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塑膠
4 mins

「點只擺個膠桶」—— 做社區回收唔簡單

作者: 綠色和平實習生 Sabrina Leung

說實話,身處香港,「環保」二字的確不是陌生的字眼。無論細細個上常識課,還是電視睇到政府宣傳片,或多或少我們都吸收過不少環保資訊。問題在於,就算我們經常講環保,許多港人的環保概念仍然停留在三色桶的層面,又或者對環保行動的成效深感質疑,而選擇不作為。身為社區工作者,我們是如何在社區裡推動環保意識?

設置便利回收站 向三色桶說不

於 2020 至 21 年期間,筆者曾在馬鞍山擔任區議員助理,不少次在巡區的時候都發現屋邨內的三色桶骯髒不堪,更曾目睹有街坊在不經清洗的情況下,將喝完的汽水罐直接投入「黃鋁罐」桶內。這類不合格的回收行為可謂司空見慣,某程度上反映出社區環保意識欠奉。

有幸的是,區內仍有一群熱衷環保的居民。不過,社區回收配套有欠充足,時常令他們的回收行動事倍功半——在有偵查報導[1]揭露三色桶的塑膠大多被送往堆填區後,有心回收的街坊基本上選擇拋開方便,拒絕將回收物投入無回收成效的三色桶,改為直接交給回收中心。然而,社區附近並無設有綠在區區的回收環保站,即使乘搭港鐵,要把回收物拿去鄰近位於石門的回收站亦需要 25 分鐘左右的路程;至於定時定點的回收流動站,大多在下午時間進行回收活動,除了星期六外,其餘時間對身為上班族的回收人士都並不適用。

回收,往往是大家參與環保行動的第一步。可是目前成效低、不便的回收配套都令不少居民都對回收行動卻步,導致區內的綠色參與度頗低。為填補現行環保政策下的不足,辦事處一眾同事決定籌劃廢物回收計劃,希望透過設置時間、地點便利的回收站,為居民提供妥善、透明的回收鏈,令大家的回收心血不會化為烏有。

逢星期三,我們便會在辦事處內(近門口處)擺放三個籃,分別用作回收紙張、紙包飲品盒及塑膠,分類一目了然。 © Sabrina Leung / Greenpeace
逢星期三,我們便會在辦事處內(近門口處)擺放三個籃,分別用作回收紙張、紙包飲品盒及塑膠,分類一目了然。 © Sabrina Leung / Greenpeace

與本地回收商合作 擴大回收種類

三色桶其中一個致命的缺點,便是它的回收種類甚少。不論是紙包飲品盒、塑膠餐具或是發泡膠,通通都不是其回收範圍。然而,特別是疫情下更多人進食外賣,大量膠餐盒、餐具需要回收。有幸馬鞍山屬環保署推行的塑膠回收先導計劃試點,辦事處登記成為回收點後,可供居民回收各類塑膠,而我們的回收塑膠會直接由本地回收商收走。除膠樽外,不論膠袋、膠容器、膠餐具、光碟,甚至發泡膠都可以回收,盡量做到「乜膠都收」。

塑膠回收桶與廢紙、紙包飲品盒的回收袋很佔這個小小的辦事處空間,要解決回收物長期堆積辦事處的難題亦是一大挑戰! © Sabrina Leung / Greenpeace
塑膠回收桶與廢紙、紙包飲品盒的回收袋很佔這個小小的辦事處空間,要解決回收物長期堆積辦事處的難題亦是一大挑戰! © Sabrina Leung / Greenpeace

此外,我們亦一直與 Mil Mill 喵坊合作回收紙包飲品盒及紙張。三色桶的廢紙回收局限多、種類少,基本上只回收俗稱三紙的報紙書刊、辦公室用紙、紙皮,而近年喵坊努力研究回收其他雜紙的可能性後,連紙包飲品盒、紙杯、紙盒等含塑膠成分的雜紙亦可回收!在本區其他雜紙的回收並不普及的情況下,我們能為鄰近居民帶來便利的回收點。

不過,在安排回收時間上,我們亦有很多事情需要考慮。實際操作上,由於每個街坊的回收物都是「一大袋攞過嚟」,回收膠桶很容易瞬間爆滿。辦事處地方淺窄,一袋二袋的回收物必然會迫爆空間!所以,確保回收流程能夠真正便利居民之餘,又不會影響到辦事處日常運作,我們決定逢星期三作為辦事處回收日。這是考慮到區內缺乏平日晚上的回收點後,我們特意選擇於星期三加設晚上開放時間,以解決居民在家中大量囤積回收物至周日才能處理的煩惱。我們亦與回收商協商固定於回收日翌日收膠收紙,這樣一來便不會有回收物長期堆積辦事處的問題出現。

辨事處營運期間,我們除了在社交媒體上發佈回收日的資訊海報外,亦有在做街站時宣導回收日。海報詳細列明可回收物,讓街坊清楚了解計劃詳情。 © Sabrina Leung / Greenpeace
辨事處營運期間,我們除了在社交媒體上發佈回收日的資訊海報外,亦有在做街站時宣導回收日。海報詳細列明可回收物,讓街坊清楚了解計劃詳情。 © Sabrina Leung / Greenpeace

聯署要求政府立法 落實管制即棄膠餐具

香港即棄膠餐具棄置量達歷史新高。您的聯署,可向當局展示香港市民加快限塑的強大意願,並推動發展可重用系統!

立即聯署

互動形式回收 長幼交流綠色心得

不過,區議員回收如果只是放個膠桶,其實不是與一般回收站無異嗎?只是在辦事處增設一個回收膠桶,又真的可以推動到綠色社區嗎?就如筆者在文章初頭提及,不合格的回收行為在本區屢見不鮮。辦事處回收的好處,便是除了吸納一群綠在區區的「常客」外,更吸引更多因地點便利而加入回收行列的居民。這些回收人士,特別是年紀較大的長者,雖然有回收習慣,卻不清楚正確的回收步驟。所以,我們堅持不在辦事處門外擺設回收桶的原因,除了為了避免未分類、不乾淨的回收物被放入回收桶外,更想藉著我們與居民的互動交流,有效傳播綠色資訊。

有好幾次街坊在我們的辦公時間外在門口擺放可回收物,然而卻是未經清洗的。雖然明白街坊的回收心意,但這也反映出乾淨回收的社區教育不足。這也是我們強調互動形式回收的重點。 © Sabrina Leung / Greenpeace
有好幾次街坊在我們的辦公時間外在門口擺放可回收物,然而卻是未經清洗的。雖然明白街坊的回收心意,但這也反映出乾淨回收的社區教育不足。這也是我們強調互動形式回收的重點。 © Sabrina Leung / Greenpeace

直到現在,仍有街坊不知道回收紙張需要拆釘、紙包飲品盒現時可以被回收等等。很多時我們以為網絡資訊發達,這麼簡單的回收知識理應人人皆知。事實上,由於香港對環保議題並不重視,一直缺乏深入社區的綠色教育,大多環保知識都要靠市民自己在網絡上了解一二。然而,數碼鴻溝的問題仍需要有一班人在前線解決,親身為老一輩講解回收方法、分享環保概念。只有在老一輩面前親身示範正確的回收方法,他們才可以「記入腦,下次照住做」。而他們絕對不是不肯做,而是一直都「冇人教佢,所以乜都唔識」。

而且,對於新穎的環保行動,例如裸買,他們亦打破大眾對老一輩的想像,絕非不感興趣!反而會強調,在以前物質不富裕的年代,他們的行為基本上就是裸買,「我哋只係唔知道帶個盒仔去買餸,就係依家後生仔講嘅『裸買』啫!」只要有一班人願意與他們分享綠色資訊,其實他們樂意了解。

回收 並非真正將廢物歸零

當初我們區議員辦事處籌劃環保活動時,目標是想有一連串的活動,除回收外,更想舉辦自製環保清潔用品、廚餘酵素工作坊。正因為明白回收並不是真正將廢物歸零,更加想籌辦更多活動推動升級再造、源頭減廢等行動,無奈任期終結,計劃被迫終止。

然而,身為社區一份子的你,亦可以繼續支持社區內的環保活動。希望你除了不要放棄、繼續進行日常回收外,更明白回收並非將廢物歸零的最有效之舉,而採取更有效的源頭減廢裸買行動!自備容器購物除了可以減少消耗多餘的包裝外,更可以支持社區小店繼續營運,保留社區的人情味。讓我們支持區內環保裸買店,為環保出一分力!

延伸閱讀﹕
港九新界有齊!2022香港環保裸買店指南(附地圖)


[1]追蹤器揭白做回收 9 大屋苑疑將回收膠樽 直送堆填區;香港 01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