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6 mins

【自然保育Slasher】特稿:野豬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

最近野豬話題鬧哄哄,專欄作者馬屎回首從前擔綱動物護理員時,擁有第一手和長期的野豬教育飼養的經驗,對野豬的習性瞭如指掌,所以他特別為文發此【自然保育Slasher】特稿,期望給予大眾對野豬另一面且深入的認知。字裏行間,更是滿滿他與兩隻野豬的深厚感情。馬屎從事本地保育工作超過20年,多年來游走不同崗位,為保護我們的自然環境一直在前綫補位出力。他的保育事業以動物護理員開始。

野豬的蹄甲

野豬屬偶蹄類動物,每隻豬手豬腳上都長有4隻具蹄甲的腳趾。兩隻大的向前,著地,負責支撐身體和所有行動;兩隻小的向後,離地,像是退化了,功能不明確。4趾中間是十分柔軟的嫩肉,這些蹄甲和嫩肉,是圏養豬隻健康上的難關,由於養殖地底材使用不當,加上體重時常超標,易令蹄甲出現致命的炎症問題。

拯救小野豬

在我擔任動物護理員的時候,有兩隻幼豬跟豬媽媽失散了被困引水道,後來獲救;後來我們收到要照顧野豬BB作飼養教育的消息。於是我與同事立即四出找尋照顧野豬的資料。不找不知,豬的蹄甲跟我們的指甲一樣,會不斷增生,若果用水泥地來飼養,而成年後的野豬,身型都是粗壯但腳幼,結果由於體重增加而令蹄甲磨蝕嚴重,磨去比生長更快,直至磨到有血管和神經的部位時,便會流血、發炎、疼痛,然後引致食慾不振、情緒低落等問題。但若果用沙作底材,雖然有良好的吸重效果,但對趾甲的磨蝕力度又不夠,結果容易出現趾甲徒長,然後令腳趾彎曲的問題。另外由於成年後體重可達200公斤,每天在沙地行走,蹄甲間的嫩肉仍會被沙鎅傷,麻煩的炎症問題同樣會出現。

馬屎擔任動物護理員時有份教育飼養的野豬兩兄弟。© 馬屎飼養教育
馬屎擔任動物護理員時有份教育飼養的野豬兩兄弟。© 馬屎

這兩隻如成年柴犬大小的小野豬,離開了媽媽,但適應新生活的能力比想像中快,相處了幾天已主動跟我們玩。每當進入牠們的籠舍,牠們都主動過來找你玩,不是用濕潤的豬鼻擦你,就是用嘴唇咬手指,要不就在我們腳邊穿穿插插,追逐嬉戲,十分可愛。

有人説,野豬性格樂天知命,每天只管吃喝玩樂和睡覺,結果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經能被馴養。在中國的文化裏,更重要到説屋簷下要有豬才能成「家」。

野豬的天性

野豬是雜食動物,除了喜歡吃根莖類如蕃薯、芋頭之外,亦喜歡吃各類水果和肉類,蔬菜在無可奈何之下才肯進食,這點其實跟人類小孩挑食的習慣十分相似。牠們兩兄弟,除了吃喝睡覺或跟我們玩耍之外,就是互相追逐、一起搗蛋。 最初,牠們仍是全身淺啡色,身上有深啡色西瓜條紋的幼豬模樣,雖然是孖生兄弟,但分辨並不困難,聽見叫喚而最快跑到我們面前的,是性格大膽主動的「耳耳」,隨後亦步亦趨,謹慎小心的是「鼻鼻」。當我們玩得興高采烈,突然聽見籠外有怪聲,然後第一隻跑回巢穴的就一定是「鼻鼻」。

屬於群體動物的野豬,喜歡跟同伴一起搜尋食物、一起玩泥漿浴、一起睡覺等。慶幸這兩兄弟是一起走失,否則要單一隻野豬在陌生的環境而不感到孤單寂寞,是不能做到的任務。可能由於這種需要朋友的性格,結果我們這班每天給牠們飲食,陪伴玩耍的人類,都成為牠們重視的同伴,每當進入農舍清潔,牠們會過來用身體擦我們的腳。當我們不在就不時抬頭,用鼻搜索空氣裏屬於我們的氣味。

豬舎

看見牠們快高長大,野豬新居的設計和建造工作亦需加速完成。

身長接近兩米的大型哺乳類動物,供牠們居住的籠舍設計,跟一般小型動物例如豹貓或果子狸不同,所有東西都要大,除了面積要夠大,裏面又要有大石、大樹、大水池、大閘、大房等基本設施。而牠們估計有10多年的壽命,最理想是設計到一步到位,但本地或海外並沒有詳細的資料可以參考,實在令人頭痛。

野豬「鼻鼻」。籠舍有大木頭的裝置。© 馬屎
野豬「鼻鼻」。籠舍有大木頭的裝置。© 馬屎

「居所」除了要夠大,另有其他考慮,例如兩隻都是男仔,成年之後爭地盤大打出手時,怎樣將牠們分開或隔離呢?如果其中一隻受傷,要檢查、處理傷口又或打針食藥,又需要用甚麼裝置來完成?晚上、冬天或雨天給牠們可以遮風擋雨的巢穴又怎樣設計好呢?牠們成年之後,若果同時走過來爭食物或要跟我們玩耍,是有相當的危險性,不是一般管理員能應付得來,把牠們隔開的裝置又是怎樣設計好呢?當然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要想出鋪什麼底材!

有過照顧野生動物的經驗,對於怎樣解決上述問題,其實已經心中有數,只需一招,就是向大自然學習。知道牠們蠻力十足,建造籠舍的材料就不能馬虎!知道牠們的豬腳容易發炎,就模仿樹林下泥土的質地和成份,將幼河沙加上大量植物性堆肥,混合而成為鬆軟的沙質壤土!要牠們合作,照我們的意思向左走向右走,又或檢查耳仔、眼仔和腳仔,就要做好基礎的護理訓練,即是跟訓練犬隻一樣,要牠們懂得一些指令,例如「come」、「 go」、「 sit」、「 stay」等。 以野豬的聰明,要牠們聽得懂,做得到並非難事。

認識裸買重用回收 免費下載環保指南

綠色和平推出《綠色生活指南》,內含裸買地圖、重用與回收指南,幫助大眾培養環保生活新習慣!

免費下載環保指南

野豬的日常

就這樣,1年,兩年,3年,10年,15年,我們差不多每天見面,牠們知道我手上有蕃薯條(把蕃薯切成長條狀),每當我去看牠們,就是在房內休息,牠們亦會立即衝出來,不停發出「Ur...Ur...Ur... 」的索食聲。叫牠做些如左轉或摸耳仔等護理檢查動作後,給牠們零食,然後跟牠們閒話日常。這種關係的建立,並非完全為食,主要原因是牠們知道我們想甚麼。
不用呼喝、亦不用嘮叨,一個眼神,兩個單字牠們已經明白,並立即配合得到。這種默契是從每天下午的護理訓練培養而來。由於使用「正向獎勵(positive reinforcement)」訓練,即是訓練員從閱讀牠們的肢體語言,再配合牠們的心理狀況,來進行沒有責罵的開心訓練。

野豬「耳耳」© 馬屎
野豬「耳耳」© 馬屎

久而久之,聰明的野豬不單止知道牠們要做什麼,還時常預測我們的訓練習慣,例如某同事習慣先給右轉指令後就接左轉指令,然後給予蕃薯條奬勵。思路敏捷的「耳耳」就會在同事未給左轉指令前,就已自動轉向。相反習慣「三思」的「鼻鼻」,做完右轉後就時常要先給奬勵才肯做左轉。當然要做好訓練,並不能讓牠們的古惑得逞,蒙混過關。但這一招,對於新同事或「心軟」的同事,十分湊效。

「扭計」時牠們不會吵吵鬧鬧,多數是用雙眼望著你,嘴裡發出哀鳴,這等撒嬌的技倆,對於喜歡動物的人來說,是完全不能招架的溶心攻擊。訓練需要有眼神接觸,我們時常四目交投,日子久了,從眼睛裡已能感應牠的心情和健康狀況。

野豬的真性情

一次,正值發情期的「鼻鼻」和「耳耳」為爭地盤而大打出手,血流遍地而要隔離飼養,之後嘗試放在一起,仍然是打鬥收場。説到底,野豬都是孔武有力而單純的動物,保護自己的領地和交配權,是基因內的預設程式,就是自小相依為命的兩兄弟,亦無法違抗。但由於野豬是需要同伴的動物,而牠們又不會全年不停打架,因此我們用一些堅固的柱把牠們隔開,讓牠們仍可隨時看見對方。有時會隔著柱向對方作出攻擊,但更多的時候是躺在柱的兩邊一起休息。

動物護理員與野豬進行訓練 © 馬屎
動物護理員與野豬進行訓練 © 馬屎

夏天牠們喜歡浸在濕漉漉的泥氹裡一面降溫,一面閉目養神。冬天就喜歡躱在自己用樹葉和禾稈草做成的被窩睡覺,看著牠們懶洋洋又十分享受的神態,叫叫牠們又只是半張眼睛的看你一下,算是回答了,然後又繼續睡覺,這種老朋友的感覺,十分溫暖、窩心。

結果都是蹄甲

時間慢慢過去,青年到壯年,然後開始步入老年,牠們躺著休息的日子多了,動作比以前緩慢了,之後發現牠們的蹄甲都有發炎的情況,即使再加入堆肥令泥土更鬆軟,但在潮濕多雨的日子,情況不受控,結果大部分時間都要留在室內,每天外敷內服各種藥物。奈何所有醫治的方法都無法舒緩由於蹄甲發炎而為牠們帶來的疼痛,幸好牠們都是乖豬,加上平時訓練建立而來的信任,大部分時間都肯乖乖提起受傷的腳,給我們處理傷口。

可憐腳傷令牠們不能正常活動,每天都要留在細小的房間,而牠們又一定要到戶外才肯大、小便,情況越來越嚴重,我們都感覺到牠們的痛苦,在無計可施之下,最後只有進行安樂死。

雖然不捨,但作為護理員,盡力為動物謀福祉是基本的責任。而在動物護理員的生涯裏,能遇上如「鼻鼻」和「耳耳」這兩隻友善又溫柔的大型動物,當中又能跟牠們成為交心的朋友,是一份難得的福氣。

有關【自然保育Slasher】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的話:「從事保育工作至今已經超過20年,現在是自然保育的『Freelance Slasher』 。這些年,差不多每一個崗位都做過。在世紀疫症肆虐全球,人類正停停、想想自己往後的生態角色的難得機會下,我加把勁,期望以經驗跟大家深入探討,期望工作賺錢同時,又可以檢視這些保護地球的自然『筍工』,如何達到目標,並從中去蕪存菁,改善技術提升知識,也算是『自肥地』繼續把這些工作做好。」

閱讀更多:【自然保育Slasher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