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覓食距離倍增!海洋浪人有家「龜」不得

作者: 綠色和平

海龜曾與恐龍身處同一時代,當時躲過了滅絕危機,如今卻難逃人類活動釀成的工業捕撈、塑膠污染、全球暖化等威脅?全球7種海龜中,已有6種面臨絕種威脅,不如趁着5.23世界海龜日,與綠色和平和科學家團隊追蹤這些「海洋浪人」,看看海龜如何受氣候變化影響,需要游弋近兩倍距離,才能到達覓食區域。

剛在法屬圭亞那沙灘上孵化的稜皮龜寶寶,奮力向大海衝刺。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剛在法屬圭亞那沙灘上孵化的稜皮龜寶寶,奮力向大海衝刺。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當小海龜破殼而出,尚未站穩陣腳便要勇往直前奔向大海,展現超凡生命力,長大成龜的比率卻低至千分之一:既要躲過埋伏海灘的海鳥、螃蟹等掠食者,近年亦因海洋塑膠污染而誤食類似水母的膠袋,或被飲管誤插鼻孔,或遭廢棄魚網纏繞,加上工業捕撈、氣候變化等威脅,面臨滅絕危機。

2019年4月,綠色和平船艦展開為期一年的「守護海洋之旅」,並於6月來到海龜主要築巢地之一、南美洲的法屬圭亞那(French Guiana),與研究團隊及法國科學家Damien Chevallier合作,在10隻築巢雌性稜皮龜的背上安裝人造衛星追蹤器並分別命名,勾勒牠們遠征北大西洋的覓食路線。

點擊查閱互動地圖,看看研究中10隻海龜的移動路線。(*Gaëlle及Laurence並未列入報告) © Greenpeace

點擊查閱互動地圖,看看研究中10隻海龜的移動路線。(*Gaëlle及Laurence並未列入報告) © Greenpeace

調查結果刊登於今年1月發佈的《荊棘「龜」途:海洋浪遊者為何需要保護》報告,指出這些海洋游泳高手因氣候變化造成的海流變化及海水溫度升高,如今得花費更多力氣,比10年前須游加倍距離才能到達覓食區域,影響產卵以至日後成年族群數目──海龜繁殖季節期間,法屬圭亞那海灘的巢穴數量已由90年代多達5萬個,銳減至目前不到200個,差距足足達250倍。

法屬圭亞那Awala Yalimapo沙灘上,剛從沙裡孵化出來的稜皮龜寶寶,正要往大海爬去。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法屬圭亞那Awala Yalimapo沙灘上,剛從沙裡孵化出來的稜皮龜寶寶,正要往大海爬去。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若仔細觀察,大部份海龜均於美加一帶「達陣」,其中名為Lucie的海龜更遠征法國;唯獨名為Frida的海龜兩周後被發現死於距離標記地點僅120公里的蘇里南沙灘,成為工業漁船的網下亡魂──有研究顯示,1990至2008年最少有8.5萬隻海龜成為誤中副車的混獲(by-catch)犧牲品,考慮到捕魚活動的實際監管嚴重不足,估計真正死亡數字可能高達850萬隻。

以海草、水母為食 無名氣候英雄

從最溫暖的沿海地區,到北太平洋及大西洋的寒冷公海,全球大部分海洋皆見海龜蹤影。而獨特的生理構造及築巢習性,使牠們在海洋生態系統扮演獨特角色──從沙灘築巢開始,無法孵化的海龜蛋可為沙丘植物提供營養,進而防止海灘受到侵蝕;而綠蠵龜更是少數以海草為食的海洋生物,從而避免海草床過度生長、阻擋水流,以至促進海生植物及養分循環,默默守護着這個儲碳速度比熱帶雨林快35倍的氣候寶庫。

菲律賓巴拉望海裡吃海草的海龜。 © Steve De Neef

菲律賓巴拉望海裡吃海草的海龜。 © Steve De Neef

海龜另一食糧就是水母,因海洋暖化催生了水母族群,稜皮龜就成為「制衡」物種,避免過多水母衝擊生態系統。可惜海水暖化加劇珊瑚礁白化,加上極端氣候帶來的風暴摧毀了海草床,令海龜唯有橫跨海洋盆地,上演覓食大長征。

法國科學家Damien Chevallier及其團隊將追蹤器標記到稜皮龜上,共記錄10隻海龜的去向。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法國科學家Damien Chevallier及其團隊將追蹤器標記到稜皮龜上,共記錄10隻海龜的去向。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活過億萬年,不敵濫捕與塑膠污染

魚龍化石的蛛絲馬跡,揭示海龜生活在地球已有一億年歷史,與當年「霸主」恐龍共存,族群之龐大更堪稱海洋生態系統「中流砥柱」。好景不常,活過億萬年的海龜,過去500年因人類濫捕致數量銳減;目前全球海洋7種海龜中,已有6種被列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 red list)

海龜是烏龜(tortoise)的近親,分別是腳換成了鰭。現時全球僅存的7種海龜為:革龜或稜皮龜(leatherback)、綠蠵龜(green)、赤蠵龜(loggerhead)、欖蠵龜(Olive ridley)、玳瑁(hawksbill)、肯式龜(Kemp's ridley)及平背海龜(flatback)。

法國海龜專家Damien Chevallier及團隊成員在稜皮龜背上安裝追蹤器。©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法國海龜專家Damien Chevallier及團隊成員在稜皮龜背上安裝追蹤器。© Jody Amiet / Greenpeace

除了身受濫捕之害,海龜亦尤其容易誤食仿似水母的膠袋等塑膠垃圾:有研究顯示,一旦海龜誤服14塊塑膠,致死率就可達50%;而據估計有逾半海龜都吃過塑膠,巴西沿海及西南大西洋更有90%幼年綠蠵龜誤食塑膠。

此外,海龜的性別取決於孵卵時沙子的溫度,因為氣候變化,溫度升高,使得海龜世界上演「陰盛陽衰」:目前已有證據顯示,澳洲綠蠵龜的雌性與雄性比例為116:1,性別失衡勢將影響繁殖。

海洋浪人需要您守護

海龜為了繁殖下一代,不惜在海洋長距離遷徙。正因如此,唯有海洋保護區網絡才能提供安全廊道,讓這些海洋旅人不受任何工業捕撈及其他人為活動侵擾:在海洋保護區找到海龜的機率,是未受保護海域的8倍

一隻裝上追蹤器的稜皮龜。海龜會游上數千公里,找到最佳地點來築巢及覓食。© Jody Amiet / Greenpeace

一隻裝上追蹤器的稜皮龜。海龜會游上數千公里,找到最佳地點來築巢及覓食。© Jody Amiet / Greenpeace

全球已有超過300萬海洋守護者連成一線,積極要求聯合國盡快達成強而有力的全球海洋公約,進而邁向2030年前保護至少30%海洋,讓大海恢復生機,海龜、鯨魚等海洋生物能自由躍動、茁壯成長。

為了保護海洋,綠色和平持續於全球各地倡議政府及企業加強海洋保育政策:船艦團隊長期在海上調查並揭露破壞海洋真相,包括過度捕撈、非法作業、生態破壞、塑膠污染等,以具體證據向各國領袖及企業表達守護海洋的迫切性。誠邀你一同加入,支持綠色和平的國際環境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