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0.0001%的已知深海 採礦始動的未知深淵

作者: 綠色和平
「生命緣何而起?」追追趕趕分分秒秒營營役役,偶爾停下腳步,仰望星夜,靜聽深海,思緒剎那間拋擲無垠。叩問生命起源,未知最後答案,科學家卻發現了「失落之城」(Lost City)──位於大西洋中洋脊的深海熱泉(hydrothermal vents)網絡,線索也許蘊藏其中......假如它逃得掉如箭在弦的深海採礦威脅。

異形?怪物?寶可夢?其實牠是世上最龐大的水母之一:獅鬃水母(Lion's Mane Jellyfish)。 © Greenpeace / Gavin Newman

潛行深海的怪奇物語

無論你是對毒刺水母、無殼海兔、古空棘魚等水系Pokémon如數家珍的訓練員,或者情傾E.T.、星戰、異形的科幻迷,怪奇生物一直被塑造某種定型。原來魔幻現實早已尋到相交點:海底熱泉。

氧氣缺席,陽光止步,唯有板塊相遇與地核熱能,深海顛覆了理所當然的生命方程式:科學界目前對海床的認知只有0.0001%,比月球表面更少;管蟲(tube worm)、盲鰻(hagfish)、水滴魚(blobfish),是我們懂得的異數。自1977年初次發現海底熱泉,科學家如今仍嘆為觀止:高聳的「白煙囪」噴出蘊含豐富礦物的沸水,孕育無數形態各異的生物;2000年,位於大西洋中洋脊的「失落之城」(Lost City)初揭神秘面紗,酸鹼值更高的水、更不可能的生存環境,被視為生命基礎元素的烴類(hydrocarbons)偏偏源源不絕,令人不禁猜想這裡蘊藏生命起源線索,甚至與浩瀚宇宙某個星球如有雷同。

三色海蛞蝓(Tricolor sea slugs)對周遭環境份外敏銳,其獨特神經系統與防疫機制更令醫學界嘖嘖稱奇。 © Greenpeace / Gavin Newman

突發!深海採礦開始多人!

科學頭腦為開啟知識寶庫費煞思量之際,機械怪手同時「上gear」整裝待發。自20世紀中葉,深海採礦因缺乏成本效益而只聞樓梯響,卻隨著運輸技術提升、金屬與礦物資源買少見少,逐漸惹來政商巨賈垂涎。深海採礦作業目前尚未波及公海,相關監管機構國際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卻已批出29張探索許可:中國、韓國、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等國家,以及洛馬(Lockheed Martin)等軍備廠商,均有意分一杯羹。

天秤的一邊看似商機無限,另一邊大自然又要付出多少代價?試想像你的家園忽然塵土飛揚、震耳欲聾,甚至瞬間沒頂;即使僥倖生還,鄰居「被消失」,世界變了樣......驚動了活過千萬年的深海物種,已非人類一輩子所能挽救之事。

海底熱泉迸發獨一無二的生物多樣性,在海洋「地窖」潑灑大自然的調色盤。 © Greenpeace / Gavin Newman

綠色和平發表《未知深淵:深海採礦冒起時》(In Deep Water: the Emerging Threat of Deep Sea Mining)報告,指出採礦機器一旦開動,勢會對海床釀成不可逆轉的破壞,包括開挖期間無法排除的噪音與懸浮物漂流(sediment plume),亦會牽一髮動全身破壞海洋食物鏈,以及嚴重折損海洋生態系統一直默默擔當、藉由生物循環及屍體沉降把大氣二氧化碳深埋海床的「藍碳」(blue carbon)作用,助長氣候危機惡化。(別小看海洋調節器!有研究指若「藍碳」從不存在,大氣二氧化碳含量將比目前高出50%,令地球不再宜居!)

國際海底管理局於牙買加總部召開會議期間,綠色和平聯同當地夥伴團體到場表達「守護海洋」訴求。 © Bárbara Sánchez Palomero / Greenpeace

傾斜業界的監管機構?不了

硝煙四起時,獨立仲裁本是回復各方信任的最後防線:國際海底管理局成立於1994年,負責管理公海深海採礦活動,種種跡象卻顯示ISA把發展利益置於海洋保育之上,例如所需環境評估程序欠缺透明或未經獨立認證,使外界無從得知審批理據,只見採礦業界申請「來者不拒」,連波蘭提出於「失落之城」一帶海域勘探亦同樣獲批,形同放任採礦「放題」。

適逢國際海底管理局於牙買加首都金斯敦(Kingston)總部召開年度會議,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聯同當地公民團體在場外舉起「不要深海採礦 守護共享海洋」(NO DEEP SEA MINING PROTECT OUR OCEANS)橫額,並遞交包括當年發現「失落之城」的Gretchen Früh-Green教授等28位科學家的聯署信件,要求當局在科學界進一步認識、探索珍貴海床之前,暫時禁止任何深海採礦許可。

全球40位畫家參與「失落之城」#DrawThisInYourStyle挑戰,包括(左上至右下):© Peyo, © Chris Riddell, © Fabio Moon, © Quentin Blake, © Kristjana S Williams

全球40位畫家參與「失落之城」#DrawThisInYourStyle挑戰,包括(左上至右下):© Emma Shoard, © Shoko Lee, © Yan Le Pon, © Essy May, © Pascale Hecquet, © Tom Cole

民眾、插畫界、科技企業we connect

深海傳誦的千言萬語,一時三刻當然說不清,因此綠色和平邀請全球40位藝術家組成「Lost City聯盟」,齊齊響應#DrawThisInYourStyle挑戰,以畫筆繪出各自的「失落之城」想像,引起各地民眾從點線面之間認識深海採礦議題,繼而一起守護海洋。

另一邊廂,面對採礦企業推銷深海開採的各種「苦衷」,當然要馬上fact check:

礦物資源有助驅動可再生能源、電動車電池等,都是環保同路人?
這並非妄顧各種破壞海洋、氣候舉措的藉口,亦陸續有企業從需求着手,承諾淘汰「鈷」(Cobalt)等礦物資源

需求增加,逼不得已?
改善產品設計、提升原材料回收率才是應有企業責任:有研究指出只要「循環經濟」得以實踐,根本毋須開採深海資源

改善血汗礦工待遇?
未有證據顯示深海採礦不會重蹈剝削覆轍,破壞海洋卻同時犧牲數以千萬靠海維生的民眾生計

我們同時從供求着手,推動數以萬計民眾於社交媒體以#StopDeepSeaMining形式,促請Google、Apple、微軟、HP等科技企業停止助長海底採礦,一同邁向循環經濟(妥善回收、提升可維修彈性、停止「有預謀淘汰」)的可持續出路。

綠色和平船艦途經亞速爾群島Princess Alice Bank,攝下「愛麗絲公主」的浮華衣裳。© Greenpeace

「如何承受這好奇 你有沒有愛我的準備」深海神秘莫測,卻正因這種不得而知, 更讓我們明白從「失落之城」到整個海床,再也承受不起更大傷害。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上月完成第三次會議,預計於明年完成文本修訂並達成共識,意味談判進入白熱化階段,誠邀您與綠色和平一起推動各國領袖制定強而有力的海洋公約,邁向2030年保育最少30%海洋的目標,共同見證深海其實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