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從「鯨魚監獄」說起 世界邊端護航40年

作者: 綠色和平

所謂騙徒手法層出不窮,商業捕鯨禁令頒佈至今接近40載,汪洋中的鯨魚海豚依然未得安枕:既有捕鯨者以科學、教育為名意圖瞞天過海,過度捕魚、塑膠污染、石油鑽探亦在自由之海扣上一道道枷鎖,使牠們被囚禁、圈養於各地海洋公園或主題樂園。適逢7.23國際鯨豚日,由一宗去年廣受關注的「鯨魚監獄」事件說起,看綠色和平如何調整行動策略,與你一起守護不同種類鯨豚與牠們的棲地。

白鯨與殺人鯨身陷「鯨魚監獄」囹圄,徹底顛覆日常之餘,更承受巨大社交壓力。 © Greenpeace / @ccic77
白鯨與殺人鯨身陷「鯨魚監獄」囹圄,徹底顛覆日常之餘,更承受巨大社交壓力。 © Greenpeace / @ccic77

水柱若隱若現、弧線靈巧躍動,往往令人把生而自由的想像寄託鯨豚身上。但在2018年,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調查揭露,有私人企業以「文化、教育用途」獲當局批准配額捕撈21條殺人鯨,並於2012至15年期間把其中15條售予長隆海洋王國、無錫長喬海洋王國及臨沂極地海洋世界等中國主題樂園。體重較輕且更易訓練的年輕雌性殺人鯨普遍成為頭號獵物,據報每條市價高達100至700萬美元(約775萬至5,400萬港元),護幼心切的特性卻令更多同伴於捕獵過程中被漁網誤傷甚至槍殺;而相關牌照及出口費用僅約數萬元,可見野生動物貿易的確是場「大茶飯」。

鯨魚寶寶淪為「階下囚」,下一站很可能是水族館或主題樂園。 © Greenpeace / Russian Whale Liberation Campaign / Vyacheslav Kozlov
鯨魚寶寶淪為「階下囚」,下一站很可能是水族館或主題樂園。 © Greenpeace / Russian Whale Liberation Campaign / Vyacheslav Kozlov

綠色和平其後聯同當地環保組織,進一步揭開「鯨魚監獄」黑幕:2018年7至10月期間,11條殺人鯨及90條白鯨(包括15條不足一歲的白鯨幼雛)於鄂霍次克海(Okhotsk)被捕撈,繼而轉送至1,500公里外、位於太平洋沿岸納霍德卡(Nahodka)灣的「鯨魚監獄」──上百條鯨魚受困於狹小水槽,極有可能販售至中國不同主題樂園或海洋公園作圈養、表演用途

2019年8月6日,第三批獲救的殺人鯨經歷5日拯救行動,終於回到鄂霍次克海原居地;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全程以獨立第三方身份觀察,確保鯨魚健康歸家。 © Greenpeace
2019年8月6日,第三批獲救的殺人鯨經歷5日拯救行動,終於回到鄂霍次克海原居地;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全程以獨立第三方身份觀察,確保鯨魚健康歸家。 © Greenpeace

囚禁一年 百條白鯨、殺人鯨重獲自由

綠色和平其後發起連串行動,包括號召數以萬計愛護海洋的民眾聯署施壓,在城市街頭以3D畫作邀請公眾參與,行動者划舟於「鯨魚監獄」外展示巨型橫額的直接行動更獲媒體廣泛報導;我們亦促請當局為鯨魚生態著想,把鯨魚分批帶回鄂霍次克海原居地釋放而非草率於即場「放生」,最終近百條鯨魚(小部份疑於囚禁期間死亡)於2019年分批獲救,11月全數重獲自由。其間綠色和平獲邀觀察拯救行動,以及跟進鯨魚後續適應程度,確保牠們安然無恙擁抱大海。

展望2020年,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的教訓,俄羅斯辦公室發起「Be Wild Friend」項目,促請當局對人畜共通傳染病(zoonotic disease)引以為鑑,加強保護生物多樣性,並進一步打擊野生動物貿易,防止「鯨魚監獄」悲劇重演。

「感謝你放生我們,那不再捕撈好嗎?」綠色和平行動者去年11月於克里姆林宮外莫斯科河豎立吹氣殺人鯨,促請當局汲取教訓,保育名列堪察加地區紅皮書名錄(Red Book)的殺人鯨。 © Denis Sinyakov / Greenpeace
「感謝你放生我們,那不再捕撈好嗎?」綠色和平行動者去年11月於克里姆林宮外莫斯科河豎立吹氣殺人鯨,促請當局汲取教訓,保育名列堪察加地區紅皮書名錄(Red Book)的殺人鯨。 © Denis Sinyakov / Greenpeace

科研?發展?捕鯨藉口逐個擊破

「鯨魚監獄」駭人聽聞,某程度卻見證捕鯨者惡行越見昭彰──回想綠色和平成員乘坐橡皮艇正面攔截捕鯨船的7、80年代,大海就是人鯨角力的殺戮場,部份鯨類更瀕臨滅絕。經過多次海上行動曝光捕獵惡行,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終於1982年7月23日通過《禁止商業捕鯨公約》,並於1986年正式生效,亦是7.23國際鯨豚日的起源

1976年6月,綠色和平成員乘坐橡皮艇駛至兩艘前蘇聯捕鯨船之間,上前阻止捕鯨作業。 © Greenpeace / Rex Weyler
1976年6月,綠色和平成員乘坐橡皮艇駛至兩艘前蘇聯捕鯨船之間,上前阻止捕鯨作業。 © Greenpeace / Rex Weyler

如今捕鯨者意圖披上冠冕堂皇的「科學捕鯨」外衣,辯稱出師有名,而綠色和平一直堅持為護鯨周旋:2012年,韓國政府意圖重推科學捕鯨計劃,綠色和平與全球超過10萬位海洋守護者表明反對,成功促使當局在輿論壓力下撤回方案;2016年,國際法庭裁定日本在南冰洋的捕鯨行為非以科研為本,捕殺數量亦遠超研究需要,因此宣判日本政府敗訴。

201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韓國著名地標景福宮附近,促請韓國政府撤回重啟「科學捕鯨」方案,其間一度遭保安阻撈。 © Alex Hofford / Greenpeace
201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於韓國著名地標景福宮附近,促請韓國政府撤回重啟「科學捕鯨」方案,其間一度遭保安阻撈。 © Alex Hofford / Greenpeace

即使擋住鯨叉強攻,尚有各種海洋危機「暗箭難防」,就像工業捕魚的大包圍兼捕(bycatch)、誤吞塑膠垃圾至窒息擱淺……揭露美國輸油管道工程的漏油風險與海路運輸噪音,威脅最後75條瀕危南方定居殺人鯨的家園;4年內力拒4間石油企業進駐大澳洲灣鯨豚棲息地,都是綠色和平為鯨豚排解各路危機的行動成果。

2018年,綠色和平與著名水底攝影師Michaela Skovranova合作記錄大澳洲灣美麗生態,包括這張攝於貝爾德灣(Baird Bay)的海豚寫真。 © Michaela Skovranova / Greenpeace
2018年,綠色和平與著名水底攝影師Michaela Skovranova合作記錄大澳洲灣美麗生態,包括這張攝於貝爾德灣(Baird Bay)的海豚寫真。 © Michaela Skovranova / Greenpeace

15分鐘訪《世界邊端》 給牠們廣闊的愛

《世界邊端》南極紀錄片

【 🐋 國際鯨豚日 ·《世界邊端》南極紀錄片網上放映!】聽日,7月23號就係「國際鯨豚日」啦,因應疫情我哋特別準備咗《世界邊端》。南極紀錄片🌊俾大家透過網絡,遊歷南極美景, 探訪鯨魚同企鵝嘅棲息地,進一步了解綠色和平行動者同科學家,跟隨船艦到南極進行研究工作嘅點滴🔍目前,全球只有約2%海洋受到保護,要守護鯨豚同海洋生態,我哋必須爭取成立「全球海洋公約」,等海洋得到更全面嘅保護。綠色和平嘅直接行動、船艦進行實地調查、研究團隊製作報告,都係用以推動眾多國際領袖,支持成立海洋公約,推動達成30%海洋保護區嘅目標。守護海洋,請支持綠色和平船艦、團隊守護海洋嘅工作,你嘅支持非常重要,因為綠色和平從不接受政府同商界資助,全靠熱心市民支持,捐助支持👉 https://act.gp/3hmuybu #鯨豚日 #守護海洋---------------------------------------------立即Follow綠色和平Instagram👉http://bit.ly/2Vs7XQj馬上訂閱綠色和平YouTube Channel👉http://bit.ly/2F6gxy為維持公正獨立,綠色和平從不接受政商界資助,只依靠你一樣熱心市民捐款支持👉https://act.gp/2ToVoDw

Posted by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香港網站 on Wednesday, July 22, 2020

 

面對污染、威脅無處不在,唯有整全的保護海洋制度,才能真正保護鯨豚從繁殖到覓食的遷徙廊道,而這些儲碳好幫手,亦能回饋你我抗衡氣候危機。綠色和平與跨領域科學團隊合作,為全球須於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的倡議提供客觀論證,其中今年年初於守護海洋之旅壓軸一站到訪南極,當然不只早前發表關於頰帶企鵝數目大減的一項研究!

在這齣15分鐘《世界邊端》短片(Edge of the World),科學家Kirsten Thompson與多位船員與你分享與鯨為伴的點滴,包括如何以「環境DNA」的嶄新研究方式避免驚動生態,還有傾聽鯨魚一呼一吸的霎時感動。

2020年,綠色和平於南極展開多項科研工作,包括研究座頭鯨從繁殖地來回遷徙南極覓食的關聯與挑戰。自1986年實施商業捕鯨禁令,座頭鯨數量正在回升。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2020年,綠色和平於南極展開多項科研工作,包括研究座頭鯨從繁殖地來回遷徙南極覓食的關聯與挑戰。自1986年實施商業捕鯨禁令,座頭鯨數量正在回升。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自由地活著,是你我與鯨豚的共同期盼。誠邀你在國際鯨豚日一起加入綠色和平,支持科研工作勾勒守護海洋藍圖,並以直接行動阻止捕鯨復辟,與鯨豚同游自由之海。

延伸閱讀:
經濟學家減碳殺手鐧:每條鯨魚可存封33噸碳
在珊瑚與石油之間 永遠站在鯨魚一方
1年航行11張照片:自然攝影師的藍海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