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4 mins

北極浮冰上的磐石意志 她一個人為氣候行動

作者: 英國年輕氣候行動者Mya-Rose Craig

編按:氣候危機不等人,即使全球疫情反覆,仍有大批民眾遵照防疫措施下響應9月25日世界氣候行動日(Global Climate Action),在超過3,100個地方為氣候發聲,不容各國領袖尸位素餐。而在綠色和平極地曙光號伴隨下,年初因致力推廣自然科學而成為英國最年輕榮譽博士之一的18歲少女Mya-Rose Craig,在北緯82.2度的一人之境,完成歷來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期望喚起公眾關注北極冰川融化,一如其名「Birdgirl」推動氣候行動振翅高飛!

Mya-Rose舉起「年輕人為氣候行動」標語,完成歷來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Mya-Rose舉起「年輕人為氣候行動」標語,完成歷來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這刻我身處北極,是要實地見證「年度海冰最小值」(sea ice minimum),即是每年北極海冰覆蓋面積縮至最小繼而擴張的一刻,也是診斷北極健康的關鍵指標。

今年數值是有史以來第二低,亦延續了近年趨勢:北極正加速消逝。若我們一切如常,最多只有數十年與冰常在──當船艦駛過昔日是厚實冰層的寬闊海洋,使你不得不相信北極無冰,將發生於我可預見的未來。

海冰消融 乘虛而入

對海冰消融的規模,我無以名狀,卻很快意識到有人急不及待以破壞性捕魚及其他工業活動,進軍這片新近開通的海洋。

人們意圖「趁火打劫」,對我來說是雙重打擊。海冰屏障失守之際,守護北極理應是我們的份內事;袖手旁觀的話,地球將會上演一場巨大悲劇。

Mya-Rose完成氣候行動前夕,北極錄得史上第二低年度海冰最小值,印證她的緊急行動呼籲。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Mya-Rose完成氣候行動前夕,北極錄得史上第二低年度海冰最小值,印證她的緊急行動呼籲。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從北極到孟加拉:牽一髮動全身

置身極地曙光號甲板,遠離世間塵囂,放眼凝結復又融化的海冰,幾乎令人忘掉北極冰川融化如「溫水煮蛙」,正慢慢淹沒遠在他方人們的家園。氣候危機其中一個最不公義之處,是責任最小的人,往往首當其衝身受其害──「北方世界」(Global North)製造了問題,卻把各種代價與痛苦卸予「南方世界」(Global South)。

我有親人在孟加拉,他們現正承受氣候危機的苦果:目前有400萬「氣候災民」棲身首都達卡,亦持續有民眾湧進當地。即使在18年的人生中,我亦注意到愈來愈多颱風衝擊海岸、愈來愈多水災沖走糧食與家園。祖父的村落去年爆發非季節性水災,整片稻田化為烏有,來年也無法種植,若非我們匯款救急,他們很可能要捱饑抵餓;而此刻有數以百萬計相似故事同步發生。

Mya-Rose與極地曙光號船員共同製作氣候行動標語。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Mya-Rose與極地曙光號船員共同製作氣候行動標語。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但最令我憤怒的是,從過去到現在,整場危機根本可以避免,而唯一備受冷落的理由,就是破壞地球涉及的既得利益盤根錯節──無論繼續開採石油,或者巴不得北極融冰以打通航運捷徑。

一場深入北極的氣候行動

就是這腔怒火,驅使我在北極進行史無前例的氣候行動。過去半世紀,各國政客與世界領袖明明得知氣候危機,卻一直袖手旁觀,行動方案落實無期。若這條唯利是圖的路線「50年不變」,我實在不敢想像地球會變成怎樣,而未來正流於絕望。

Mya-Rose因喜愛觀鳥而有Birdgirl之稱,這趟旅程當然不少得欣賞白鷗(ivory gull)風采。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Mya-Rose因喜愛觀鳥而有Birdgirl之稱,這趟旅程當然不少得欣賞白鷗(ivory gull)風采。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我坐在海中央的浮冰之上,緊握「Youth Strike For Climate(年輕人為氣候行動)」標語,期望這能喚醒人們關注氣候危機;我希望向所有當權者轉達,一位年輕人對未來的憤怒與絕望。這場氣候行動堪稱變革,給予年輕人一股聲音與政治力量,表達我們真的在乎,並視氣候危機為當務之急;而成年人與媒體逐漸願意真正聆聽,也使我滿懷希望奮鬥下去。

當我的未來逐漸消失無形,坐以待斃或自求多福,從來並非選項。守護北極事不宜遲,我們必須立即行動。

因為堅持才有希望,Mya-Rose矢志以行動帶來改變,挽救氣候與自身未來。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因為堅持才有希望,Mya-Rose矢志以行動帶來改變,挽救氣候與自身未來。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完成氣候行動後,因3歲起酷愛觀鳥而有Birdgirl稱號的Mya-Rose表示:「今日,我與全球Fridays For Future行動者挺身而出,呼籲各方採取緊急行動抗衡氣候危機。我謹此要求我們的領袖凝聚共識,建立海洋保護區,保護這些脆弱但不可或缺的北極地帶,以及全球最少30%海洋。我們仍有時間爭取逆轉勝,實現更可持續的能源供應與生活方式,但行動時機就在當下。」

9月25日世界氣候行動日,全球各地均有民眾上街,促請各國領袖立即採取行動拯救氣候;相片攝於德國科隆。 © Anne Barth / Greenpeace
9月25日世界氣候行動日,全球各地均有民眾上街,促請各國領袖立即採取行動拯救氣候;相片攝於德國科隆。 © Anne Barth / Greenpeace

誠邀你與Mya-Rose及全球年輕行動者並肩作戰,一起支持科學家倡議的「30x30」守護海洋行動:2030年前保護最少30%海洋。穩固海冰屏障,不只挽救北極熊等物種的珍貴家園,也是減緩極端天氣、拯救全球氣候、實現宜居城市的重要一步!

延伸閱讀:
How dare you? 你聽見年輕人的氣候吶喊嗎?
問問氣候科學家!小伙子的4條氣候大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