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6 mins

為何堅守大嶼?滑翔傘飛行員:為自然發聲,做對的事情!

作者: 綠色和平

9月30日下午,兩位飛行員義工,承載超過12萬聯署市民對「明日大嶼」計劃的關注,駕著滑翔傘,飛越大嶼山上空,展示綠色和平與公眾「堅守大嶼」的心志。整個「堅守大嶼滑翔傘行動」籌備過程因應技術、疫情、天氣多番調教,還經歷立法會和政情的變化跌宕,請來兩位飛行員分享行動的點滴,還有他們參與行動的心情。

綠色和平「堅守大嶼滑翔傘行動」。©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堅守大嶼滑翔傘行動」。©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大嶼美景可否到明日?

今天的大嶼,愛自然愛郊野愛香港的你我,經常遊樂、出行甚至居住其中,可以道出她無數多姿的美麗。不過,那空闊、大山大海,由高空俯瞰的面貌,我們也未必清楚,且聽聽這對義工飛行員的分享。

「大嶼山的山景、海景、沙灘,都很美麗;尤其水清的日子,從上空看下去,」女飛行員以日本沖繩的水色比擬,「深水、淺水,不同顏色,真的超誇張。」不過要水清,條件是累積一段不下雨的日子。因為雨水會將山上的沙泥冲到海裏去。

對於海水的清晰度,男飛行員有更深入的體會,因為他同時是潛水愛好者。問有5年飛滑翔傘經驗的他,此飛翔航道的景觀幾年來可有分別:「個海,無大改變,都是那樣骯髒!」他失笑回答:「表面乾淨,但出面探土將泥塵揚起,水變黃,我們在上空看得清楚,水是偏黃的。」他搖頭嘆言,如果再多填海計劃,情況會更不堪。縱然覺得自己最終未必能改變政府的政策,但看到環境變壞,覺得不對的地方,他堅持要講出來。

陽光映照下,大嶼山海水呈漂亮的玳瑁色,但也隱隱看到污染物。©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陽光映照下,大嶼山海水呈漂亮的玳瑁色,但也隱隱看到污染物。©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周邊的低密度住宅,很多地盤開始興建,他在山上也一目瞭然。「我本身很愛大自然,此其一。第二,無論基建幾好幾靚,是用金錢可以做到的,但自然:海洋、山、沙灘,是不可以用金錢堆砌出來。由石頭到石仔,一千幾百年或者幾十年,才磨碎變成沙灘的沙。你或會說政府堆沙可做到沙灘,但那些沙覆蓋過來,下面生物可能就冇了。你也可以將樓建得比山高,無錯,我們需要住屋,但我也會問,我們是否也需要一些山給我們做做運動、透透氣、放風箏?好簡單,自然就是自然,是地球給我們的,我們不應該去改變,改變後復原係好難。」

明日大嶼的景象是如何,此刻說不準,但我們不能噤聲。

香港的滑翔傘運動

兩位參與「堅守大嶼」行動的飛行員,均持有滑翔傘飛行員及教練協會飛行員資格,女飛行員也飛了5年,期間更不時到外地深造。她分享道,在香港玩滑翔傘運動是困難的,因為這裏的飛行場地,數目小、面積細,令學習和練習都困難。是以,她會往滑翔傘運動發達的地方,找更專業的導師磨練技術。

亞洲、歐洲走過一圈,對於香港的滑翔風景,她說完全沒有比下來:雖然香港沒有大山,但外國不會有城市與自然那麽接近的美景和優勢;外國傘友看過香港的照片,對這裏的山崖、海灘都很讚嘆。

香港的滑翔傘會員約400多人,活躍的有200人左右。男飛行員指出,對於這項運動,政府沒有禁止,卻也沒有給予特別支持和配套。香港有好些地方可供滑翔傘正式起飛,但兩位義工飛行員慨嘆,初學者以至想技術升級的傘友苦無練習場地,飛行的條件也乏善足陳,5年來,他們失去了馬鞍山和大埔的降落場。以目前馬鞍山為例,有正式的起飛場,但因為建設工程,降落場被消失了,只有一個緊急降落點。

大嶼山有空闊的山、海、地景,人為建設相對少。但如此景色能維持多久?©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大嶼山有空闊的山、海、地景,人為建設相對少。但如此景色能維持多久?©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大嶼山的飛行空域和路綫相對理想,有起飛場有降落場,後者更是空間充裕的沙灘。特別之處是,大嶼山有國際機場,也有飛行服務隊基地,所以滑翔傘有指定的飛行區域,也要遵行嚴謹飛行規定,確保空中交通安全。特別一提,綠色和平這次的行動,緊遵一切規則和程序。

回到基本,滑翔傘是個看天行事的運動,下雨不能飛,風太小固然不行,風太大也不適合,還要看風向。大嶼山的傘季基本上在夏季,有南風的時候。

滑翔傘飛越大嶼山,展現「堅守大嶼」的決心

然而,綠色和平策動是次行動,因應立法會財委會即將就5.5億「明日大嶼」前期研究撥款舉行會議,地點及時機,別無他選,縱使並非大嶼山的理想飛行季節。

9月30日下午約4時,兩位綠色和平的飛行員義工分別駕著印有「堅守大嶼」字樣及綠色和平標誌的滑翔傘,從南大嶼山東面飛行場起飛,於天空翱翔十多分鐘,沿途紀錄大嶼山的美景及豐富的生態環境(短片文末有得看!),再降落於上長沙泳灘。綠色和平行動者亦於泳灘上展開「Save Our Lantau」的橫額,呼籲大家繼續堅守大嶼。

綠色和平與超過12萬支持者「堅守大嶼」的訊息,海陸空全天候發放。©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與超過12萬支持者「堅守大嶼」的訊息,海陸空全天候發放。©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這是經過數個月的努力與堅持的成果:構思、籌備、配置裝備、場地考察、評估、試練、檢討、彩排、複習、安排日程、天氣限聚等因素改期、再改期,最後調校而成。

整個行動者團隊一早8時在東涌集合,然後分兩隊乘車到準備地點,飛行員與攝影組拿著裝備步行上伯公拗,另一隊人就往長沙沙灘。經過陽光早晨但風勢微弱,到間中厚大雨雲飄來下雨又起風,等候適合的風向和風力加上陰晴不定一整日後,行動終於成功完成。

感謝兩位義工時間、體力、精神無條件的付出,還有他們的認真,其實行動當日,清晨之前,特別特意走上山確定起飛點的條件。

兩位飛行員要背負85公升容量的裝備上山,這只是滑翔傘行動其中一項考驗。©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兩位飛行員要背負85公升容量的裝備上山,這只是滑翔傘行動其中一項考驗。©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陰晴不定,還要把握風向和風勢,慶幸有個短小適合滑翔的天氣和環境窗口,讓飛行員順利起飛。©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陰晴不定,還要把握風向和風勢,慶幸有個短小適合滑翔的天氣和環境窗口,讓飛行員順利起飛。©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飛行員有雖有5年滑翔傘經驗,可是第一次垂放旗幟,給予他們技巧和負重的挑戰。©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飛行員有雖有5年滑翔傘經驗,可是第一次垂放旗幟,給予他們技巧和負重的挑戰。©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滑翔傘順利降落,但守護大嶼的行動需要大家加油和堅持!©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滑翔傘順利降落,但守護大嶼的行動需要大家加油和堅持!©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對兩位而言,不理想的飛行的條件、多重難度難度下挑戰,飛出去真的不容易。男飛行員直言有點兒壓力,因為覺得要做點事情,有種使命感;完成一刻,感覺是慶幸的,到底這不是大嶼山飛行季節,他們卻把握了短短時間窗口,順利飛行。準備起飛的過程,最初風力不足,在細小的起飛場一直等,跟著好大的雨雲飄來,大家要避雨,女飛行員分享神奇的一刻「又落雨,唔啱風,然後喺舊雲中間,見到彩虹。就喺好辛苦的時候,嗰吓好似叫你不要放棄,得嘅、得嘅、堅持、堅持,堅持吓可能又得。」

對她而言飛滑翔傘是要與自然合一,「傘要乘著風,全靠風,我們是好渺小好渺小的。有時候會同鷹一起飛。看到牠們,就代表有適合飛行的氣流。我基本上經常追著牠們,由牠們帶路。」

「『呢度咁正,唔好破壞佢!』我就是想帶出這個訊息。多些人鍾意大自然,他們或者就願意多做些事情去保留。你問我為什麽會參與這次行動,其實很簡單,Greenpeace話要保衛大嶼,要幫忙飛傘,我覺得大家理念一樣,就順理成章答應。自己感覺是,可以做到幾多就做幾多,不想以後後悔現在沒有行動過。」

【看片】展現決心!堅守大嶼飛行員行動守護自然


感謝兩位飛行員義務,付出大量的汗水、時間、毅力和精神,以行動體現更大的堅守大嶼決心。

行動完成,兩位飛行員合照。©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行動完成,兩位飛行員合照。© Vincent Chan / Greenpeace

守護大嶼項目由2019年走來,感激有你與超過12萬市民的支持,在此滑翔傘行動之前,綠色和平與你還經歷很多,以上的歷程連結簡表,與你重溫項目進程。請與更多關心香港和環境的朋友分享,一起聯署堅守大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