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北海油田「疫」境抉擇:先破後立還是無底深淵?

作者: 綠色和平北海項目公眾參與專員Silvia Diaz

編按:北海油田的石油產量,自2000年起高峰已過,而在新冠肺炎疫情當前,政府、企業為經濟復甦費煞思量之際,能否痛定思痛,戒除化石燃料之癮,走上可持續發展道路?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與彩虹勇士號日前從德國漢堡啟航,展開為期1個月研究之旅,實地記錄石油與天然氣企業如何持續污染、破壞北海生態,尋找「疫」境下的最佳抉擇。

自60年代初,北海的石油企業賺取數以十億歐元計暴利,並為歐洲多方政府填充國庫。不過,這些油氣作業同時助長氣候危機與海洋污染,並危害海洋生態。

小知識:北海在哪兒?

北海(North Sea)屬北大西洋一部份,周邊國家包括挪威、丹麥、德國、荷蘭、英國等,以豐富石油及天然氣蘊藏聞名(2000年最高峰石油產量達3億噸),亦是歐洲漁業重地

*地圖摘自《Brent Spar的廿五年後:北海離岸石油與天然氣生產現況》德文版,黃色圖示為已遷移岸上拆除的77個鑽油台;黑色為目前停產但有待處置的94個鑽油台,紅色為當年Brent Spar所在地

如今我們是時候拋開包袱。因為北海的化石燃料作業後患無窮:

  • 平均每年1宗運油船事故、每日1宗化學品意外,持續污染海洋,威脅豐富生物多樣性
  • 行業裁減數以千計職位,卻未為僱員計劃「公平轉型」(Just Transition),過渡至綠色產業,而情況只會一直惡化
  • 溫室氣體排放有增無減,只會加劇氣候危機至近乎無法挽回的地步

上述種種並非突發消息──我們深明若在新冠疫情後「回復正常」,只會繼續破壞海洋與氣候,以至賠上民眾生計,同樣了解到身處氣候危機最前線的地區與弱勢社群,將承受可怕苦果。

小知識:Brent Spar行動25年

蜆殼石油公司(SHELL)於90年代初意圖直接將貯油量達14,500噸的Brent Spar平台棄置北海,並獲英國政府批准,因此綠色和平發起一連串直接行動喚起全球關注,包括1995年4月30日佔領平台,成功促使SHELL把平台運回岸上處置,「奧斯陸與巴黎公約」委員會(OSPAR)亦於1998年立例禁止於北大西洋隨意棄置海上鑽油平台

慶幸目前為時未晚。我們可以實現一個潔淨、健康的北海:它能提供100%可再生能源,創造綠色就業機會,同時保護冷水珊瑚、數百種魚類、海洋哺乳類動物與百萬計海鳥等奧妙生態。

Cleaver Bank是荷蘭水域內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北海地區,近年卻因大規模捕撈及氣候危機而深受破壞。 © Kick Stokvis / Greenpeace
Cleaver Bank是荷蘭水域內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北海地區,近年卻因大規模捕撈及氣候危機而深受破壞。 © Kick Stokvis / Greenpeace

要使願景成真,我們需要一場北海變革#NorthSeaRevolution,就由現在開始!眼前是可一不可再的重建契機,只要保持警醒、伺機而動,與首當其衝的民眾同行,我們就能一起對抗氣候危機,以公平轉型為石油時代劃上句號,以人與自然為本#BuildBackBetter。

邀請你與我們一起推動各國政府以安全、公義、環保的方式,從化石燃料過渡至可再生能源:北海變革,正式啟動!

綠色和平船艦白鯨號二代(Beluga II)分途巡航波羅的海,記錄當地氣候危機並爭取成立保護區。 © Axel Heimke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船艦白鯨號二代(Beluga II)分途巡航波羅的海,記錄當地氣候危機並爭取成立保護區。 © Axel Heimken / Greenpeace

目前北大西洋仍有727個油氣產業相關基建持續運作中,大部份均位於北海,每年產生超過3,000萬噸碳排放,更隨著成本效益遞減而勢將觸發未來數十年大規模「退役潮」。鑑於不少鑽油平台的拆除開支由生產國以公帑補貼,令政府、企業極力爭取豁免,去年Shell就提出在北海布倫特油田直接「遺棄」4個已停產、合共儲有11,000噸石油的平台,監管措施能否有效落實至為關鍵。

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於德國漢堡港口舉行記者會,發表北海化石燃料產業的研究報告,並為科研旅程揭開序幕。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於德國漢堡港口舉行記者會,發表北海化石燃料產業的研究報告,並為科研旅程揭開序幕。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全球氣候行動多線並進,近日迎接多宗喜訊,包括西班牙宣佈將於2025年關閉國內所有燃煤電廠,台灣半導體生產巨擘台積電日前亦許諾2050年轉用100%可再生能源!回到香港,我們也積極遊說區議會正視極端天氣並關注氣候議題,以及與素食達人攜手推廣滋味食譜與心得,多管齊下應對氣候危機。即使大氣候瞬息萬變,只要你我迎難而上編織理想,改變終將成真。

延伸閱讀:
The North Sea's choice: Revolution or Destruction?原文
《Brent Spar的廿五年後:北海離岸石油與天然氣生產現況》報告
全球水災頻傳,氣候危機,水浸眼眉
高溫下抗疫,關心面臨氣候風險的身邊人
如何邁向沒有石油的世界?氣候行動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