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塑膠
4 mins

跟著本地意大利廚師去海灘撿垃圾

作者: 綠色和平特約作者island hopper

之前提到,本地有各種撿垃圾的民間團體,我常參加的有兩個,一個是本地人貓哥的「上山下海執垃圾」團,另一個是意大利人Stephano組織的Beyond Plastic Hong Kong 。前一篇文章講了貓哥的故事,今天我來講講Stephano,一位業餘愛好是去海灘撿垃圾的意大利廚師。

Stephano在香港做廚師,他的太太是本地人,他們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大約3、4歲。

近日參加Stephano組織的活動,去大嶼山十塱舊村的海灘撿垃圾。這裏的海灘不大,大約300、400米長。我們把東西放下,進行活動前的準備,我看見地上零星的飲管等垃圾說:「這看起來還好吧?」,Stephano說:「This is nothing(這算不了什麼)。」

Beyond Plastic Hong Kong發起人Stephano。© Island hopper
Beyond Plastic Hong Kong發起人Stephano。© Island hopper

然後我們分配了任務,分成了幾個小組,每個小組負責大約50米的海灘。到了海灘之後,我才明白為什麼剛剛Stephano說這算不了什麼,因為目光所及之處全都是垃圾,各種膠樽、膠袋、舊鞋、廢棄口罩。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觸目驚人的垃圾。© Island hopper
觸目驚人的垃圾。© Island hopper

Stephano的撿垃圾團,專注於撿塑膠,因為塑膠對環境的危害很大,時間長了會變成微塑膠,這些微塑膠顆粒很小,被海洋生物如魚吞食,然後魚被人捕撈上來,端上飯桌,進入到人類的身體裡。科學家發現微塑膠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危害,例如影響生育能力等。

塑膠垃圾大如輪胎、小如膠樽、飲管,大家只能盡力去執。© Island hopper
塑膠垃圾大如輪胎、小如膠樽、飲管,大家只能盡力去執。© Island hopper

雖然塑膠體積小,但是數量多,隨便撿撿不到20分鐘就撿滿滿一袋。垃圾袋是Stephano提供的,是用生物可降解材料製作的。

這個村子住的人似乎不多,有一些水牛在休息,看著我們撿垃圾。

幽靜的十塱舊村,水牛在休息。© Island hopper
幽靜的十塱舊村,水牛在休息。© Island hopper

從早上11:30開始,撿到下午1:30,中場休息,Stephano和幾個團友準備了食物給大家,非常豐盛。其中的油炸西葫蘆是Stephano自己做的,我嘗了嘗很好吃,就稱讚他說,你不愧是個很棒的廚師!他狡黠地一笑:「說我是一個業餘愛好撿垃圾的廚師。」

豐盛的食物。© Island hopper
豐盛的食物。© Island hopper

這次來參加撿垃圾的人也很多元,比如有許多菲律賓工人姐姐,有戴穆斯林頭巾的馬來西亞工人姐姐,有來自南非的黑人,有美國人,歐洲人,還有本地人,中國內地人等等。還有人帶了小朋友一起。工人姐姐們非常能幹,把一個很重的漁網拖了出來。

能幹的工人姐姐。© Island hopper
能幹的工人姐姐。© Island hopper

吃完飯後,又繼續撿了兩個小時。最後一共撿了300袋,此外還有廢棄輪胎,油桶等等。

等快結束時,Stephano蹲下在一片看起來比較乾淨的沙灘上,用手隨便挖了幾下,就挖出一個瓶蓋。「我們今天只是把表面的垃圾清理了,而地下埋藏了更多,沒有露出來,我們看不到。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要從源頭入手,每個人都盡量少用塑膠,這樣才有可能讓問題不會越來越大。」

撿垃圾的成果。© Island hopper
撿垃圾的成果。© Island hopper

活動結束後,我們往巴士站走,路上看見了非常美的景色,我想如果不是跟Stephano來撿垃圾,我自己恐怕都不會知道這個村子,也不會來這裡,見到這麼漂亮的風景。真是很感激他。

美麗的大嶼山的十塱舊村。© Island hopper
美麗的大嶼山的十塱舊村。© Island hopper

作者簡介:island hopper,在中國出生長大, 在美國獲得地理學博士學位,去年搬來香港。一直從事環境保護工作,熱愛自然,喜歡行山,業餘時間經常去撿垃圾,還自然美麗。

延伸閱讀:《愚公移山的「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