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綠色和平報告揭露漁工陷於海上奴役

促遠洋漁業及各地政府撿回良心,守護海洋與公義

作者: 綠色和平

香港人食用的海鮮量,名列世界前茅[1]。我們餐桌上的海鮮從何而來?近年大家意識到向魚翅說不,買的吃的考究是否可持續海產、「環保海鮮」,懂得幫襯本地魚塘的出產。本文希望與你進一步關心環境公義,透過認識世界遠洋漁業其中的黑暗面,讓我們有更多理由守護海洋,保護珍貴海洋資源,同時支持漁工免受剝削壓榨,讓藍色地球各方面都更美好。

非法漁業與海上強迫勞動有著密切的關係,當海洋資源枯竭,漁船就必須航向更遠的海域捕撈。©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人類文明進入21世紀第2個十年,你會否驚異「奴役」(slavery)依然是處於現在進行式?事實上,奴役存在於國際漁業,而我們鄰近東南亞國家的民工,為了生活離鄉別井,成為遠洋強權漁船上的「外籍漁工」,卻在缺乏國際社會監管的大海中,長期受到剝削壓榨,而遠洋漁業中系統性的惡性循環,甚至危及他們的健康及性命。

香港人的海鮮消耗,是國際級的大戶,但我們對漁業操作少去過問,遑論了解遠洋漁業。近幾年來,國際媒體一直關注東南亞漁工的不人道工作條件。我們關注海洋,現在是時候,認清「血汗海鮮」的存在,捍衛當中的環境公義,全方位守護海洋,推進遠洋漁業全面良心發展。

綠色和平東南亞分部早前發佈了《海上奴役》調查報告(Seabound: The Journey to Modern Slavery on the High Seas)[2]。報告指出有34名印尼籍漁工投訴13艘遠洋漁船包括5艘台灣漁船、7艘中國大陸漁船和1艘斐濟漁船,涉嫌欺騙、肢體暴力、剋扣薪資、扣留護照及超時工作等不當對待。

Greenpeace最新調查報告:遠洋漁船上人權侵害問題!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資料顯示,每年至少有24,000人死於遠洋漁船上。2019年12月,綠色和平東南亞辦公室發布了「海上奴役」報告,揭露遠洋漁業不當的漁工聘僱體制,以及不公薪資。由於海洋資源枯竭,魚類種群的減少,使得漁船必須航向更遙遠的海域捕撈,增加了燃油等營運成本,為了維持獲利,他們依賴多數來自東南亞的貧困外籍漁工帶來的廉價勞動力,其中有些不肖漁船透過苛扣薪資以及壓榨漁工等行為,降低人力成本。遼闊的美麗海洋,卻默默承載了海上人權剝削問題。政府應該要立即採取行動,阻止這些遠洋漁船與相關水產企業持續威脅我們的海洋以及弱勢群眾的生計。※更多詳細資訊專題報導:5個外籍漁工困於海上奴役的真實原因 https://act.gp/2rPmWdr※免責聲明:影片中的漁船畫面非採訪當事人實際工作漁船,SBMI向綠色和平提供了這些影像,以模擬這些外籍漁工實際工作情況。

Posted by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台灣網站) on Wednesday, December 18, 2019

出海求生活,竟然淪爲難以上岸

全球遠洋漁業勞動剝削層出不窮,最根本的原因,是當地政府缺乏保障其輸出漁工的相關法規,以及船籍國對於外籍漁工的勞動保障相當不足。在這些疑似發生海上奴役的案件中,透過訪問船上的外籍漁工,綠色和平找到5個系統性的關鍵原因:

一、受困於貧窮的絕望青年

在東南亞等開發中國家,處於社會中下層的青年人,沒有太多好的工作機會,儘管聽聞遠洋漁業工作及生活環境苛刻,暴力甚至喪命事件時有所聞,仍願賭那一把微薄的機會,讓家庭脫離貧窮。

二、充斥謊言的不良中介

不良中介以優裕高薪為餌,誘使這些急於脫貧的年輕人簽署2年或以上的工作合約,但漁工往往上了船,才發現工作環境以及薪資待遇遠不如合約,可是他們已身處茫茫大海,沒有退路。

毫無良心的中介,很多時候巧立名目,向求職者收取手續費、保證金等各種行政費用,《海上奴役》調查報告揭示,通常這些費用會是漁工6個月到8個月的薪水總和,而通常漁工的合約為2年,這等於他們將近三分之一在船上的時間都是貢獻給這些中介。

印尼中爪哇省直葛港(Tegal port)漁工正從漁船卸下漁獲,捕魚為爪哇島北部沿海地區人民的謀生主要方式之一。©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三、急速減少的魚類資源

人類工業捕撈的強度及規模提升,造成魚類資源快速減少,使漁船必須航向更遙遠的海域捕魚,為了彌補增加的燃油成本,有些不良漁船轉向剝削外籍漁工,降低成本以維持利潤。

四、發達的海上轉運

因遠洋漁船可長年不回港,即使有妥善法規,也難以執行,這歸因於所謂「駁船」的海上轉運(transshipment),遠洋漁船透過其他船隻,將捕撈的漁獲先運送回港,同時補給燃油及生活必需品,讓漁船可以在海上停留長達數年,因此船上遭受強迫勞動的外籍漁工,也會長期孤立無援。茫茫大海中,在有限的執法資源下,政府也難以監管。另外,「駁船」轉運可以不只是漁獲,而是外籍漁工,這也衍生人口販運問題。

五、國家監管法規的缺失

遠洋漁業是個跨國經濟行為,需要各國政府協作規範。漁工輸出地應該訂立更嚴謹的法律,避免自身人民淪為海上奴隸,而漁工輸入地,應該要加強檢視自身法規,確實監管是否存有可能發生海上奴役的漏洞,並嚴加執法,設法杜絕強迫勞動甚或人口販運。

不要海上奴役,全方位守護海洋

針對此次《海上奴役》調查報告,綠色和平台灣辦公室透過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estern and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Commission, WCPFC)的漁船註冊資料,於發佈報告前,聯繫了5艘遭指控疑似進行強迫勞動的台灣漁船,其中有4艘漁船負責人回應否認相關指控。

綠色和平也同時將相關指控資料提供台灣漁業署,請漁業署協助調查並公開調查結果,漁業署回應在得到更多資訊後,會嚴加查辦。綠色和平並已積極聯繫相關工會,在確保漁工人身安全無虞的情況下,持續與漁業署溝通,推動政府積極展開調查。

印尼漁工向綠色和平道出受到剝削的狀況。©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海上奴役》調查報告的發佈日期是12月9日,即國際人權日前夕,綠色和平希望藉著調查報告讓更多人意識到,現代社會及我們的海洋隱藏的侵害人權問題。守護海洋,我們必須全方位關注當中的資源,無論是生態、環境的福祉,以至普世價值。

2020年是維護全球海洋的關鍵年,聯合國會就邁向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的目標舉行會議,制訂強而有力的海洋公約。全球已有超過200萬人聯署守護海洋。如果你已經加入行動,感謝你!請你將更多關於我們的海洋故事分享出去,讓我們一起以群眾力量向不負責任的企業施壓,以科研實證說服政治領袖站在守護海洋的一方。

2019年8月正值聯合國舉行海洋公約相關的政府間會議,綠色和平在其紐約總部外豎立起藝術裝置,代表海洋面臨的許多威脅,從塑料污染、工業捕魚到石油鑽探。© Alex Yallop / Greenpeace

備註:
[1] 港人人均消耗海鮮冠絕全球 紅衫魚恐面臨絕種 (topick.hket.com 2018.11.4)
[2]《海上奴役》調查報告(Seabound: The Journey to Modern Slavery on the High Sea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