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4 mins

挪威石油鑽探訴訟落幕 為何是守護北極里程碑?

作者: 綠色和平

在11月異常暖和的挪威首都奧斯陸,為期長達4年的「People vs. Oil」法律訴訟,日前於最高法院審結。這場聆訊創下了多個「第一次」:案情關乎挪威政府自1994年來第一次開拓北極石油鑽探新地帶、是簽署《巴黎氣候協定》後第一次批出鑽油許可證,也是北極守護者第一次引用憲法要求政府停止破壞環境、保障國民享有健康與安全環境的權利。而過程中得到的無數支持與啟示,定會開創守護北極新一章。

19位最高法院法官透過庭內視像系統,審理「People vs. Oil」終極聆訊。 © Johanna Hanno / Greenpeace
19位最高法院法官透過庭內視像系統,審理「People vs. Oil」終極聆訊。 © Johanna Hanno / Greenpeace

2015至16年,挪威政府由簽署《巴黎氣候協定》到向13間石油企業批出北極鑽油許可證的「華麗轉身」,促使綠色和平挪威辦公室聯同挪威青年環保團體自然與青年(Nature and Youth)入稟法院,要求裁定當局此舉違反憲法112條保障民眾及後代子孫享有健康、安全環境的權利。其間由一眾銀髮族組成的「祖父母氣候運動」(Grandparents' Climate Campaign)及地球之友挪威辦公室,亦成為介入訴訟人(interveners)。

雖然兩個下級法院先後判處挪威政府勝訴,過程中卻認同我們多個法律觀點,包括挪威政府需要為出口石油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負責,亦認同案件涉及重大公眾利益。

「自然與青年」成員Therese Hugstmyr Woie(左起)、「祖父母氣候行動」成員Steinar Winther Christensen、地球之友挪威辦公室秘書長Maren Esmark及綠色和平挪威辦公室主管Frode Pleym,在逐漸融化的冰雕地球旁舉行記者會,促請各國加緊守護氣候。 © Johanna Hanno / Greenpeace
「自然與青年」成員Therese Hugstmyr Woie(左起)、「祖父母氣候行動」成員Steinar Winther Christensen、地球之友挪威辦公室秘書長Maren Esmark及綠色和平挪威辦公室主管Frode Pleym,在逐漸融化的冰雕地球旁舉行記者會,促請各國加緊守護氣候。 © Johanna Hanno / Greenpeace

完成為期一周聆訊後,綠色和平挪威辦公室主管Frode Pleym表示:「數百萬計極端天氣災民以至全球氣候的命運,牽繫於我們決定提煉下一桶石油,抑或讓它留在地下。挪威政府有義務遵從《巴黎氣候協定》及本國憲法,盡量減低氣候危機對後代子孫的健康與安全風險。最高法院現在有千載難逢的機會,決定氣候危機當下新增石油鑽探的未來。」

People vs. Oil案歷程:
訴求氣候正義的浪潮,從街頭席捲法庭
「民眾vs石油」北極訴訟2.0,我有嘢講!
People vs. Oil:守護北極的「112號皇庭」
法律面前,為北極熊入稟!People vs. Oil終極上訴

政府疑隱瞞報告:鑽油對財政弊多於利

聆訊期間,雙方主要爭論包括:

  • 挪威政府代表律師宣稱「只要有需求,挪威就會是一個穩定、民主的石油供應者」;原訴一方反駁指出,要避免深陷氣候危機,必須在溫室氣體排放前行動,否則只會太遲
  • 原訴一方強調毋須為95%出口海外石油的溫室氣體排放負責,等於否定挪威的國際責任與科學論據:「我們不能製造一個隔離氣泡」
  • 原訴一方亦指出挪威不能從氣候危機中獨善其身:他國的氣候危機也是挪威的氣候危機
  • 原訴一方代表律師Cathrine Hambro的結案陳詞:「相比法院在座各位,我們的後代子孫將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親歷氣候危機,而他們會很想知道,祖父母當年是否在席。我懇請法官閣下作出一個讓你們子孫引以自豪的裁決。」

而在開審前一星期,有傳媒披露一份呈堂文件[1],指出早於2012年當屆政府已得知鑽探石油或無利可圖,甚至令挪威蒙受巨大經濟損失,納稅人卻一直被蒙在鼓裡,國會亦在缺少相關資訊下通過批出鑽油許可證。這份秘密報告觸發輿論關注,國會亦正商討是否召開獨立聆訊調查事件。

民眾遵守社交距離措施,在挪威首都奧斯陸國會大樓附近築起人鏈並亮起手機燈,連接一個又一個守護北極的希望。 © Johanna Hanno / Greenpeace
民眾遵守社交距離措施,在挪威首都奧斯陸國會大樓附近築起人鏈並亮起手機燈,連接一個又一個守護北極的希望。 © Johanna Hanno / Greenpeace

(29/12更新)挪威最高法院上周就「People vs. Oil」案頒下最終裁決,雖然有4位法官認同批出北極鑽油許可牌照時出現程序失誤,並指出環境影響評估錯誤地忽略未來全球碳排放的可能影響,但最終仍以多數決裁定挪威政府勝訴。對於民眾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未獲應有保障,綠色和平挪威辦公室及興訟團體表示失望,並會考慮入稟歐洲人權法院。

即使裁決未盡人意,「利益凌駕環境」的做法已漸受大眾唾棄:當地民調顯示,60%受訪市民認同挪威應為脆弱北極自然生態而停止額外開採石油及天然氣;而北歐鄰居暨歐盟最大石油生產國丹麥最近亦宣佈,將停止新增北海海域的油氣田勘探和開採許可,並在2050年前終止生產石油與天然氣!綠色和平將繼續透過科學研究、政策倡議、直接行動等不同項目策略,推動可再生能源加速發展,為下一代實現可持續的能源未來!


氣候訴訟勢不可擋 共創潔淨能源時代

面對各種極端天氣加速來襲,北極甚至最快2035年就要度過無冰夏日,近年全球數以千宗氣候訴訟(climate change litigation),成為環境守護者向政府、企業問責的戰線之一:「Urgenda案」裁定荷蘭政府今年須履行最少25%的減排目標、菲律賓人權委員會宣佈向47間化石燃料巨擘問責等裁決,均為尋求氣候公義翻下新一頁。

除了從法律途徑伸張氣候公義,有氣候行動的場域,就有綠色和平的身影:我們在街頭繼續與氣候行動者同行、在談判桌促請金融投資者從化石燃料污染項目撤資、在國際會議推動各地政府守護森林、海洋等天然氣候解決方案,凝聚力量拯救氣候,共創潔淨能源時代!

[1] Arctic oil losses report withheld; Newsinenglish.no