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5 mins

【自然保育Slasher】 動物護理員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

【自然保育Slasher】 系列,有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親自分享「做保育」原來可以不同身位、不同專業,出心出力,包括生態調查員、生態攝影師、生態作家、生態復育師、生態導師。馬屎從事本地保育工作超過20年,近年成為自然保育Slasher,游走不同崗位,多角度支持香港的生態保育,為保護我們的大自然與環境的前綫補位出力。系列第一篇,他與我們分享自己從事動物照養員的經驗。

【自然保育Slasher】 動物護理員 © 呂朗婷
【自然保育Slasher】 動物護理員 © 呂朗婷

大自然的孩子

三歲定八十,有些小朋友,每當看見狗狗就二話不說,飛奔而上,要抱抱; 看見貓貓就慢慢靠近,跟牠説些 「BB 話」; 而他們平時又總愛看些形狀古怪,外表不甚討好的甚麼蛇蟲鼠蟻。有説這種對大自然充滿好奇的興趣,其實是一種父母教不來,自己揮不去的內在天賦潛能。

昔日生活艱難,是強調賺錢和出人頭地的年代,父母都害怕自己的孩子,由於太沉迷花、鳥、蟲、魚,而變得優柔寡斷、不務正業,甚至是玩物喪志。但時移世逆,今天環境污染問題複雜;全球暖化為生活帶來前所未有的負面影響,還有氣候危機對全球經濟的衝擊越見嚴重的今天,這些生來就懂得閱讀大自然,喜歡在其中揮霍光陰的小孩子,生得逢時,或許比以往的任何年代,得到更多發揮自己所長的機會。或許,他們就是日後為人類解除現今各種生態危機的曙光。

水龜的仿天然水族箱 © 馬屎
水龜的仿天然水族箱 © 馬屎

昔日所謂的「二世祖」,種花、撚雀、鬥蟋蟀,只是閒來無事消磨時間的身份象徵;而甚麼幾千蚊一盤花、幾萬蚊一隻蝦,又或幾十萬一條魚,就成為大眾茶餘飯後酸溜溜的甜品。

真正喜歡大自然的小孩子就有所不同,首先他們並不會用金錢來評價生命的價值。他們的眼裡,沒有醜陋和恐怖的生物。在大自然之中,所有生命都是獨特而有趣的東西。由於在生物面前,沒有恐懼,只有無限的好奇,結果他們無意識地重複又重複的記下各種動物的顏色輪廓、步行動作,又或進食方式。這些片段,佔去他們幼兒「玩耍期」裡的大部分記憶空間。 在意識模糊的孩提時期,不停地自動輸入這些片段,結果對動物、植物和自然環境,產生猶如前世記憶般的影像,越看,心情越平靜,仿似回到母親的體內。

認識裸買重用回收 免費下載環保指南

綠色和平推出《綠色生活指南》,內含裸買地圖、重用與回收指南,幫助大眾培養環保生活新習慣!

免費下載環保指南

動物護理的吸引力

一群饑餓的飛鼠 © 馬屎
一群饑餓的飛鼠 © 馬屎

無所謂有多喜愛,只要在印像之中對自然和動、植物存在不能自控的興趣,成長之後都會自然地被「動物護理員」的工作所吸引。可是,由於這一工種在本地發展的日子尚短,今天從事相關工作的從業員,好像只是比在家養貓貓、遛狗狗、餵龜龜等業餘嗜好,多了一些金錢收益而已。在普羅大眾眼中,甚至在業界的定位上仍十分模糊,甚至不完全認同是屬於專業的工作。但實際上要做好這工作,熱誠、知識、技術、體力和耐性缺一不可。如運動員重複鍛鍊體能和動作的基礎階段,這個基本功鍛練不好,心理質素不夠,眼前的動物不但沒有好日子過,往後若想跳升到其他專門的保育專科,亦不易勝任。

這個介乎含糊意識與現實生活之間的重要轉化時期,如做夢一般,彷彿在記憶裏的動物和工場境,就真實地出現在眼前。但當問到為何要選擇動物工作或想為動物做些什麼的時候,這個階段的護理員大都只是説自己由衷喜歡動物,但這個「由衷」是立志為動物拯命?抑或只是自私地喜歡?要等鍛鍊有成才能知曉。

冬季為爬蟲提供加溫設備 © 馬屎
冬季為爬蟲提供加溫設備 © 馬屎

去蕪存菁

要鍛練的是甚麼保育基本功呢?要知道當「嗜好」成為「工作」之後,責任上除了要照顧自己喜歡的動物,其他未見過或沒有興趣的動物都要做到悉心照顧。照顧的方法,不是如對待寵物般,喜歡怎樣養就怎樣養。首先要搜尋、閱讀和消化相關的資料,例如該生物原本是生活在草原還是森林?食蟲還是食植物?是群棲還是獨居等。

以蛇類為例,飼養上冬季需要加溫,而牠們平常大都是晝伏夜出,因此要設計出既有給牠們躲藏的隱蔽空間,又有能讓我們容易檢查得到的籠舍。以肉食性為主的蛇類,大都以冰鮮老鼠餵飼,飼養員要解凍後斬件,有需要的話,又要用工具送到他前面。對於平常只以乾糧或罐頭餵飼寵物的人來說,可能是一件可以引致嘔吐的恐怖工作。但若果要把蛇養到健康肥壯,專業的知識,熟練的技術和敏銳的觀察力,是做好這項工作的基本要求。

繁殖小白鼠作其他肉食動物的食物 © 馬屎
繁殖小白鼠作其他肉食動物的食物 © 馬屎

有些如鸚鵡一類喜歡與人親近的雀鳥,可能不少人已有飼養的經驗。牠們如何調皮,怎樣跟牠玩耍,可能已有相當的實戰技術。但換了是工作,當你進入籠舍做例行的清潔和餵食工作的時候,他們會不時靠近你,要跟你玩玩,結果影響工作進度。有時同一個籠裏面有 4、5 隻鸚鵡,若果全都要跟牠們玩,而且是不停地一隻又一隻,結果根本沒辦法把工作完成。有時,牠們甚至會因為不能跟你玩而爭風吃醋,互相追逐,甚至大打出手。這時就要使用一些動物訓練的技巧,令牠們知道和做到工作時工作,遊戲時遊戲。而決定玩,抑或不玩的主導權是在飼養員身上。

要跟你玩的鸚鵡 © 馬屎
要跟你玩的鸚鵡 © 馬屎

另一常見的難題是數量太多。平常在家裡飼養一、兩隻烏龜,可以精精緻緻地把不同種類的食物放在盛器上,小心端上,然後靜靜在旁觀察進食情況。但動物護理員時常要照顧十幾,又或幾十隻中至型大形龜類。而水龜的菜單又與陸龜的不同,單是準備生果、飼料和魚肉等食物,可能要用上一小時,每日如是,結果似是廚房助理,時常躱在廚房裡斬瓜切菜,劏魚殺鼠。

但最令人身心俱疲的是修輯或重置籠舍的工作。哺乳類住大籠,爬蟲類有大水池、鳥類要大樹,這些時常比家庭式飼養籠大千倍,內裡佈置用品重萬倍的大型籠舍,針對特定生物而提供合理的作息空間。但所有東西都大了之後,除了時間花多了之外,大舊的木頭或大盤的植物,搬入、架好、固定, 實在需要有肌肉才能勝任。

水龜的仿天然水族箱 © 馬屎
水龜的仿天然水族箱 © 馬屎

夢境成真之後

香港家居普遍狹小,即使在職前能飼養寵物,亦只是少量的小型動物,對協助履行真正動物護理員的職務,幫助不大。當真正成為動物界的職人,接觸到專業而真實的動物工作,便會發現要令圈養動物得到合理的動物權益,健康成長,只有前世記憶般的感情,並不能支撑日常工作的苛索!必需盡快做到吸收四方資料、與同事認真交流、大膽嘗試、細心觀察,並鍛鍊良好的體能,才能跟得上工作進度,並熟練地以牠們獨有的行為習性和感受,作為日常工作質素的指標。 做到、撐到、再得到新的考察或帶活動的機會,才能得到較完整的動物保育的基本能力。日後遇上專職的保育工作,才有足夠的能力去做到拯救動物、保護環境、對應對全球暖化的世紀大挑戰。

非洲灰鸚鵡的大型飼養籠 © 馬屎
非洲灰鸚鵡的大型飼養籠 © 馬屎

有關【自然保育Slasher】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的話:「從事保育工作至今已經超過20年,現在是自然保育的『Freelance Slasher』 。這些年,差不多每一個崗位都做過。在世紀疫症肆虐全球,人類正停停、想想自己往後的生態角色的難得機會下,我加把勁,期望以經驗跟大家深入探討,期望工作賺錢同時,又可以檢視這些保護地球的自然『筍工』,如何達到目標,並從中去蕪存菁,改善技術提升知識,也算是『自肥地』繼續把這些工作做好。」

閱讀更多:【自然保育Slasher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