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塑膠
4 mins

以生命影響生命,勇士羅樹源再為海洋走塑出航

作者: 綠色和平
繼 2016年以獨木舟環繞大嶼山為環境項目工作和綠色和平籌款後,羅樹源 Raymond Lo 再一次挑戰自己,計劃 2019年3月底,以難度加倍的百里獨木舟長征,為綠色和平籌款,目標是推廣守護海洋,感染更多大眾為海洋走塑出力。他笑言自己是「傻佬」,但我們卻看到一個充滿使命感及魄力驚人的勇士。

對綠色和平一路的支持者來説,會對羅樹源這位獨木舟教練有一定的印象:這位「生命鬥士」、環保忠實支持者,在2016年10月划艇10小時為環境、綠色和平工作籌款。

心疼塑膠污染越見嚴重,Raymond (羅的英文名字)立志要為他愛護的海洋再次出力,於2019年3月底,以他擅長的獨木舟第二度撐綠色和平,並將難度加倍,希望挑戰自己的同時,引起公眾關注且從自身出發,走塑、保護海洋。

想當年,與獨木舟、養生、環保結緣

時間回撥,羅樹源在1996年確診肝癌;在此之前,他是徹頭徹尾的上班族,日夜為事業為養妻活兒打拼。任職跨國公司的亞太區物料及後勤支援經理,終日飛機穿梭區內,日理萬機。那時候的他,公務飛行多國,但問他去過那些國家什麽景點,答案卻是零,因為工作行程,要不在辦公室,最多出外到酒館與同事或工作夥伴消遣。念及正值當打年歲,家有妻子和三個兒女,當年縱使身心疲累,依然對自己說「捱到喎」。直至 ……

公司提供的定期身體檢查,肝部照到陰影,跟進檢查後,證實患上肝癌。於是入院切掉部分肝臟,手術加治療3個月後出院。經歷大病,Raymond 當機立斷「辭職啦,因為我條命仲矜貴過佢。」

他直言平衡過,高薪厚職的代價會是耗盡身心,加上自己有信仰,他就將自己與家中大小交托給上天安排。病後,他放棄了强勢事業,找回一份可以發揮所長,壓力卻較少的工作。找回了生活,且在閑餘,開始做自己一直有興趣但沒有時間的事情,譬如划獨木舟。同時以心思和行動實踐養生和環保的終身事業,開始茹素;也因爲喜愛海洋,感慨其受污染,於是搜尋有什麽機構對生態環境有改善,加上他著重國際視野和觸覺,於是就一直關心追隨綠色和平的資訊與行動。

飛機聲大橋影下的隱世天堂

羅樹源日常教授獨木舟,都會在大嶼山東涌附近授課。不過他還在東涌距離2小時腳程的散石灣建立一個獨木舟小陣地。

投入獨木舟活動初年,Raymond 還是個都市人,每次花時間乘車到海邊,還要提著器材去玩獨木舟。慢慢地他萌生了在海邊找個小屋作為中途站、訓練基地的想法。機緣巧合,讓他找到散石灣這裏來。2005年本來的破爛村舍,多年經營下來,人與獨木舟器材不但有瓦遮頭,種植的蘆薈、仙人掌紛紛開枝散葉,愛狗的他,讓收留的犬隻得到愛心和廣闊活動的空間。

對地點偏遠的海邊基地,最初也不習慣,但逐漸感受到環境對身體好,他肯定地說,現在是越來越喜歡,平日不會特別跑出市區,他很強調他的體會:「原來海洋對我地好緊要、好緊要。」

散石灣鄰近赤鱲角機場航道,飛機的聲浪與大自然的海浪此起彼落,羅樹源更在意的環境改變卻在海中。

小屋對出的海面,一般人都容易愛上,會形容是無敵大海景。但對他來說,最美好的已經消失了。「三年前,我嘅大海一望無際,而家有條港珠澳大橋,所以我好失望...... 以前個景真係冇得頂,一望無際,好天可以望到去珠海。而家冇啦,返唔到轉頭。」

對抗塑膠污染,自己出力,更與大眾共勉

情況不可收拾的,還有沙灘、海中的垃圾。

由於位置偏遠,政府部門只能安排疏落的垃圾清理編更。「這裏沙灘的垃圾多到飛起。我自己會執垃圾,第一我有養狗,執係為咗自己的環境清潔,唔好堆積。」

我們在三月初親訪這與東涌腳程相隔兩小時的基地,由主人家 Raymond帶路。繞過村落的房子、果園、豬舍,偌大的海景終於展現眼前,曠濶的視野、海天一色(附加大橋)的美景,一行人不禁慢下腳步來欣賞。跟著,一長路段的沙灘方可到達獨木舟基地,沿路印證他的日常體驗,垃圾種類繁多,塑膠製造的東西真的是各式各樣。

Raymond 習慣每天划艇數小時,問到他時常在海中,有什麽海洋垃圾的見證。他立刻滔滔不絕而且非常着緊:「看著個海,撐不久就看到水樽,撐不久就看到膠袋、發泡膠。我自己划艇,與海洋有密切關係,於是就想有什麽機構可在這方面宣傳多些,讓人曉得不要再將垃圾扔落海,希望讓人知道海洋已生病了。」

「海灘也鋪滿膠袋、膠樽,食環署執不完、義工執不完,非常可怕。希望人自動自覺,不要將塑膠掉落海。」

羅樹源 Raymond 今年踏入68歲了,他對海洋、保護環境的心志卻是何等強而有力:

「即使曾患癌,亦無阻我守護環境的決心,我不想香港變成臭港 ......

我覺得這兩年海上垃圾一樣多;又沒有大規模的宣傳,讓人意識要節制。所以我希望有生之年,而且體力還可以的時候,可以與 Greenpeace 一起做這樣的宣傳,產生作用。這就是我希望可做到的事情。

希望自己與 Greenpeace 一起做出成果。因爲綠色和平在走塑方面做得非常好,要人走飲管、快餐塑膠器皿。還有標誌性的 Rainbow Warrior,這環保先鋒在香港作出首個全面海岸塑膠污染研究。

海洋現在病得很厲害,好多海洋生物體內都有塑膠碎片,甚至被那些膠帶弄傷鱗、尾、身體、皮膚,有些龜被膠帶勒住..... 全世界都知道。我希望香港人可多做一步,讓海洋乾淨一些,使釣魚人可以釣到魚,清理的公司也不用花費很多物資人力可處理問題,好浪費資源。我希望可以(做點事情)減輕地球發病的負擔,減輕地球發燒的負擔。」

重溫羅樹源 2016年首次為綠色和平划艇籌款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