而因為水上人方言「街」是指「市集」,所以筲箕灣東大街其實曾經是漁民的大型街市。筲箕灣裡又有眾多不同廟宇,見證社區的生命力、人對神明的敬畏,而且很多時是婦女出錢維持廟宇,可見當時她們的影響力。每年農曆正月廿六,筲箕灣天后古廟等仍然有「觀音借庫」的傳統習俗。

筲箕灣 © Shutterstock
筲箕灣 © Shutterstock

九龍新界系列

港島漁村以外,九龍新界的漁村也是保留了我們獨特的歷史和大自然景色。雖然有些地方已經被都市包圍,但很多地方依然保留以前的風光和生活方式。

鯉魚門

在維港東面入口的鯉魚門,罕有地保留了天然的海岸,亦連接著清水灣和將軍澳等社區。除了各種海鮮之外,漁村還有一棵許願樹,以及具200年歷史的鯉魚門天后廟。如果想無死角一覽維港景色,更可登上漁村後面的魔鬼山。

鯉魚門 © Shutterstock
鯉魚門 © Shutterstock

西貢

西貢風景如畫,而又遠離繁喧的市區,故有「香港後花園」之稱。當年的習俗仍保存完好,尤其是在天后誕時,居民會擺放戲棚和舉行各種表演。在附近北潭涌郊野公園還保存上窰村,令遊人能觀摩一番當年客家人的生活。除了漁村特色、多條著名山徑和海鮮之外,西貢更是一個華洋共處的社區,入夜或平日遊人散去之時,才是西貢最美時份。

西貢 © Shutterstock
西貢 © Shutterstock

長洲

街上綿綿不絕的海鮮酒家、數之不盡的海產種類、比市區慢得多的生活節奏、太平清醮的熱鬧,都是我們對這個漁港的印象。

大嶼山系列

位於大嶼山和離島的漁村,山和海結合的風景、連綿的海岸線和保留著昔日風情的漁村,絕對媲美世界任何一個人間仙境。

大嶼山的「天人合一」景 © Shutterstock
大嶼山的「天人合一」景 © Shutterstock

大澳

大澳漁村有「東方威尼斯」美譽,全方位盡賞大嶼山360度美景,其中清澈的海洋和周邊翠綠的大山,令大澳漁村有一種天人合一的感覺。密密麻麻、建在貫穿漁村水道上的棚屋、具歷史價值的廟宇之間,見證世代聚居在大澳的蜑家人的特殊生活習俗和背景。蜑家人因不被列作為「原居民」, 所以早期「蜑民」連在陸地居住的權利也沒有,也因此很多現在所見的棚屋,當時就是他們的居所。

大澳 © Shutterstock
大澳 © Shutterstock

梅窩

作為大嶼山鳳凰徑的起點和終點,梅窩如大澳一樣有種天人合一的氣勢,這裡不單保留了昔日漁村時期的特色,而且更是個華洋共處的小社區,為這寧靜漁村增添了中西合璧的感覺,彷如走進另一個香港,又同時投進大自然的懷抱。

馬灣涌

馬灣涌村內有各種古色古香的商店,與外面東涌市區成強烈對比。你可以從單車店租借單車或往周邊的東澳古道感受大自然。從漁村可看到昂坪360纜車,而對岸就是香港國際機場,現代和昔日的時代產物交匯在同一畫面,可說是香港的時代印記。

昂坪上的大嶼山水 © Shutterstock
昂坪上的大嶼山水 © Shutterstock

說到這裡,海洋和大自然一直從本港歷史中孕育著我們熟悉的文化和生活。漁村和海灣都是我們回到大自然的好去處;而以大嶼山來說,更有調查指出,鄰近明日大嶼填海選址的周公島,具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白腹海鵰的鳥巢、香港獨有的鮑氏雙足蜥,及在中部水域錄得稀有的海筆,反映東大嶼水域具生態價值。

如今政府強推造價至少6,240億港元的明日大嶼,不單在香港經濟下行時進一步消耗財政儲備、破壞生態,更切斷香港人與漁村和海洋的連結。而民間提出優先發展棕地,才是更符合社會可持續發展原則的選擇,更具成本效益地解決住屋問題,我們期望政府不要重覆公認為失敗、用於保育中華白海豚的「先破壞後保育」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