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生活
3 mins

身於山林 有種責任

作者: 綠色和平
朱江,一個露營狂,經常帶齊裝備上班,放工即刻上山露營。他熱愛山林,更因為愛上登山而更重視環保,在約兩年前成為綠色和平項目主任,負責防水物料PFCs(全氟化合物)及微塑膠兩個項目。在此之前,他曾是戶外品牌售貨員,非常熟識行山裝備,亦很了解這些裝備對自然的禍害。他今日更矢志推動「PFCs Free」,為自然去毒。身於山林,享受山林,亦要為山林盡責。

文: 風火山林月刊

普通打工仔,放工回家,朱江,放工露營,聽着覺得不可思議。對記者而言,露營最多一年幾次,不是Friday Night,甚至是平日工餘節目。他的其中一個Facebook相簿,更名為「露營狂」。到底他何以為露營而狂?他笑說「是給損友荼毒。」大約兩三年前開始,「損友」帶他上山,他方驚覺:「原來香港咁細,都有咁靚嘅景。」自始之後,他對行山露營不能自拔。回望這些年露營的日子,他說最大學問是輕裝上路。「初初露營的時候,好怕要使好多錢,買好多裝備,但又怕未必經常會用,我問我的朋友,點解你帶個20L、30L的背囊就可以去露營?佢講咗一句說話,我覺得非常厲害:『你帶得越少嘢上山,留低的都會越少,無謂的就唔好帶上山。』」這句說話啟發了朱江:沒有需要的東西盡量少買少帶,在山上日復日,環保意識漸漸提高,後來他更投身環保行業。

信行動帶來改變

加入綠色和平後,他主力負責推廣「PFCs Free」,PFCs的議題在歐美各地受到廣泛關注,但對香港人而言還是比較陌生,惟與行山人士息息相關。PFCs具防水、防油與穩定的特性,被戶外品牌廣泛使用,不論行山鞋、防水外套、營幕、爬山繩及睡袋等都可能含有PFCs。根據綠色和平資料,PFCs是對環境有害的化學物質,不易分解,有些PFCs甚至會影響生殖系統、刺激腫瘤生長並干擾內分泌系統。朱江認為,使用PFCs的公司對此責無旁貸:「如果一間公司要用PFCs,她有責任向世界證明,PFCs可安全使用,但事實係證明唔到,而且更可能影響人類健康及生態環境,因此綠色和平要求這些戶外品牌公司,甚至布料供應商棄用PFCs,佢哋有責任研究更環保的替代物料,令行山友、露營友都可以安全使用防水物料。」

「Positive Change through Action!」是綠色和平的口號,強調行動會帶來改變。在推動PFCs Free時,綠色和平曾直接去The North Face等戶外品牌公司,要求對話回應。朱江亦自稱是一個行動主義者,他認為實際行動比教育更能帶來改變,「以塑膠為例,其實是非常諷刺的現象,你看香港的幼稚園,每個學生上學都是帶再用的膠樽、食物盒、毛巾,全部都可以再用,不會帶濕紙巾。但當小朋友長大後,你認為他會帶水樽嗎?還是去便利店,用9元買一支800ml的水?他會帶毛巾上山,還是會帶濕紙巾上山?教育唔係冇用,但教育未必可以帶來真正改變。」他強調,項目主任的工作不但要推廣環保議題,更重要是希望更多人成為義工、行動者,最終目的是帶來改變。經過綠色和平的連串行動及努力爭取,著名防水物料GORE-TEX的供應商Gore Fabrics終於在今年2月承諾,在2023年前棄用有害PFCs。朱江對此感到非常鼓舞,「GORE-TEX在市場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好多戶外牌品都係用GORE-TEX的防水膜,如果我哋要同每一間公司去周旋,可能要搞幾年。」他認為這是大企業應有的承擔。

行山人士同樣是消費者,但你可知道你的防水鞋、防水外套,有沒有PFCs?你購買前,又有多了解自己的需要?朱江原來曾經是一名戶外品牌售貨員,他曾目擊:「有客人話去芬蘭旅行睇北極光,只係要戶外企3個鐘,但可能埋單買咗萬幾蚊嘢。」荒謬的現實背後,原因很簡單:售貨員要追數,一定先推銷最貴的產品,若不合客人心意,就再推銷較便宜的,如此類推。他又以行山鞋為例,「如果買高筒行山鞋去溯澗或攀冰,要有防水膜好合理,但低筒故名思義,就係筒位會入水。」他建議如果購買低筒鞋,其實不需要選擇有防水功能。他說行山人士購買前應想清楚自己的需要,亦可以到品牌的網頁或向店員查詢,產品是否含有PFCs。

籲團結保衞郊野

朱江作為愛山之人,談起發展的議題時,他說來有火:「政府將香港的住屋需求和發展郊野公園混為一談,係唔公義,係有心混淆視聽的手法。」他認為香港有很多其他土地,包括軍事用地及棕地等可以研究發展,而香港需要的是全盤城市規劃,而非頭痛醫頭。他呼籲山友應該團結一致,敢於發聲,反對發展郊野公園。愛之心,責之切,他亦痛心香港人的環保意識每下愈況,即使有很多組織自發上山清理垃圾,但垃圾「執極都有」。他在大嶼山大東山看到大量紙巾、廢棄的營幕和很多高山氣瓶。「你期望邊個會幫你執走用完的紙巾?」他直指,在香港未必需要用高山氣,因為高山氣瓶不能重用,比較不環保,建議大家可用酒精爐,燒完後不會留下垃圾,又比較輕磅。

後記:給喜愛自然的人

「到底我有多愛自然?」記者見過朱江之後反問自己。作為行山友,每個星期跑上山,走遍大小山頭,但是否代表喜歡大自然,享受大自然?有些人攀險長途,為了鍛鍊身體,挑戰自己;有些人追逐美景奇觀,為了影相打卡。惟面對野外的惡劣環境,日曬雨淋,就算不是討厭,亦未必稱得上非常喜歡。朱江卻是一個真正喜歡自然的人。「城市真的好逼、好侷促,你上到山有冇覺得好舒適?」朱江這樣問記者。因為太喜歡山,他瘋狂行山露營,差不多將山當作第二個家,更將守護這個家視為己任。「我唔相信有人會憎恨自然,因為我哋本身係屬於大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