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南極企鵝有啖好食!禁捕磷蝦保護區擴張

作者: 綠色和平

菠蘿包冇菠蘿,但南極半島希望灣真的有希望!感謝有你一同壯大守護海洋聲勢,綠色和平等環保團體聯同磷蝦捕撈業界,最近進一步落實2018年達成的南極保護協議,把南極半島北部希望灣(Hope Bay)一帶約4,500平方公里海域自願定為全年禁捕區,守護該處最大阿德利企鵝棲息地之餘,同時向「懶懶閒」的各國政府明確表示:拯救海洋,刻不容緩!

希望灣孕育了南極其中一個最龐大的阿德利企鵝族群。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希望灣孕育了南極其中一個最龐大的阿德利企鵝族群。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還記得今年年初,南極曾錄得比香港更和暖的18.3°C氣溫嗎?當時綠色和平團隊剛於南極完成「企鵝普查」,發現頰帶企鵝(Chinstrap Penguin)數目比50年前下跌多達77%。事實上,企鵝生活艱難並非個別事件──長期觀察希望灣企鵝族群的阿根廷科研團隊指出,該區阿德利企鵝(Adélie Penguin)數目在27年間下降16%,個別族群過去18年更減少了38%。

氣候危機、海水酸化、塑膠污染……固然是海洋物種面臨的集體創傷,而南極半島作為南極最多旅客慕名觀光的地區,亦構成一定壓力。但身長只有6厘米的南極磷蝦(Antarctic Krill)近年被吹捧為保健良方致需求倍增,更令工業漁船為了商品化補充品,掏空南極物種生存所需。

綠色和平行動者2018年於南極海域登上一艘拖網漁船,並懸掛「守護南極」橫額,向磷蝦捕撈業施壓。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行動者2018年於南極海域登上一艘拖網漁船,並懸掛「守護南極」橫額,向磷蝦捕撈業施壓。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4,500公里海域 全天候停止捕撈磷蝦

2018年,透過科學研究、直接行動、企業遊說等連串工作,綠色和平聯同其他環保團體成功推動代表85%企業的「負責任磷蝦捕撈企業協會」(Association for Responsible Krill fishing, ARK)作出多項承諾,包括在南極半島大部份企鵝繁殖地30至40公里範圍內的「緩衝區」自願停止捕撈磷蝦,踏出守護南極第一步。

而經過南極科研專家小組去年檢視措施成效,協議各方本月同意擴闊保護區範圍至4,500平方公里(約4個香港土地面積),亦從季節性停止捕撈拓展至全年生效,涵蓋成年企鵝換毛、孵蛋及年幼企鵝羽翼初成的季節,減輕搵食壓力讓牠們專心成長,連帶海豹、鯨魚與巴布亞企鵝(Gentoo Penguin)一同受惠!

綠色和平香港辦公室2018年響應「守護南極」項目:化身企鵝的行動者到漁護署請願,促請當局增配人手及資源履行《南極海洋生物資源養護公約》。 © Greenpeace / Patrick Cho
綠色和平香港辦公室2018年響應「守護南極」項目:化身企鵝的行動者到漁護署請願,促請當局增配人手及資源履行《南極海洋生物資源養護公約》。 © Greenpeace / Patrick Cho

致政治領袖:到你行動了!

捕魚業界願意回應全球海洋守護者的訴求,絕非易事,卻同時反映現行守護南極以至全球海洋的機制未能有效按科學證據行動,才使得業界自願協議比南極海洋委員會(CCAMLR)走得更前。綠色和平守護海洋項目統籌Will McCallum表示:「要守護這片無與倫比的海洋,仍有漫長路途要走,我們促請各國政府加快步伐,承諾建立排除人為破壞的海洋保護區,並在延至明年舉行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會議,確立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的進取目標。」

儘管全球海洋公約會議因疫情歸期未定,綠色和平與超過300萬聯署者的守護海洋呼聲只會更響亮,船艦團隊亦已整裝待發,準備來年展開科研、紀錄新旅程。邀請你與全球愛海之人今天加入行動,守護環境!

延伸閱讀:
【極地嚮導Eric Wong專欄】走在極地最前線
海洋保護區真係work?
動物也移民?5個頑抗氣候變化的海洋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