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4 mins

【賞樹誌】初夏的黃金雨和鳳凰紅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葉慶明

我們都好鍾意香港,這個城市確實處處風光,值得欣賞,例如此刻夏天開花的樹木。其實每個季節城市內外,道旁樹、市區公園、山坡叢林、郊野公園,嫩芽花開結果落葉,皆是不同的美麗自然風景,就與你抓住這個初夏,燦若「黃金雨」的豬腸豆和火紅的影樹鳳凰木。

端午之後,根據傳統生活智慧,方可將寒衣送入櫳。現實是,西曆的五月天早已「焫著」,香港又活過了另一個「有記錄以來最熱的」五月[1],夏日早來了,周遭的草木也鬧哄哄地開花結果。我們都好鍾意香港,是時候認識這個城市的樹木,記住每個季節美麗的自然風景。這個夏天有「黃金雨」豬腸豆,還有火鳳凰般的影樹。

六月黃金雨下

根據天文台的記錄,上月遠較正常少雨,但有種樹木卻為這個城市,帶來燦爛到不能的黃金雨。豬腸豆或叫臘腸樹,花季一到,旖旎燦然,黃金花序曳然搔首,猶如悉心裝扮和服女生,頭上別起玲瓏的髮簪,風姿綽約。

黃金雨、豬腸豆、臘腸樹、golden shower都是她,初夏黃花盛開。© helen yip
黃金雨、豬腸豆、臘腸樹、golden shower都是她,初夏黃花盛開。© helen yip

早聞名台灣有觀賞「阿勃勒」的時節與景點,但香港人似乎還未普遍認識這種港台常見的樹種。植物其中一個英文名字是golden shower,喜歡其貼切花之盛況,所以特別愛用此稱呼。豬腸豆或叫臘腸樹的命名,是因樹的果實形態,莢果呈長棒狀,成熟時深棕色,倒是另一種貼切。

豬腸豆,祖籍東南亞,是泰國的國樹和國花;台灣稱之為阿勃勒,每年5、6月不少地方都有阿勃勒花季。

觀賞豬腸豆,喜歡用不同角度:

先遠觀。

今年初夏,滿城盡是黃金雨。© helen yip
今年初夏,滿城盡是黃金雨。© helen yip

然後走近,走到高大的樹底下,仰望⋯⋯

灼熱氣溫下,大氣蒸餾成湛藍的天空,襯托起金黃花團,如烟花錦綉綻放。

嬌媚黃花,一朵5片花瓣,風吹過,弱不禁風,花瓣和彎成勾狀黃色花絲,旋飄空中,黃金雨舞動。

今年的豬腸豆花果並開。© helen yip
今年的豬腸豆花果並開。© helen yip

此植物是豆目豆科決明屬的喬木,結出如臘腸或豬腸般圓筒長型的豆,由青轉深褐,豆殼蠻硬。這條豬腸豆跌落地面,裂開,可看到豆莢中的間隔和其種子(豆)。

跌落地面的豬腸豆,留意其質感,裂口可窺見黑色的豆隔和淺棕色的種子。© helen yip
跌落地面的豬腸豆,留意其質感,裂口可窺見黑色的豆隔和淺棕色的種子。© helen yip

黃金雨/豬腸豆的花季大概在5、6月,不過今年花朵盛開情況似乎開始稍早,而花季未幾,樹上已經滿掛豆果,自己的觀察是與傳統花果季節排序提早了;植物愛好者,歡迎分享你的看法。

影樹燃起鳳凰紅

與豬腸豆相近,鳳凰木也是豆目豆科,會結出豆莢般的果實,花季則比黃金雨早一點點。鳳凰木又稱影樹,源自馬達加斯加,是落葉喬木,樹冠橫伸,有板根,樹形優美,葉片由小葉片組成羽毛狀,玲瓏有致;初夏開花,火紅奪目的花況,很有非洲物種的特質,不過移種香港多時,城内郊外都可看到其影蹤。

鳳凰木滿樹虹影,就是迷人。© helen yip
鳳凰木滿樹虹影,就是迷人。© helen yip

長久以來,香港人比較認識的樹木,開紅花的代表,除了木棉就數到鳳凰木了,大家都會說看到鳳凰木開花,就是考試時節,艷紅的花朵佈滿樹冠,提醒莘莘學子嚴陣以待。

羽狀複葉交織翠綠婆娑,大概是影樹的名字得來。© helen yip
羽狀複葉交織翠綠婆娑,大概是影樹的名字得來。© helen yip

提到讀書,香港的文學可以考據到鳳凰木一些經典光影。藉著下面的小說段落、詩句、歌詞,將你我載入歲月河流,游溯一下影樹與香港感性、知性的連繫:

張愛玲《傾城之戀》(1943年)

主角范柳原與白流蘇在經典場景淺水灣酒店,鳳凰木有此一番深刻的描述[2]:柳原指着汽車道旁鬱鬱的叢林道:「你看那種樹,是南邊的特產。英國人叫它『野火花』。」柳原又跟流蘇道:「廣東人叫它『影樹』,你看這葉子。」「黑夜裏,她看不出那紅色,然而她直覺知道是紅得不能再紅了,紅得不可收拾,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窩在參天大樹上,壁栗剝落燃燒着,一路燒過去,把那紫藍的天也薰紅了。」

舊樓房前,影樹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紅得不可收拾。© helen yip
舊樓房前,影樹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紅得不可收拾。© helen yip

也斯詩作《鳳凰木》(1991年)

「在本來綠色的地方出現了紅色/隨著初夏的早晨連雲的海島/展開在汽車拐彎的地方/你不要我用既定的眼光看你

森林的火燄,細看卻是連串/細碎脆弱的心瓣,輕輕跳動/跟世俗的紅色也有相似」

「綠色是容忍的溫婉?紅色 /革命的暴力?都不對。比喻 /只是限制。我不想把彼此分類/我看見你,想體會你/是從一片牽連的綠裏私自翻出/新亮的紅花坦然朝向白雲?/還是嘩笑亂顛的花蕊只因為/游葉顧盼,繁枝無盡的遊戲?」

文人所指的森林的火焰,野火花,與鳳凰木及英文flame of the forest的樹名,一脈相承形容其紅花盛況。© helen yip
文人所指的森林的火焰,野火花,與鳳凰木及英文flame of the forest的樹名,一脈相承形容其紅花盛況。© helen yip

Forward歌曲《影樹》(2020年)[3]

「約定過十年未改
要待到鳳凰盛開
花開滿樹似火 抬頭望光照來
方可領會到 樹蔭下光影散開
記念花海

四季幻變 也會復再
雨散落哪需灌溉
渺渺夕照 變化大概
已註定何用感慨
誰仍舊相信 雨燕明日歸來
約定到那日 看老樹仍花開」

備註:
[1] 香港天文台發佈
[2] 參考自潘國靈《影樹的紅,盛夏的天》(明報月刊)
[3] Forward是香港樂隊。《影樹》是木子@FORWARD的詞作。

瀏覽更多:【專欄作者葉慶明文章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