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塑膠
4 mins

無懼死亡威脅 大馬垃圾山下的「素人」抗爭

作者: 綠色和平

危機當前,有人選擇沉默,有人選擇出走,而馬來西亞的潘麗婷(Pua Lay Peng)選擇抗爭到底。對答俐落、神態自若,一切都是家鄉垃圾山下煉成的:大馬商人每年從歐美進口近百萬噸廢塑膠,轉售值錢材料圖利後隨處丟棄甚至焚燒垃圾,釀成健康與生態災難。作為洋垃圾主要轉口港,香港既是加害者,也是隨時身中「回力鏢」的受害者,你我與抗爭「素人」、與各種打壓甚至死亡威脅的距離,並沒那麼遙遠。「只要它繼續發生,我不會停下來,直至最後一口氣。」

一座座垃圾山看似不可撼動,但麗婷與戰友的堅持,正在挑戰這套失效的塑膠回收系統。 © Greenpeace

一座座垃圾山看似不可撼動,但麗婷與戰友的堅持,正在挑戰這套失效的塑膠回收系統。 © Greenpeace

仁嘉隆鎮(Jenjarom)距離馬來西亞行政首都布城(Putrajaya)23公里,小城乍看平靜,晚九朝七卻別有新秩序:非法塑膠回收工場在夜幕低垂時「開turbo」,撿取少數有用物料後棄置或燃燒剩餘垃圾。即使忍得住刺鼻氣味,46歲化學家潘麗婷一覺醒來,一座座垃圾山就似夢魘如影隨形。「塑膠垃圾衍生了一大難題:空氣污染,既難以監控,檢測成本亦所費不菲。很多工廠早已曉得如何逃過法眼:夜間營運,健康威脅卻與白晝無異。」

綠色和平2018年與Break Free From Plastic全球走塑運動聯合調查,揭露馬來西亞淪為多達19個國家及地區的「塑膠垃圾崗」。 © Nandakumar S. Haridas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2018年與Break Free From Plastic全球走塑運動聯合調查,揭露馬來西亞淪為多達19個國家及地區的「塑膠垃圾崗」。 © Nandakumar S. Haridas / Greenpeace

焚燒廢塑膠嚴損健康 「工人兩、三年『大換血』」

潘麗婷坦言,大部份相信是中國資本的非法工廠相當「識玩」,而當局僅要求每個月甚至每年提交空氣報告一次,監管可謂形同虛設。只有身體最誠實,長期咳嗽、哮喘、全身乏力等症狀,在工人及附近居民身上見怪不怪,甚至染上肺部及呼吸道疾病,更受水源及土壤污染所害。

1分鐘了解香港如何成為國際洋垃圾轉口港

【#持續關注-國際洋垃圾轉口港】香港每年轉口近28萬噸洋垃圾,仲係馬來西亞洋垃圾第五大入口地😱由歐洲出口、香港轉口至東南亞國家嘅塑膠垃圾,大部分都無法完全回收,所以當地非法回收廠將有價值垃圾處理後,就將其餘嘅焚燒,甚至隨意丟棄,造成空氣、嘈音及環境污染😭即刻睇片了解詳情👇#洋垃圾 #PlasticFreeNow---------------------------------------------立即Follow綠色和平Instagram👉http://bit.ly/2Vs7XQj馬上訂閱綠色和平YouTube Channel👉http://bit.ly/2F6gxyt為維持公正獨立,綠色和平從不接受政商界資助,只依靠你一樣熱心市民捐款支持👉https://act.gp/2ToVoDw

Posted by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香港網站 on Tuesday, September 24, 2019

「還有直接暴露於垃圾堆的工人,很多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非法勞工。據稱他們每兩、三年就會『大換血』,因為健康問題實在很嚴重。」

走私洋垃圾利潤高 東南亞硬食「豬頭骨」

全球每年生產逾3.8億噸塑膠,回收系統卻完全脫節,發達國家摒棄源頭減廢,只能爭相發掘「國際垃圾崗」傾倒廢塑膠。如果中國大陸2018年收緊洋垃圾進口是關一扇門,部份東南亞國家就是敞開的幾扇窗:單是2018年,馬來西亞就接收近百萬噸廢塑膠,主要來自美國、日本和德國,而泰國、越南、菲律賓及印尼亦相繼淪陷。

堆填或焚燒,塑膠垃圾二擇其一,卻同樣對環境造成難以逆轉的傷害。 © Nandakumar S. Haridas / Greenpeace

堆填或焚燒,塑膠垃圾二擇其一,卻同樣對環境造成難以逆轉的傷害。 © Nandakumar S. Haridas / Greenpeace

相比PP膠(Polypropylene,聚丙烯/5號膠)等食物包裝塑膠,尼龍、ABS樹脂(Acrylonitrile Butadiene Styrene)等更難回收、更花工序的「豬頭骨」,因利潤豐厚而吸引不少工場東主鋌而走險,經過有毒化學品清洗表面、300°C高溫燃燒下釋出對人體有害的揮發性有機物(TVOC)等工序,才能提取原料轉售至中國大陸、印度等地製作廉價玩具、容器、鞋履或電器外殼。「較高質素的塑膠垃圾,每噸成本約200至500美元,而20噸走私廢塑膠卻只須2,000令吉(約3,780港元)。即使有一半需要棄置,回收物料卻值最少800令吉一噸,ABS更可賺取1,000令吉。」

相信因果終有報 只怕沉默與勾結

麗婷與戰友數以年計追查非法塑膠回收工場的反抗事蹟,先後登上英國《赫芬頓郵報》美國《洛杉磯時報》等國際媒體。說起曾受死亡威脅,她顯得處之泰然,「若再沒有人發聲,這場塑膠災難始終揮之不去,亦不只在我的國家發生。那些死亡威脅,可能是想制止我『篤灰』非法工場,但我聽到另一把聲音,叫我繼續控訴生產商:你們是將苦難建築在他人身上;如果你們不收手,因果終有報,因為我們都活在同一地球。」

麗婷(右二)2018年底聯同綠色和平馬來西亞辦公室團隊舉行記者會,發佈調查報告揭露全球塑膠產業的回收系統失效。 © Greenpeace

麗婷(右二)2018年底聯同綠色和平馬來西亞辦公室團隊舉行記者會,發佈調查報告揭露全球塑膠產業的回收系統失效。 © Greenpeace

《巴塞爾公約》去年5月將塑膠廢物納入規管,締約國出口塑膠廢料時必先得到接收國同意,由此東南亞國家一度「硬起來」,並採取撤銷進口牌照、遣返塑膠垃圾等拒收洋垃圾措施。菲律賓、印尼及馬來西亞自去年6月先後向香港退返近百隻洋垃圾貨櫃,包括今年1月馬來西亞宣佈將150個、合共3,737噸裝滿塑膠垃圾的貨櫃送返來源地,當中9個會送返香港。

麗婷所見卻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例如進口商報關時竄改貨物分類編號,以逃過海關法眼,「就這樣改成3906、3912而非3915(須受監管的塑膠垃圾)」或者以一間合法工廠作幌子,兼收進口塑膠垃圾後分發至鄰近多間非法工廠完成工序;更糟糕的是龐大利益當前,現行罰則毫無阻嚇性,「最多也是罰款,罰款只是小問題!」被問到意大利單是去年首9個月就有1,300噸塑膠垃圾非法走私進口馬來西亞,她認為有企業代表已經成功遊說高層官員,「有志調查的部門已經沉默不語。那些生產商始終認為,你沒有好好把關是你的問題……」

堆填區百上加斤 「港府別再視而不見」

綠色和平去年6月揭發一個懷疑載有電子及塑膠等走私洋垃圾的貨櫃被菲律賓送返,並隨即去信環保署要求當局交代貨櫃下落,以及促請政府必須盡快收緊洋垃圾入口管制,建立更有效回收網絡,避免同類事件發生。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去年6月揭發一個懷疑載有電子及塑膠等走私洋垃圾的貨櫃被菲律賓送返,並隨即去信環保署要求當局交代貨櫃下落,以及促請政府必須盡快收緊洋垃圾入口管制,建立更有效回收網絡,避免同類事件發生。 © Greenpeace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簡單一個道理,在國際政治角力場下竟顯得蒼白無力。香港在全球洋垃圾物流鏈一直扮演轉口港角色,如今中國大陸、東南亞各國紛紛收緊廢塑膠入口,以回收或再造名義進口香港的塑膠垃圾無路可逃,會否被直接丟棄堆填區,令其負荷百上加斤?

我們對逼爆堆填區戒慎恐懼,這卻是麗婷每天經歷的當下。說到哽咽,但她知道要實現源頭減廢解決塑膠污染,惟有繼續發聲,直至有你共鳴:「號稱民主、自由、擁護人權的地方,竟可公然說謊,污染他鄉,只因為它們較弱勢、貧窮,當地民眾連呼吸清新空氣的自由也失去。如斯情境已經持續10年、20年了,可否撫心自問,你們是否在做正確的事?」

「香港政府別再對(洋垃圾)問題視而不見。若別人把垃圾棄置到你的家園,你會高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