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18.3°C熱過香港 南極企鵝失了蹤

作者: 綠色和平
18.3°C,在香港是個涼快好日子,但在南極是60年初見異象。南極一個研究基地上周四(6日)錄得破紀錄18.3°C高溫,媒體爭相報導轉載,事實卻是全球暖化下「溫水煮鵝」早已發生:綠色和平聯同科研團隊最新數據顯示,一處主要企鵝棲息地的南極企鵝(又名頰帶企鵝,Chinstrap Penguin)數目比50年前下降60%,個別企鵝族群更劇減77%,可會足以喚醒世人一起守護海洋?
巴布亞企鵝身後的紅色營地,就是錄得18.3°C破紀錄高溫的希望基地。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巴布亞企鵝身後的紅色營地,就是錄得18.3°C破紀錄高溫的希望基地。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2月6日,阿根廷氣象局在Twitter發佈一張溫度計照片,乍看平平無奇,原來細思極恐。自1961年起監測溫度的南極希望基地(Base Esperanza)於當日中午錄得18.3°C,打破2015年3月24日的17.5°C舊紀錄;而馬蘭比奧基地(Base Marambio)亦錄得49年來2月最高溫度14.1°C,比2015年2月24日的舊紀錄高出0.4°C。

翻查香港天文台數據本港當日氣溫介乎15.9至18.6°C,平均氣溫17.1°C甚至比南極更低。綠色和平「守護海洋全球之旅」項目主任Frida Bengtsson回應指:「我們過去一個月身處南極,記錄這世界邊端在全球暖化下的劇烈轉變。在希望基地錄得南極洲破紀錄高溫的確驚人,卻並非無跡可尋,因南極只是跟隨全球暖化。極端氣溫理所當然登上新聞頭條,但我們更須記住背後令人憂慮的情況,就是南極半島平均氣溫上升的長期趨勢。」

數到三,就放手?參與「企鵝普查」的研究員,通常會站上石頭等高位坐擁廣闊視野,然後逐個企鵝巢穴點算3次,期間僅容許5%誤差以確保準確度。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數到三,就放手?參與「企鵝普查」的研究員,通常會站上石頭等高位坐擁廣闊視野,然後逐個企鵝巢穴點算3次,期間僅容許5%誤差以確保準確度。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企鵝夫妻幾多對?跌幅高達77%

作為「守護海洋全球之旅」最後一站,綠色和平事隔兩年重遊南極,船艦「極地曙光號」與「希望號」成員與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及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Stony Brook University)團隊肩負重要任務:企鵝普查!相對另一企鵝品種阿德利企鵝(Adelie Penguin),南極企鵝往往選擇更偏遠、更人跡罕至地區築巢,其中全球最大南極企鵝棲息地之一象島(Elephant Island),對上一次全面普查已是1971年,因此我們決定填補這片知識空隙,研究氣候變化過去半世紀對南極企鵝造成甚麼影響。

認住臉頰上仿似頭盔縛帶般的條紋,你也是南極企鵝專家!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認住臉頰上仿似頭盔縛帶般的條紋,你也是南極企鵝專家!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經過詳細點算,我們發現相比1971年的大型研究結果,象島全部南極企鵝族群的數目無一倖免減少,繁殖企鵝整體由122,500對驟減60%至52,786對,其中一個主要族群更錄得77%跌幅。石溪大學生態與演化系副教授Dr Heather J. Lynch表示:「南極企鵝的顯著跌幅,證明南冰洋生態系統於50年間經歷了徹底改變,並逐漸波及食物網上層的物種。改變牽涉許多因素,但我們手上的證據都指出氣候變化難辭其咎。」

南極洲天堂港(Paradise Harbour)冰山一隅,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南極洲天堂港(Paradise Harbour)冰山一隅,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氣候x磷蝦 左右企鵝生與死

事實上,南極對氣候變化份外敏感,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世界氣象組織(UN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sation, WMO)指出,過去半世紀南極洲平均氣溫上升接近3°C,其間西岸近87%冰川已告消退,過去12年更有加速消退跡象。另外,南極磷蝦(Antarctic Krill)作為南極食物鏈基石,近年亦因維持心血管健康的營銷包裝而被大肆捕撈,慶幸在綠色和平與全球海洋守護者積極爭取下,85%磷蝦企業於2018年宣告停止於南極敏感地帶捕撈磷蝦,為企鵝等南極物種緩解糧食危機。

台灣船員黃懿萱隨行到訪南極採集研究樣本,坦言取得氣候變化證據十分困難,你我的日常生活方式卻很容易對氣候造成種種負擔,而很多人可能一生都不會到訪的南極,正承受人類種種不友善環境行為的後果。 © Greenpeace

台灣船員黃懿萱隨行到訪南極採集研究樣本,坦言取得氣候變化證據十分困難,你我的日常生活方式卻很容易對氣候造成種種負擔,而很多人可能一生都不會到訪的南極,正承受人類種種不友善環境行為的後果。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與研究團隊接下來亦會到訪到訪科學界認知更少的洛島(Low Island)。這裡估計聚居了10萬對繁殖企鵝,卻因位置偏僻而未有相關研究,因此我們會利用航拍技術定時拍攝,並透過程式重塑族群全貌,確保生態不受侵擾下展開當地首次企鵝普查,結果將於稍後公佈。

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在聖保羅大教堂對岸泰晤士河豎立的一對企鵝冰雕,隨著時間被潮水吞沒,警示世人別讓悲劇成真。 © David Mirzoeff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在聖保羅大教堂對岸泰晤士河豎立的一對企鵝冰雕,隨著時間被潮水吞沒,警示世人別讓悲劇成真。 © David Mirzoeff / Greenpeace

守護海洋關鍵會議…兩個Thx!

面對天災人禍、命途多舛,還得沉着應戰。科學界提出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的目標踏入倒數十年,來年兩個重要國際會議:3月於紐約召開的「全球海洋公約」第4次會議(BBNJ IGC-4),以及10月於雲南召開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COP15),可能是主宰全球海洋命運的轉捩點。兩者將分別確立保護國家管轄範圍以外區域海洋的條約框架與力度,以及受保護範圍的具體大小與目標

綠色和平韓國辦公室於光化門豎立70隻企鵝冰雕,邀請民眾與南極企鵝並肩同行。 © Greenpeace / Soojung Do

綠色和平韓國辦公室於光化門豎立70隻企鵝冰雕,邀請民眾與南極企鵝並肩同行。 © Greenpeace / Soojung Do

除了在會議期間積極遊說支持強而有力的全球海洋公約,我們亦深信匯聚群眾力量,足以推動各國放下分歧,共同守護海洋。因此綠色和平行動者於全球14個國家及地區發起「企鵝失了蹤」冰雕行動,邀請民眾一同向與會代表施壓,別讓企鵝隨全球暖化一去不返。好消息是,在260萬海洋守護者聯署推動下,瑞典上月宣佈加入全球海洋聯盟(Global Ocean Alliance),成為聯盟第13個具體承諾推動「30x30」守護海洋目標的國家。

時而風平浪靜,時而風高浪急,南極小企鵝逆光中進發,心存盼望迎接新一天。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時而風平浪靜,時而風高浪急,南極小企鵝逆光中進發,心存盼望迎接新一天。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愛得太遲、沒有意義,不應有理直氣壯的餘地,更應反省我們為何沒有及早行動。守護南極,也是守護你我家園,邀請你一起推動強而有力的全球海洋公約,讓企鵝毋須負重前行,海洋生態重回歲月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