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直擊漁船獵殺,血濺公海「鯊」場

作者: 綠色和平
Baby shark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兇猛與可愛的「反差萌」,令鯊魚再次膾灸民心,可惜現實中baby shark與grandma shark同樣陷入獵殺危機。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守護海洋之旅」巡航期間,一批行動者於北大西洋乘坐橡皮艇阻攔漁船獵殺鯊魚,由此揭開每年25,000條瀕危鯊魚血濺「鯊」場的真相。

完成「冰雪奇緣演奏會」及一系列海冰融化與藻類生態研究工作後,希望號駛離這個春天不太冷的北極,南下準備第二站「失落之城」(Lost City)行程,同時讓船員稍事補給回氣。(密切留意我們報道行程最新消息!)不過,歐洲時間6月26日,船艦駛至葡萄牙亞速爾群島(The Azores)對開200哩的北大西洋海域時,發現一艘西班牙漁船Ameal以捕撈劍魚(swordfish)為名,利用「延繩釣」(longlining)破壞漁法捕獵鯊魚。因此行動者乘坐橡皮艇靠近漁船阻截,並高舉「Shark Under Attack」橫額,向世人宣示血濺「鯊」場真相。

阻截漁船獵殺鯊魚

【#國際焦點-🔥直擊!漁船獵殺鯊魚】有船艦喺北大西洋巡航期間,發現一艘漁船用延繩捕獵鯊魚😠我哋嘅行動者隨即乘坐橡皮艇,阻攔佢哋。但長遠想有效咁保護鯊魚,我哋需要制訂強而有力嘅海洋公約,更嚴格限制捕撈,設立更全面嘅海洋保護區,立即行動👉https://act.gp/2XmniSp#鯊魚 #oceantreaty #全球海洋公約 #守護海洋 #ProtectTheOceans---------------------------------------------立即Follow綠色和平Instagram👉http://bit.ly/2Vs7XQj馬上訂閱綠色和平YouTube Channel👉http://bit.ly/2F6gxyt為維持公正獨立,綠色和平從不接受政商界資助,只依靠你一樣熱心市民捐款支持👉https://act.gp/2ToVoDw

Posted by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香港網站 on Sunday, July 7, 2019

長達數小時行動期間,希望號船員遙距觀察捕撈作業,發現該艘捕撈船以接近40哩長的延繩捕撈了8條鯊魚,延繩釣法的「獵物」劍魚卻只得一條,與綠色和平最新發表《血濺鯊場:過度捕撈,保護欠奉》報告指出,北大西洋劍魚捕撈船2017年的鯊魚魚獲足足是劍魚4倍(以重量計算)的現象不謀而合。

最高速鯊魚 難逃延繩鐵鈎陣

是次命喪怒海的鯊魚品種尚待鑑定,但在這片惡名昭彰的北大西洋海域,最常見受害者就是尖吻鯖鯊(又稱短鰭鯖鯊,shortfin mako)。成年雄性尖吻鯖鯊的體重最高可達140公斤,泳速卻可爆發至每小時70公里,因此被冠以「全球最快鯊魚」稱號;但這位「鯊魚界菲比斯」,今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色名錄由「易危」提升至「瀕危」(endangered)級別,與其近親長臂鯖鯊(longfin mako)齊名。

歸根究柢,即使捕撈船「真心」循劍魚遷徙路線推進,一旦使用每條佈滿數以千計魚鈎的延繩釣法,沿途只會不斷「誤捕」鯊魚以至其他海洋生物。據綠色和平分析,單在北大西洋,西班牙與葡萄牙漁船每年就已殺害多達25,000條瀕危尖吻鯖鯊

「翅」殺威脅如影隨形

有心或無意,過度捕撈令繁殖率低的鯊魚面臨滅絕威脅是不爭事實,例如大青鯊(blue shark)因龐大魚翅需求而成為全球最「搶手」鯊魚品種;「瀕危」鎚頭鯊(scalloped hammerhead shark)在南非海域對開的族群,數目則於短短70年間驟減99%。據不同研究估算,全球每年有6,300萬至1億條鯊魚被捕殺

向魚翅說不,別為一時排場和口腹之欲而永久傷害海洋生態,近年在各界積極推廣下初見成效,但2017年香港鯊魚製品進口量仍接近5,000噸。即使各國加強打擊非法捕撈,其中歐盟明文禁止轄下登記船隻,以至所有於歐盟水域作業的漁船從事魚翅貿易,監管機制卻備受質疑。例如全球第三大鯊魚捕撈國西班牙,只有不足0.5%泊岸卸貨的船隻經海關抽查,去年亦有一艘於北大西洋作業的西班牙延繩釣船the Virxen de Blanca,於愛爾蘭海岸被查獲載有1.3噸非法魚翅。另外,鯊魚肉和鯊魚油的價格雖不及魚翅,消費市場卻更龐大,遍佈歐洲、東南亞及南美洲,猶如佈下捕鯊天羅地網。

殲滅掠食者 禍及可持續漁業

在電影作品中,鯊魚往往被描繪成張開血盆大口獵殺人類,最終「邪不能勝正」的掠食者;其實這些存活於地球超過4億年的掠食者,對維繫海洋生態平衡以至漁民生計至關重要。例如在北美洲東岸一帶,鯊魚及牛鼻鯆(cow-nosed rays)的數目此消彼長,令食物鏈下層的帶子被過度捕食;另邊廂大白鯊數量減少,則壯大了海獅族群,並改變魚類遷徙分佈,可見在海洋生態鏈環環相扣下,我們再也承受不了將利益置於保育之上的短視目光。

你可能會質疑,難道公海真是「冇王管」?在現今缺乏整全海洋保育機制下,區域漁業管理組織(Regional Fisheries Management Organisations)身負重任,其中事發一帶的北大西洋受國際大西洋鮪類資源保育委員會(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tlantic Tunas, ICCAT)管轄,這些組織「各家自掃門前雪」的作風卻不時為人詬病。以ICCAT為例,它推算即使所有漁船立即停止捕獵尖吻鯖鯊,2040年亦只有54%機會復育,卻只針對吞拿魚及劍魚制訂捕撈上限及漁法管理,未有相應措施保護尖吻鯖鯊及大青鯊;而轄下科學委員會提出的保育建議亦備受冷落,或引入多項有利業界的「免責條款」,根本無助族群復育。

海洋公約 一線生機

鯊的悲鳴,國際領袖們可會聽得見?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即將於8月展開第3輪談判,並預計於明年上半年達成共識。若各國攜手制訂強而有力的海洋公約,定有助設立更廣泛、更全面的海洋保護區(包括公海在內),邁向科學界倡議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的目標,庇蔭baby sharks安然成長。

正如綠色和平守護海洋項目團隊成員Will McCallum所言:「以這些可怕漁業手法獵殺鯊魚等海洋生物,實在令人髮指。我們在怒海揭露元兇,卻急須強而有力的海洋公約與更嚴格捕撈限制,才能保護全球海洋。」您願意與鯊同行,一起高唱海洋快樂頌嗎?

《血濺鯊場:過度捕撈,保護欠奉》(Shark Under Attack: Overfished and Under Protected)報告全文(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