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5 mins

從零開始的素食生活體驗(下)素食烹飪與實驗後感

作者: 綠色和平實習生 Sabrina Leung

身為原生肉食者,除了間中的一餐半餐齋菜外,筆者全無素食經驗。一個從未嘗試過素食的肉食者,到底在毅然踏入嘗素之旅的路途上會否困難重重呢?

其實,素食對很多人而言也是一件非常陌生、遙遠的事。筆者相信由自己親身經歷一場兩星期的蛋奶素食實驗,能讓更多人具體感受初嘗素食的心路歷程,並了解到當中經歷的障礙與得著,以作出一場對飲食與環境關係的反思。

先睇系列文章(中)篇:迷思拆解與事前準備

素食食材好難搵 買齊餸絕對不容易

除了素食餐廳的選擇寥寥無幾外,素食新手要面臨最大的問題便是選購食材了。身處原生肉食者家庭,以前偶爾吃一餐無肉餸已自嘲「今晚食齋」,誰不知如今真的親身經過茹素後,才發現原來弄一餐素食比想像中更加複雜——很多我以為跟肉類不沾邊的食材,其實都含有動物成分。

作為「普通人」,我從來不需要為擔心意外攝取動物製品而格外提神。所以,某次有意在家自製日式烏冬時,我習慣性選擇了日常光顧的普通連鎖日式超市採購食材,而不曾思考過素食友善的食材並不普及。乍看來,在貨架上陳列的數十支烏冬汁,理應選擇繁多,然而一看食物標籤,才發現無一支不含魚類...... 友人在我旁邊,無奈地說道﹕「喺香港地,要做個 strict 嘅 vegetarian 好難㗎。我啲素食朋友都只係唔食肉,含肉嘅湯都會食,唔係嘅話好難做到。」

的確,如果只是不直接吃肉,我們可以減少許多不便,至少雞粉、濃湯寶等還可留著備用。不過,為了體現實驗精神,我還是堅持到素食食材專門店買了一支素烏冬汁。(溫馨提示﹕日式湯底大多含鰹魚或其他魚類,但素食者仍可選擇用味噌或昆布湯底,或到素食專門店購買素湯底,烹調好食又健康的日式料理。)

素食者亦有專屬湯底選擇,方便烹調美味又健康的日式料理。 © Sabrina Leung
素食者亦有專屬湯底選擇,方便烹調美味又健康的日式料理。 © Sabrina Leung

然則,素食友善食材的不普及並不僅限於烏冬汁。簡單如懶得煮飯食個杯麵,你都發現大路牌子的產品基本上九成含肉類成份。又有一次,在街上我聞到旁邊路人吃著香噴噴的酸辣薯粉,我上網一查,發現街上賣的都有用豬肉熬湯底,灰心的我再搜索有沒有素食版本時,原來市面推出了一款素酸辣粉杯麵,根據官網顯示某間連鎖超市亦有出售。滿心歡喜的我走到超市向職員查詢,才知道這款杯麵屬冷門貨品,不是每間分店有售……

雖然對比起再早十年、甚至廿年的香港,現在大型連鎖超市總有一個小小的角落提供素食,算是不錯的進步。然而,簡單如購買食材都屢次碰壁,又看著每間超市只提供幾款熱門素肉,也難怪香港人總會形住「食齋冇啖好食」的想法。身為一個對食很有要求的人,我是絕不容許自己每一餐食住新豬肉過人世的,所以抱著探索素食世界的心態,我總在網上找到一款又一款的新奇得意素肉。只是,短短兩週的實驗已令我碰壁超過 10 次,最誇張一次在超市找一款素燒肉時,動員了 3 位店員陪我一起找素肉……但仍然找不到。

要尋找更多款式的素肉,可能要花點心思光顧素食食材專門店。 © Sabrina Leung
要尋找更多款式的素肉,可能要花點心思光顧素食食材專門店。 © Sabrina Leung

所以,要我簡單總結購買素食食材的心得嗎?如果不是熱門素肉,就不要去連鎖超市購買了,又或者買一點菜、菇類,享受美味的蔬菜料理吧!可以的話,打算長期素食的你請盡量安排時間每個禮拜一至兩次到素食專門店購買食材,你會發現毋須下下 check 住食物標籤的感覺真爽!另外,網購都是不二之選,沒有店鋪面積的限制,網上平台會有更多素食食材上架,方便懶得外出的你在家煮飯。

素食新煮意?在家烹飪大考驗

雖然身為對食有要求的人,但同時我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懶人。這次素食計劃不但擴闊了我的眼界,還意外地逼使我多次「炸廚房」。有幸的是,素肉大多數的烹飪步驟表明得頗為清晰,令完全沒有烹調過素肉的我也輕鬆上手,成為了一名 beginner chef 。

也許不曾煮過素肉的你會心想﹕到底煮素肉與煮動物肉之間有何分別?以午餐肉為例,一般真·餐肉只需要快速煎兩下,便能夠做到金黃色的外表、外脆內軟的質感。然而,素午餐肉則需要 6 分鐘時間,透過烹飪過程不斷排出多餘的水份,才能達到類似的效果;而且,素午餐肉本質上不是肉,而是由大豆及麩質人工合成,所以在未煮熟之前一直是「一坺膏」。每次將素午餐肉放入鍋中煎,我總需要小心翼翼地輕輕擺放,否則一個不留神「坺膏散開咗」,就沒有了午餐肉的形狀。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第一次煎素午餐肉的我本來想健康一點,便沒有將餐肉煎至微焦,誰不知餐肉剛放進口裏時,頭一兩秒也感覺尚可,久而久之我咀嚼得愈多,濃烈的大豆味便伴隨而來在口裡擴散...... 身為一個初嚐者,我完全無法接受這塊「肉」毫無肉味。深深吸取教訓的我,緊緊記住了素午餐肉必須煎至微焦,才可複製午餐肉本來精粹的口味,事實上,「燶燶哋」的素午餐肉味道,確實與真·午餐肉頗為相似。

烹調素午餐肉時不妨煎至微焦,令大豆味道不致過份濃烈。 © Sabrina Leung
烹調素午餐肉時不妨煎至微焦,令大豆味道不致過份濃烈。 © Sabrina Leung

認識裸買重用回收

指南內含裸買地圖、重用與回收貼士,幫助大眾培養環保生活新習慣!

免費下載環保指南

不過,正如在前文提及過,食素肉有好有壞,切忌過度依賴素肉。的確,素肉對於腦海裏缺乏純·蔬菜料理想像的肉食者而言非常方便,我們總是直接以素肉替換真肉,繼續烹飪所熟悉的肉類料理,但這又再次將自己的想法局限於以前的思維,而忘記了蔬菜料理也可以千變萬化。當然,同時是廚房新手的我自然沒有這個功夫弄出五花八門的素食料理,但我也有嘗試用自己局限的技術煮過幾道菜。

好比一般含有煙三文魚或是煙肉的常見英式早餐班尼迪克蛋(Egg Benedict),素食版本自然不能使用本來提供濃郁味道的肉類材料,為替代肉類本來的口味,蘑菇絕對是不二之選,用簡單調味料炒香蘑菇後,放在剛用牛油煎香的鬆餅面,還有加上了黑松露醬的水波蛋,淋上即製的蛋黃荷蘭醬,並以沙律菜及蕃茄伴碟,一道簡單蛋奶素者適用的英式早餐便完成了。

蛋奶素者適用的班尼迪克蛋,大功告成! © Sabrina Leung
蛋奶素者適用的班尼迪克蛋,大功告成! © Sabrina Leung

幸運的是,我不用每一餐親自下廚也能保持食素。很多時候母親也會樂意為我做多些功夫,分開煮同一道菜兩次。簡單一個冬菇冬瓜湯,一直以來我們都會加入瘦肉和雞底熬出湯底,以增加一層肉類鮮味,有勞母親特意改以薑熬出這碗湯;又或者,她知道太多餸菜有肉在裡面,我不能吃,故會特別為我煮一道蔬菜料理。例如有日她怕我食素食得「太齋」、太清淡,便煮了一道紅燒茄子,令蛋奶素的我也吃上了一道惹味的菜。

母親特別炮製的紅燒茄子。 © Sabrina Leung
母親特別炮製的紅燒茄子。 © Sabrina Leung

當然,除了母親的幫助外,「斬料返屋企」都是我的「出貓」秘訣。有次工作完回到屋企附近,發現已經來不及時間煮晚飯,我便急急忙在街上買了一盒「素食大雜燴」。這一大盒蓮藕、腐竹、青瓜、莞茜、花生,我足足用了三餐才能把它們全部都消滅掉,而只盛惠 35 元。加上白飯和其他蔬菜的原材料,這三餐中我平均每餐只用了廿幾蚊,非常便宜!這個大雜燴配以清爽微辣的醬汁,頗為美味,這又令我再次慨嘆很多餐廳提供的素食之選根本無必要如此昂貴,因為原材料其實絕對可比肉食料理便宜得要多。

右方的「素食大雜燴」足夠分開三餐,相當經濟實惠。 © Sabrina Leung
右方的「素食大雜燴」足夠分開三餐,相當經濟實惠。 © Sabrina Leung

親身體驗過 明白做素食者唔簡單

話咁快,兩週的素食生活體驗便結束了。身為一個好奇心旺盛的人,初頭我並沒有深入想像過這趟旅程到底會如何改變我的想法,只是,我的做人宗旨從來都是「唔了解嘅嘢,就要去了解」,故為探究未知便盲舂舂地闖入了素食者的世界。

然而,正因為不熟悉、很多地方需要適應,在探購食材、光顧餐廳或進食素食的每一步,我都確實感受到素食者和普通肉食者的生活是如此不同,而這些相異之處便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令人反思的空間。對我而言,肉食者和素食者的分別遠遠超出「一個食肉、一個唔食肉」的程度,更多的是素食者不論在決定成為素食者的過程、或成為了素食者後的生活細節,都不得不令他們覺醒思考到飲食與自己、甚至社會的關係;然而,縱然部分肉食者都會重視環保飲食(如拒絕魚翅),但當中仍有許多完全欠缺相關意識,例如不考慮食物份量便叫一大堆食物,產生大量廚餘,又或者進食過度肉類,而沒有思考過碳足跡的問題。

可惜的是,沒有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出發看待飲食的人始終佔大多數,從香港甚少認真探討非環保飲食、廚餘或進口大量肉類的問題來看,我會問,這個社會到底有多重視環保,影響到素食文化不普及,甚至普羅大眾妖魔化素食者,認為他們會情緒勒索肉食者、又或者嘲諷素食者與牛羊沒有分別只吃草?

曾經的我,面對素食議題都只是皺皺眉,然後認為素食一輩子與自己無關——直到親身體驗過素食生活,再認真地上網了解其他素食者的心路歷程後,我發現所謂的「素食者」很多都和一般人沒有分別——他們只是透過努力適應了素食者的生活,並漸漸地淡忘了想吃真肉的慾望。他們只是相信有些事比起飽吃一頓肉味濃郁的佳餚更加重要,光是這份想法便看得到我的心理轉變,由完全無法理解,到漸漸明白背後的想法和心態。

但是,只經歷了兩週的我都只是「get a bit of taste」而已,不過伴隨素食的時間越久,我的確沒有頭一兩天那麼心掛掛要食肉,甚至有次我看見友人將口內的魚頭吐出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很久沒有噒骨了——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肉了。甚至到我的素食計劃完結後,我在吃一碗叉燒拉麵時,我甚至有點習慣不到叉燒的味道——果然,人類的適應往往超乎想像。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