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s

澳洲山火Fact Check:無關縱火,而是氣候變化惹的禍

作者: 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網站內容編輯Helle Abelvik-Lawson
澳洲山火陷入空前危機,隨之而來還有流言蜚語充斥網絡,把大火歸咎於人為縱火以至環保政策──千錯萬錯,也非氣候變化的錯。散播「大部份火災是蓄意引起」的迷思,旨在轉移視線,卻是危險且錯誤透頂。以下fact check了一些坊間熱話,望謠言止於智者。

澳洲山火持續燃燒,至今最少造成29人死亡(編按:1月24日更新,最少造成33人死亡)、約10億隻動物受災;1,710萬公頃焦土,超出英國三分二國土面積(約155個香港/4.7個臺灣)。

浩劫當前,部份澳洲傳媒與政客慌忙尋找代罪羔羊。儘管大多數民眾經已意識到氣候變化如何加劇火災規模,仍有不少人被各種謠言誤導,包括以為很多火頭均是蓄意引起。

有媒體揭露,這些流言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有組織地使氣候變化討論失焦,藉此為氣候行動欠奉的澳洲執政領袖護航。

民眾失去摯愛與家園、生活與自然受創,早已承受無比傷痛。他們值得擁有真相。

Kangaloola野生動物庇護所成員Chris Lehmann懷裡的小袋鼠名叫Smokey,是今次澳洲山火的倖存者之一。 © Alana Holmberg / Greenpeace

Kangaloola野生動物庇護所成員Chris Lehmann懷裡的小袋鼠名叫Smokey,是今次澳洲山火的倖存者之一。 © Alana Holmberg / Greenpeace

大火災情與往年相若?❌❌❌

這次大火比往年提早數個月發生,並因前所未有的乾旱天氣與熱浪而一發不可收拾。

澳洲氣象局較早前公佈,2019年是該國有紀錄以來最炎熱、乾旱的一年。即使當地過往亦曾爆發嚴重山火,科學家紛紛指出今年夏天的情況是非一般惡劣

澳洲今個火災季節早於春季展開,而非更慣常的夏季,且因炎熱、乾旱天氣而重創環境──據報去年全國雨量減少了40%;研究氣候變化的機構澳洲氣候委員會(The Climate Council)早於8月報導,新南威爾士州部份地區的消防隊由原來10月提早兩個月戒備火災「高危季節」。

由一群前消防隊目組成的聯盟,亦憂慮今個火災季節勢因氣候危機變得更長久、致命,早於去年4月就爭取與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會面;他們質疑現任消防官員被拒諸討論門外,甚至「嚴禁」談及氣候變化。

62歲的Tony Weston與一眾新南威爾士州鄉郊消防隊隊友,在小鎮Numeralla森林火場迎難而上。 © Kiran Ridley / Greenpeace

62歲的Tony Weston與一眾新南威爾士州鄉郊消防隊隊友,在小鎮Numeralla森林火場迎難而上。 © Kiran Ridley / Greenpeace

火災由縱火者蓄意引起?❌❌❌

澳洲剛剛經歷了有紀錄以來最炎熱、乾旱的一年,形成了「引火盒」(tinderbox)狀態。事實上,每年澳洲山火的起因不勝枚舉,可能是純屬意外的電鋸火花,甚至是BBQ聚會。

據當地鄉郊消防隊指出,新南威爾士州部份最猛烈火頭由「旱雷」(又稱無雨閃電,dry lightning)觸發──閃電直接點燃乾旱土地與植被,而沒有雨水澆熄火頭,甚至形成「火頭➡雷暴➡閃電➡火頭」的惡性循環。因此這次山火史無前例的破壞程度,並非由於惡意縱火忽然急增,而是氣候變化所致。

不過,一些國際名人助長了「大火是蓄意引起」的失實訊息於網絡瘋傳。有研究Twitter生態的學者指出,這是一場有組織的網絡假資訊(disinformation)行動,透過「網軍」於社交媒體推波助瀾個別hashtag以擴散假消息,令氣候變化「置身事外」。

相關謠言廣為流傳,連英國下議院議員席間發言時也作引述,「社交網站廣泛報導,指75%火頭均由縱火者引起」。但據專家估計,新南威爾士州及維多利亞州最多只有1%火頭屬蓄意縱火

維多利亞州的天空持續被煙霧籠罩,無阻鳳頭鸚鵡展翅高飛。© Alana Holmberg / Greenpeace

維多利亞州的天空持續被煙霧籠罩,無阻鳳頭鸚鵡展翅高飛。© Alana Holmberg / Greenpeace

「環保分子」透過遊說遏制防火措施,從而鼓吹氣候變化禍害?❌❌❌

為何「Greenies」(澳洲俚語,意曰自然愛好者)矢志挽救野外生境免受破壞、守護宜居地球,卻會寧可一場傷害10億隻動物的大火發生?這根本不合情理。

關於自然愛好者反對防火措施保障民眾性命財產的說法純屬虛構,英國《衛報》引述了澳洲伍倫貢大學(University of Wollongong)叢林大火環境風險管理中心主管的回應,「這些都是累人、老掉牙的陰謀論」、「早已重覆解答過無數次」。

城市居民同樣受大火影響?✅

澳洲署理總理麥考馬克(Michael McCormack)曾經把關注大火並連結氣候變化脈絡的城市居民稱為「胡言亂語的離地瘋子」(raving inner city lunatics);網上亦有聲音批評城市居民未受大火波及,不應節外生枝。

現實是無數城鎮均被霧霾濃罩,居民逼於無奈只能緊閉門窗忍受仲夏熱浪;專家亦警告有毒煙霧帶來的長遠健康風險,兒童更是首當其衝。

12月悉尼港灣大橋一片灰濛濛,好比城市居民同受大火困擾的見證。 © Cole Bennetts / Greenpeace

12月悉尼港灣大橋一片灰濛濛,好比城市居民同受大火困擾的見證。 © Cole Bennetts / Greenpeace

室內空氣清新機供不應求,小孩無法外出玩耍,嬰幼兒難以呼吸一口健康空氣,城市供水系統或受灰燼污染亦引來關注。

縱使身處艱難,人們堅持走上街頭,只因怒火中燒──當氣候變化已成許多澳洲民眾的切膚之痛,向來宣稱氣候危機不足為懼的既得利益者唯有藥石亂投,不讓大眾看清他們的庸碌無為。

數以千計市民12月於悉尼市政廳外參與氣候告急遊行,促請當局應對氣候危機不容怠慢。 © Dean Sewell / Greenpeace

數以千計市民12月於悉尼市政廳外參與氣候告急遊行,促請當局應對氣候危機不容怠慢。 © Dean Sewell / Greenpeace

目前並非適當時機談氣候變化?更待何時!

大火猶如末日扼殺生命,使生態枯竭、森林萎靡,尚有鄰里守望相助、消防員無畏無懼的故事使人動容,理所當然由我們傳頌下去。

澳洲政客藉此辯稱,災後並非適當時機談氣候變化;大火生還者卻毫不諱言,此刻就是澳洲政界勾勒氣候藍圖的契機。

澳洲大火生還者Dean Kennedy與Melinda Plesman,於坎培拉國會大廈外展示付之一炬的35載家園殘骸,要求當局正視氣候變化。 © Dean Sewell / Greenpeace

澳洲大火生還者Dean Kennedy與Melinda Plesman,於坎培拉國會大廈外展示付之一炬的35載家園殘骸,要求當局正視氣候變化。 © Dean Sewell / Greenpeace

澳洲政客與個別媒體必須停止於網絡散播「大火由人為造成」的謠言,並認真應對危機根源:氣候告急。作為助長氣候危機的全球最大煤炭出口國之一,澳洲需要一場思潮變革。

澳洲山火專題報導:
澳洲山火 過百物種臨滅絕邊緣
12幅圖見證澳洲山火,烟火血淚吶喊氣候告急!
從氣候危機看澳洲山火:#TakeActionForAustralia
澳洲山火,我們能做什麼?
澳洲網球公開賽,打響氣候危機破發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