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3 mins

見證海冰第二新低點 北極無冰之夏倒數15年?

作者: 綠色和平

沒有冰的北極,還是北極嗎?早前有科學研究預測,這個超乎想像的情景最早或於2035年出現,最新數據亦一再發出警號,因此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今年特意駛往北極,直擊年度海冰最小值(Arctic Sea Ice Minimum)一刻,意義不只留低一起作見證,而是化悲憤為力量,展開各項研究工作,與年輕氣候行動者一同發聲,繼續爭取全球海洋公約,扭轉冰川融化命運。

拯救北極大大小小的動物需要您的加入,請支持綠色和平,攜手戰勝氣候危機!

這張「北極風情畫」攝於9月15日,正正是今年錄得海冰最小值的一天。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這張「北極風情畫」攝於9月15日,正正是今年公佈錄得海冰最小值的一天。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美國國家冰雪數據中心(NSIDC)周一(9月21日)公佈,北極於9月15日錄得年度海冰最小值為374萬平方公里,屬1979年有衛星記錄以來第二低[1](僅高於2012年的339萬平方公里),亦是歷來第二次跌破400萬平方公里;而史上14個最低數值,悉數於過去14年錄得

當日隨極地曙光號身處北極的綠色和平北歐辦公室海洋項目主任Laura Meller表示:「海冰迅速消逝,實在是個醍醐灌頂的指標:原來我們的地球已陷入惡性循環。海冰融化下去,只會令海洋吸收更多熱量,而每一個人都將要承受氣候危機的可怕後果。」

環斑海豹(ringed seal)極度仰賴海冰作息與覓食,如今要覓得安樂窩並不容易。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環斑海豹(ringed seal)極度仰賴海冰作息與覓食,如今要覓得安樂窩並不容易。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你可能會困惑,北極通常於9月夏去秋來,那夏季融冰不是正常現象嗎?數據卻告訴我們,北極海冰覆蓋範圍正以每10年平均12.65%的幅度消失[2](未計算今年數據),因此這絕非個別事件或單一波幅可以解釋。除了面積,北極海冰厚度過去60年間亦驟減三分之二[3];上月一份刊登於《自然氣候變化》期刊(Nature Climate Change)研究更以氣候模型推算,北極最快或於2035年度過無冰夏日[4],遠比以往2050甚至2100年的估計來得切身,猶如向失控的碳排放發出最後通牒:你我必須立即行動。

一雙白鷗(ivory gull)在格陵蘭對開海岸的冰塊稍事休息,然後繼續踏上征途。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一雙白鷗(ivory gull)在格陵蘭對開海岸的冰塊稍事休息,然後繼續踏上征途。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失冰封保護 北極海洋中門大開?

與南極由大海包圍陸地的本質截然不同,北極是一片被多國陸地環繞的長年冰封海洋,而健康海洋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碳匯」,幫助儲存二氧化碳,緩減氣候危機。不過,全球海洋當下面對塑膠污染、氣候變化、石油洩漏、深海採礦、工業捕魚等多重威脅,亦衍生出海洋酸化、珊瑚白化等現象,而坐擁豐富天然資源的北極一旦出現「無冰期」,貿易航道與鑽油大門就如「潘朵拉盒子」全面敞開。

面對不少政府、企業意圖染指純淨北極,綠色和平與你和全球海洋守護者的行動從不間斷,包括成功促使Shell撤回阿拉斯加北極鑽油計劃、推動落實北冰洋16年商業捕魚禁令,以至近期追查俄羅斯漏油事故真相,但在見招拆招的同時,你我還須一個健全制度真正守護海洋,而全球海洋公約就是令人翹首以待的出路。

年僅18歲的氣候行動者Mya-Rose Craig(左),在科學家Kirsten Thompson指導下以水聽器(hydrophone)追尋鯨魚與海豚聲蹤。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年僅18歲的氣候行動者Mya-Rose Craig(左),在科學家Kirsten Thompson指導下以水聽器(hydrophone)追尋鯨魚與海豚聲蹤。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偕年輕行動者前航 保護海洋now or never

因應疫情未止,原定今年3-4月舉行的聯合國第4次全球海洋公約會議(UN IGC4)暫告延期,但全球超過300萬海洋守護者聯署的聲音只會更響更亮;而綠色和平去年與英國約克大學及牛津大學科研團隊發表的《30x30海洋保護藍圖》報告,亦指出北極對穩定及調節氣候不可或缺,可謂達成科學家提出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目標的必要條件。

減緩氣候危機 I 為北極海洋爭取更強保護

【#國際焦點 — 😥 北極夏季海冰或跌至最低點!】按目前海冰消融速度預測,9月北極海冰量會跌至有史以來最低點❗️ 年僅18歲嘅環境行動者Mya-Rose Craig,隨綠色和平船艦航行到北極,協助紀錄並見證北極海冰跌至最低點嘅時刻。❄️冇咗海冰保護,北極有如失去最強防護盾,鑽油台、大型捕漁船可以輕易深入當地,奪取豐富自然資源!所以,減緩氣候危機同時,綠色和平亦力爭成立全球海洋公約,竭力為面臨「無冰危機」嘅北極,消除人類活動威脅💪 此刻,海冰急速消融,為減緩氣候危機,為北極海洋爭取更強保護,需要您加入支持👉https://act.gp/2HjW8cA#守護北極 #氣候危機 #北極 #全球暖化 ---------------------------------------------立即Follow綠色和平Instagram👉 http://bit.ly/2Vs7XQj馬上訂閱綠色和平YouTube Channel👉 https://bit.ly/2DpvL3p為維持公正獨立,綠色和平從不接受政商界資助,只依靠你一樣熱心市民捐款支持👉https://act.gp/2ToVoDw

Posted by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香港網站 on Monday, September 21, 2020

適逢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峰會(Summit on Biodiversity)將於9月30日召開,因此我們邀請了因熱愛觀鳥而取名birdgirl、來自英國的18歲氣候行動者Mya-Rose Craig隨船同行,宣揚「30x30」守護海洋訊息,並呼籲與會者以保護海洋為先決條件及核心價值採取行動;一系列科研工作亦進行得如火如荼,包括採集環境DNA樣本,抽驗海水的微纖維與有毒有害化學物(PFA)含量,以及利用水聽器追蹤鯨豚動向。

天地一沙鷗,北極本應如此特立獨行而自由自在。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天地一沙鷗,北極本應如此特立獨行而自由自在。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眼前挑戰看似艱鉅,但有一股守護氣候的全球浪潮正蘊釀反撲:別忘記尚有百萬人同行並肩,深愛海洋也關顧彼此。你願意加入我們,以堅實科學與靈活行動一起拯救北極嗎?

過往,透過綠色和平持續項目工作,配合全球支持者多方施壓,成功爭取在2016年成立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南極羅斯海;緊接2017年,促使歐盟與全球九大捕魚國達成協議,未來16年禁止在北冰洋中部進行工業捕漁!

進一步守護北極、海洋,我們需要您的支持,幫助綠色和平在不接受任何政商界資助下,得到足夠資源維持項目工作;壯大守護北極和海洋的聲音,這是綠色和平向企業、政府施壓時,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

延伸閱讀:
全球海洋公約會議,所為何事?
5個危難與1個機會:海洋、氣候共贏定雙輸?

[1] Arctic sea ice decline stalls out at second lowest minimum, NSIDC;NSIDC補充指,風勢變化及滯後融化或有可能創下更低數值,這個別情況曾於2005及2010年出現
[2] Arctic Sea Ice Minimum, NASA
[3] With thick ice gone, Arctic sea ice changes more slowly, NASA
[4] Sea-ice-free Arctic during the Last Interglacial supports fast future loss, Nature Climate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