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6 mins

什麼是漂綠?從石油、航班到牛扒 4個減碳排放失實案例

作者: 綠色和平

零碳排牛扒、碳中和航班、碳抵消石油……一堆熱門環保關鍵詞結合常見商品,企業積極推銷既能維持生活現狀又能應對氣候變化的消費品,帶來漂綠(greenwashing)手法層出不窮。不過,這些公關手段可能誤導消費者錯買環境「贖罪券」,無助減緩全球暖化,甚至削弱全人類應對氣候危機的共同努力。本文透過4個來自能源、航空與畜牧業的例子,為你解釋漂綠的意思與風險。

漂綠的意思與起源

若你初次接觸「漂綠」一詞,不妨視之為應用於環境議題的「洗白」或「粉飾太平」──漂綠是一種公關手段,使一間公司或一項產品看來比較環保,但實際上並未減少對環境造成的衝擊

早於上世紀60年代,大眾逐漸倚靠電視、以至電台及報章等主流媒體接收資訊,正值當時以反核為主軸的全球環境運動起步,美國電力公司Westinghouse無視核熔毁風險與核廢料處理難題、標榜核電廠「潔淨、安全」的廣告,就被視為漂綠始祖[1]

直至80年代,環境運動家Jay Westerveld在太平洋島國斐濟目睹一條海濱度假村不斷發展、擴張,卻宣稱「珍惜我們的海洋與珊瑚礁」而鼓勵重用毛巾,有感當中的惺惺作態,於是在1986年一篇論文首次寫下Greenwash一詞,其後漸獲廣泛採用,包括1999年正式收錄《牛津字典》[2]

2021年11月12日,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聯合國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場內的地球裝置前,以氣球展示「地球是非賣品」(NOT FOR SALE)標語,表達停止宣揚漂綠和碳抵消相關行為的訴求,果斷落實真正減碳行動。 © Emily Macinnes / Greenpeace
2021年11月12日,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聯合國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場內的地球裝置前,以氣球展示「地球是非賣品」(NOT FOR SALE)標語,表達停止宣揚漂綠和碳抵消相關行為的訴求,果斷落實真正減碳行動。 © Emily Macinnes / Greenpeace

為何漂綠近年大行其道?

時至今日,一方面氣候危機愈趨迫切,即使聯合國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的最終協議「溫和、軟弱」,仍然清晰發出燃煤時代正步向結束的訊號,令污染者承受更大改革壓力;一方面消費者愈加關心環境,並願意真金白銀支持環境友善商品,成為企業「改變」誘因──可惜在痛定思痛扭轉營商模式,抑或塑造公關形象掩飾破壞之間,後者通常顯得更吸引。

另外,石油產業亦改變了幾十年來質疑氣候科學、否認全球暖化的策略,改以漂綠高舉減碳旗幟,意圖化解群眾壓力甚至搏取掌聲。此舉卻正在拖延、阻撓急須全球共同合作的氣候行動,甚至予人氣候危機「解除中」以至「已解決」的錯覺。

守護氣候行動急需你支持!

氣候告急已成現實,綠色和平致力倡議節能減排,推動全球領袖制定、實踐減碳目標,將升溫控制至1.5°C內!

捐款支持

4個漂綠案例

1 Shell「碳中和駕駛」廣告下架

2020年,蜆殼石油(Shell)一則電台廣告引用長途車程常玩的猜謎遊戲「我是小間諜」(I spy),小女孩跟媽媽說:「我偵察到,一個字母B起首的東西。」答案揭曉:不是宣傳聲帶誘導你猜想的Bike(單車),而是Banana tree(香蕉樹)──旁白最終以邀請聽眾透過會員計劃實現「碳中和駕駛」(drive carbon-neutral)作結。

問題來了:廣告既非宣傳電動車,Shell亦未有研發出甚麼「淨零碳排魔法液」,消費者繼續駕駛燃油車輛,如何做到碳中和?

Shell的答案是碳抵消(carbon offsetting)──透過資助亞馬遜等地阻止毀林的項目,就可以抵消自己的碳排放……

首先,燃油車輛繼續排放助長全球暖化的二氧化碳,這點不容抹去。其次,石油企業贊助的護林減碳計劃,不乏失實或走樣例子:
1) 一些地區本身已受當地法例或國家公園地位保障,計劃多此一舉
2) 毀林者轉移陣地,在鄰近地區衍生同等碳排放
3) 受保護樹林依舊因大火、砍伐等被毀,未達計劃承諾的碳排量

延伸閱讀:什麼是碳抵消?碳補償無助應對,甚至加劇氣候變化?

這種以金錢外判減碳責任的手段,變相助長高碳排企業耽誤全球應對氣候危機。而英國的廣告監管機構其後收到聽眾投訴,並以「聽眾或受誤導,以為入油本身就能達至碳中和駕駛」為由,裁定廣告具誤導性,需要下架[3]

2021年10月4日,綠色和平行動者在SHELL位於荷蘭鹿特丹的煉油廠攀上油缸,並在外牆張貼能源企業的「漂綠」廣告,喚起公眾關注。 © Bart Hoogveld / Greenpeace
2021年10月4日,綠色和平行動者在SHELL位於荷蘭鹿特丹的煉油廠攀上油缸,並在外牆張貼能源企業的「漂綠」廣告,喚起公眾關注。 © Bart Hoogveld / Greenpeace

2 漏油重災 粉碎Chevron廣告幻夢

上世紀80年代,石油巨擘雪佛龍(Chevron)一齣得獎廣告,曾被商學院引為個案研究對象:在童話場景般的白雪森林,冬眠大熊打鼾酣睡,這時Chevron把握機會開採石油,並在牠們春天醒來前悄悄離開,讓熊媽媽和孩子在完好無缺的草原無憂嬉戲……

直至1989年,一度得到淨化的產業形象,因阿拉斯加Exxon Valdez漏油事故而破滅;深植人心的,只有油污沾滿野生動物的恐怖場面。

1989年3月Exxon Valdez漏油事故,造成大量動物被烏黑油污覆蓋,導致死亡。© Ken Graham / Greenpeace
1989年3月Exxon Valdez漏油事故,造成大量動物被烏黑油污覆蓋,導致死亡。© Ken Graham / Greenpeace

不過,石油企業並未放棄漂綠:千禧年前夕,英國石油公司BP嘗試以「石油以外」(Beyond Petroleum)改造品牌形象,商標改為黃色和綠色的向日葵,並承諾大幅投資可再生能源。20年過去,2018年BP僅得3%資源投放於潔淨能源,加上2010年釀成鑽油平台Deepwater Horizon墨西哥灣漏油災難,營銷工程無疾而終。

到了今年初,石油產業利用碳捕捉(carbon capture)或減碳投資等碳抵消手法再創「奇蹟」:美國Occidental Petroleum與Shell分別宣佈完成首次碳中和石油及天然氣運輸,而瑞典Lundin Energy行政總裁更不諱言,企業將以「建立低碳、淨零碳排石油與天然氣市場」為目標,可謂漂綠者的烏托邦。

3 碳抵消廉航 委託毀林企業護林……

2019年11月19日,英國廉航easyJet在倫敦地鐵站廣告燈箱宣佈:旗下EJU5841班機成為首個達成完全碳抵消的廉航航班。往後愈來愈多航空公司推出「氣候友善航班」、「碳中和飛行」等計劃,成為業界新趨勢。

與上述SHELL的案例雷同,只有公關部門取得重大突破,而非航空業──這些航班依舊燃燒數以噸計化石燃料,僅透過資助世界各地護林計劃,以抵消碳排放。

就2021年3月一次矛頭直指航空公司「漂綠」的直接行動,綠色和平法國辦公室行動者早前出庭應訊,獲其他行動者聲援。© Delphine Ghosarossian / Greenpeace
就2021年3月一次矛頭直指航空公司「漂綠」的直接行動,綠色和平法國辦公室行動者早前出庭應訊,獲其他行動者聲援。© Delphine Ghosarossia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調查報導平台Unearthed與英國《衛報》分析這些碳抵消計劃,質疑未能帶來足夠減碳效果[4];更誇張的是,easyJet支持的其中一個亞馬遜碳抵消計畫,是由曾經砍伐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評為「易危」樹種的兩間伐木公司運作,形同付款要求毀林者自律……

航運業目前佔全球碳排放總量2.5%,每年釋出10億噸二氧化碳;生物燃料(biofuels)或能稍為紓緩危機,卻衍生出其他嚴重問題[5],而電動飛機大規模投產仍屬空中樓閣,連easyJet的廣告也註明「碳抵消並非完美」……投放資源於技術發展與創新,遠比花費在華而不實的行銷策略來得務實、可取。

4 畜牧業破壞亞馬遜 空談「淨零排放牛扒」

今年4月,《紐約時報》一則全版廣告寫道:「淨零排放的煙肉、雞翼、牛扒,這是可能的。」製造全球近15%溫室氣體排放的畜牧業如何實現所謂2040年碳中和,內文未有進一步着墨,但真正讓人感到意外的是,這則聲明竟來自全球最大肉品製造商、與亞馬遜毀林企業過從甚密的JBS[6]

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行動者去年在TESCO總部門外設置「毀林之路」,促請這間連鎖超市停止向JBS採購毀林肉品。 © Chris J Ratcliffe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行動者去年在TESCO總部門外設置「毀林之路」,促請這間連鎖超市停止向JBS採購毀林肉品。 © Chris J Ratcliffe / Greenpeace

早於2009年,國際綠色和平發表《屠殺亞馬遜》報告,揭露JBS和其他大型肉品商與破壞亞馬遜森林的數以百計工業牧場有關,去年跟進調查發現情況依舊,證明JBS的護林承諾一直落空,加上供應鏈所涉碳排放數據欠缺透明度,與其提出空洞目標,不如做好公開供應鏈、與毀林肉割蓆的根本。

延伸閱讀:《JBS未停宰割亞馬遜森林》報告

應對漂綠,我們可以做甚麼?

廣傳正確資訊:只要觀眾避免「跟車太貼」、對廣告內容照單全收,已能避免墮進漂綠陷阱。訂閱綠色和平社交媒體、網站與電子報,緊貼環保資訊並與親友分享,以知識裝備自己

聯署拯救氣候:群眾與消費者的力量凝聚起來,可以促成重大改變,例如英國石油公司行政總裁走馬上任時,就順應民意撤下「漂綠」廣告,去年亦交出具一定突破的2030年減碳藍圖。你的聯署,絕對有助我們攜手推動香港以至全球達致真正淨零排放,拯救氣候

延伸閱讀:英國石油減產震撼彈!因你成真的氣候變革

不要「國王的新衣」──年輕一代不再相信花言巧語,只需要真正氣候行動。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不要「國王的新衣」──年輕一代不再相信花言巧語,只需要真正氣候行動。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捐助支持氣候行動:COP26剛告結束,綠色和平在兩週會議期間持續遊說各地領袖,配合場外行動施壓,避免最終協議因漂綠及碳抵消行為而變質。未來我們將會馬不停蹄延續氣候行動,與全球權威科學家展開研究,提倡能源轉型可行方案:誠實面對危機,定能找到真正出路

延伸閱讀:拆穿能源企業偽環保公關 SHELL煉油廠行動直擊

[1]The troubling evolution of corporate greenwashing ; Guardian
[2]Greenwash goes legit ; Guardian
[3]ASA Ruling on Shell UK Ltd ; The Advertising Standards Authority
[4]Top airlines' promises to offset flights rely on 'phantom credits' ; Unearthed
[5]The Amazon: biofuels plan will drive deforestation ; Nature
[6]Least credible food industry ad of the week: JBS and climate change ; FoodPoli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