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讓我們一起延續殺人鯨媽媽的愛

作者: 綠色和平資深會員維繫與發展主任 殷穎兒
Orca、Killer Whale、虎鯨……而香港人最熟悉的名字定必是「殺人鯨」──海豚家族中體型最大的成員。過去兩、三星期,我和大家一樣,每天追蹤關注西北太平洋海峽一條殺人鯨媽媽的行蹤。鯨媽媽Tahlequah (J-35) 不願放開出世後夭折、開始下沉的鯨寶寶,多日來堅持以前額撐著,將寶寶留在身旁。當鯨媽媽開始墮後,她的族群 (J-Pod) 亦不離不棄,輪流幫忙撐著寶寶。

國際傳媒鎂光燈下,族群消失數天後,研究人員終於再次發現牠們的蹤影。今次,寶寶不再在族群身邊,而媽媽看起來漸漸走出傷痛,開始與同伴一起覓食。

最少17天,跨越1,600公里,殺人鯨媽媽與家人哀悼寶寶的愛,使全球動容。

不過,事情還未告一段落。研究團隊未有鬆懈機會,他們正心急如焚期望能拯救同族群中一條病危、只有4歲半的年輕鯨魚Scarlet (J-50)。

南方定居殺人鯨 最後75條

小時候,還記得在電影《人魚的童話Free Willy》中第一次認識殺人鯨,海洋中姿態優雅、頭腦聰穎、充滿人性、令人驚嘆的黑白鯨魚。

年紀愈大,從《海豚灣The Cove》到《黑鯨Blackfish》,漸漸開始了解圈養鯨豚類的背後真相。隨着社交網絡普及、即時資訊一日千里,多年來我也開始追蹤居住於美加海岸的野生南方定居殺人鯨(Southern Resident Orcas)族群。牠們棲息於介乎加拿大溫哥華島南面及美國華盛頓州北面對出的海岸Salish Sea,每條殺人鯨皆擁有獨特的背鰭及背紋,研究人員亦為每位成員給予代號及獨一無二的名字。而我的Bucket List上永遠有著一項,就是親身探望自由自在的牠們。

令人心痛的是,連同殺人鯨媽媽所屬的J-Pod,以及K與L-Pod合共三個族群,南方定居殺人鯨目前僅餘75條。過去三年未有鯨寶寶存活下來,20年數量下跌20%,加拿大及美國均將這種獨有的殺人鯨列入瀕危物種名單。歸根究柢,牠們持續面臨不同威脅,包括:主要食物帝王三文魚 (Chinook salmon) 數量下降、海洋環境污染,以及愈見頻繁的海路交通,不但增加了牠們被船撞擊的機會,而船艦發動時的噪音,亦妨礙殺人鯨以聲納定位覓食、與族群溝通。

油管擴建工程 威脅升溫

到了今年,我絕不希望的事情發生了,就是看到只餘75條的牠們出現於綠色和平的報告上,因為人類的貪婪而進一步面臨絕種威脅。

綠色和平今年6月發表《Tar Sands Tanker Superhighway Threatens Pacific Coast Water》報告,顯示如箭在弦的跨山輸油管道擴建工程(Trans Mountain Pipeline Expansion Project),將使美國西岸成為「油輪高速公路」,估算未來50年內有10%-29%機會出現大型漏油事故,同時海路交通勢頻繁七倍,帶來每年最少400艘油輪,噪音增加將更進一步阻礙牠們覓食。一旦漏油事故發生,更直接威脅最後75條瀕危南方定居殺人鯨的唯一家園,勢將牠們推向絕路。

殺人鯨不需更多化石燃料 人類亦然

拒絕骯髒落後的石油、煤炭等化石燃料,轉用生生不息的可再生能源,已經是全球緩減氣候變化的共識與趨勢。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 也即將在10月發布特別報告,檢視如何將全球升溫幅度保持在攝氏1.5度。

推動停止擴建跨山輸油管道,不單是保障瀕危南方定居殺人鯨的家園,同時亦為拯救告急氣候,因為我們並不需要開發更多化石燃料。

Activist form an aerial bridge blockade in the path of a Trans Mountain tar sands oil tanker traffic. The tar sands oil tanker was docked at the Kinder Morgan’s Westridge Marine Terminal. The blockade is part of wave of growing resistance against the controversial Trans Mountain Expansion pipeline and tanker project (TMX). The activists suspended from the Iron Workers Memorial Bridge in Vancouver, British Columbia.

綠色和平等多個環保團體早前連月為阻止工程奔走遊說,初見成效。除了溫哥華市長及卑詩省省長表態反對,歐洲最大銀行匯豐銀行亦宣布履行可持續政策,停止為所有油沙項目融資。

我們繼而將行動進一步升級,包括點名批評12間投資油沙工程的「Dirty Dozen」銀行,5月亦聯同Mosquito Fleet成員乘坐獨木舟包圍Kinder Morgan鑽油設施。

儘管加拿大政府漠視民眾訴求,堅持以45億加元收購相關基建以強推工程。上月初,七位勇敢的綠色和平行動者懸垂在溫哥華Ironworkers Memorial大橋上,34小時的堅持,不但以身體阻止正停泊在Kinder Morgan跨山輸油管道碼頭的油輪Serene Sea運載油沙離開,同時揮揚當地原住民旗幟,喚起全球關注油管工程如何威脅當地環境、傳統及生態。

綠色和平將繼續發聲,阻止一切為利益破壞環境的行為。

世世代代 追求自由夢想

回想兩年多前,Granny (J-2)──全球已知最年老的殺人鯨母鯨,於105歲高齡離開世界。殺人鯨世世代代也是一家人以族群般一起生活,相信Granny與您我有著同樣的夢想,盼望我們的下一代,也能夠永續的自由自在生活下去。

您願意與綠色和平一起,加入聲援行列嗎?

7-9-2018 最新更新:
【勝利!】經過綠色和平聯同當地原住民積極行動、發聲下,加拿大聯邦上訴法院剛於上月30日,裁定加拿大聯邦政府並未就擴建跨山輸油管道充分諮詢原住民團體,以及全面評估油輪海路交通勢趨頻繁為環境及最後75條南方定居殺人鯨帶來的影響,撤回工程許可。這是我們為緩減氣候變化、拯救瀕危南方定居殺人鯨共同成功爭取的一場重要勝仗!

同時,研究團隊近月亦兩度成功為 Scarlet (J-50) 處方藥物!縱然團隊仍極度關注她的健康,但令人鼓舞的是從本星期觀察所見,Scarlet與媽媽及家人再次活潑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