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4 mins

【自然保育Slasher】 生態導師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

【自然保育Slasher】 系列,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分享多年來「香港做保育」的種種經驗、體會,還有反思。第六篇,馬屎以「生態導師」作為系列終章,掏心掏肺地指出生態導師須具備的學養和修養,讓準備接受生態教育的大眾,還有從事生態教育的同行,可以認真深思。

生態導師 © 呂朗婷
生態導師 © 呂朗婷

生態專家、生態導師、自然老師、生態導賞員,這些工種或角色時常令人混淆。哪一個名銜的識見最多?哪一個實力最強?誰更能保護自然環境?不容易分辨。而在本地自然保育行業的傳統裡,這些身份誰都能隨意使用,於是往往變成推廣市場的工具!

生態導師的基本要求

香港的大專院校,學術上對生態保育定位各異,以環境科學系為例,生態、動、植物的內容比重較輕,環境污染、垃圾處理較重,目的是讓學生畢業後較易找到工作的目標為本設定。幾年的專上教育生涯,同學通常都只是水過鴨背的聽過、背過一些生態東西,結果學歷未必能夠反映師資。

而坊間對導師的好壞,仍多以資料準確、口材好和有熱誠等,對一般「推銷員」的要求來作判斷。 雖然要求生態導師是人肉百科全書,所有大自然的東西都要識,但由於參加者都怕冗長的資料,因此導師一般只需説出生物的名字,加上少許易明的關鍵便可。對有基本學歷和經驗的生態導師,並非難事。至於熱誠,就更易「裝」出來。例如發現地上有一篤便便,導師只需認真靠近,看清形狀和顏色,內裏究竟有什麼植物纖維或種子,索一下味道、摸一下質地,然後津津樂道地跟學員分享一些通俗有趣的資料,便能獲得全場掌聲。

生態導師的教學方法

但作為有要求,真心希望推動提升生態保育水平的生態導師 ,擁有海量的生態知識是對自己的基本要求,懂得深入淺出、風趣幽默地向各類學員或公眾述說生態關係是基本能力。

今天科技先進,各式各樣的教學工具應運而生,互聯網上各種生物的資料普遍已相當專業準確,硬照、影片可隨意搜尋得到,細緻的細緻,可愛的可愛。但這些生態資料,精彩是精彩,可是沒有溫度!內容是否準確?影片是否經過帶誤導的剪輯?無從稽考!但結果天真的朋友看多了,就以為自己真係見過恐龍;亦曾經歷過自然史中的生物大滅絕 。

為了要將真實的大自然帶到學員面前,今天的生態導師在推動自然教育的工作上,需要有帶學員走出課室的能力。上山下海,讓森林和原野之中的「動物導師」、「昆蟲導師」、「植物導師」等「自然導師」現身說法,親自教授

生態教育就是生命教育

跟一般學術不同,自然裏的東西都是有血、有肉、有生命。在地球裏的生命體,都需要陽光、空氣和水,當中大多亦需要泥土、森林和同伴。在有空調、燈光照明的課室裏教生態,讓不諳生態的朋友在他們最熟悉的環境之中學習新知識,的確有助吸收。但只在「環控溫室」栽培,就是如何茁壯的種子,最終都是無法移植到露地生長,結果只是一株不停侵蝕地球資源的東西。

那是不是要學員經歷暴曬、暴寒、暴雨,甚至接觸有毒的動、植物才算真實體驗生命呢?答案當然是!因為一味講大自然如何美麗、天氣如何宜人、小動物如何溫純,只是旅遊廣告裡的東西。生態導師的工作,除了需要尋找適合的自然環境提供考察之外,甚至需要懂得建構平台製造機會,讓學員經歷;他們清楚、明白、了解、愛上大自然之後,就會自動按自己的喜好和膽量,因應際遇,尋找啟發人心,出生入死的經驗。

尋找自然老師 © 馬屎
尋找自然老師 © 馬屎

驚喜滿滿的戶外考察

戶外考察對於學員和導師都是挑戰。天氣好時,導師需要忙於配合主題,篩選有趣的「自然導師」,讓學員透徹了解然後獲得印象深刻的好經驗。若果是下著毛毛雨,導師要加倍努力,開通所有感官,尋找正在躲著避雨的導師們。若果下著傾盤大雨,自然導師全都留在安全的地方,就要考考生態導師的運氣,是否碰到一班心明大義的學員 !

水牛導師 © 馬屎
水牛導師 © 馬屎

作為主導課程的生態導師,需要具備配合「自然導師」非一般教學方式的能力。例如夜行尋找「兩棲爬蟲導師」,若果出席的是年幼但帶毒性的「青竹蛇導師」,而牠又在導賞期間,突然停在學員的腳邊等候出場;為免學員受驚,然後被咬傷,又或不慎踏死牠,結果令學員心裡蒙上陰影,這個時候,生態導師要憑知識和經驗衡量情況,例如青竹蛇的毒性通常只會令人痛和腫,少有至命,而幼蛇一般都比較膽少,攻擊性較低。於是,[警告:以下情節切莫輕易模仿] 導師可能需要鎮定而快速地把牠捉起,然後簡單向參加者解釋,這是有毒的蛇,一般不可徒手觸摸,但現在的情況是怎樣怎樣怎樣;然後順便向他們證實一下,毒蛇雖然有毒但不會無端咬人,「而人類實在是世球上最恐佈的生物,本地不怕人的蛇可能就是剩下牠,哈哈哈哈⋯⋯」

非不得已才放在手上的青竹蛇導師 © 馬屎
非不得已才放在手上的青竹蛇導師 © 馬屎

「自然導師」聯盟

香港有四季,日與夜有不同的生物,要平衡參加者的興趣和閲讀「自然導師」的能力,生態導師要有相當的戶外教學經驗,因此,戶外考察算是高級的自然教育體驗。

但自然導師不單單出現在郊野,例如嘉道理農場讓拯救回來的貓頭鷹、蛇或昆蟲作「動物導師」,動物護理員帶著牠們站在公眾前,展述牠們的身體結構為何適合在自然裡生活,然後介紹牠們在大自然之中的角色、正在面對的問題,最後呼籲牠們應該得到尊重、珍惜和保護。

球蠎導師 © 馬屎
球蠎導師 © 馬屎

事實上動物導師的感染力比生態導師更強,並更容易引起參加者知道後,向家人朋友分享,最後讓生態知識加速滲入普羅市民的生活之中,令保育的種子得以開花結果

斑腿泛樹蛙導師 © 馬屎
斑腿泛樹蛙導師 © 馬屎

有關【自然保育Slasher】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的話:「從事保育工作至今已經超過20年,現在是自然保育的『Freelance Slasher』 。這些年,差不多每一個崗位都做過。在世紀疫症肆虐全球,人類正停停、想想自己往後的生態角色的難得機會下,我加把勁,期望以經驗跟大家深入探討,期望工作賺錢同時,又可以檢視這些保護地球的自然『筍工』,如何達到目標,並從中去蕪存菁,改善技術提升知識,也算是『自肥地』繼續把這些工作做好。」閱讀更多:【自然保育Slasher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